副刊

超音波檢查◎張寶麟

2022-05-22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朋友近日到醫院做腦部超音波檢查,可能是中部最大的醫學中心,檢查的人紛至沓來,擠滿候檢室。
櫃台小姐忙得不可開交時,有位中年婦人推著輪椅,上面坐著約莫九旬的老太太,詢問能否讓她們先插隊檢查,小姐冷淡的板起臉一口回絕,但對方似乎仍不死心,繼續苦苦哀求:「我們不是不排隊,而是搭長照專車過來,若媽媽上午十一點未能完成檢查,就和上次一樣,只能中途放棄趕緊上車,可是醫師堅持要檢查後才能開藥。」
櫃台小姐臉部有些緩和,但也無可奈何說:「不是我不同意,而是對後面的人不公平,他們會抗議或者申訴,很抱歉。」僵持片刻,下一號的通知響起,應聲的年輕女病患遲疑半晌,然後對小姐說:「能不能給她們先檢查,我可以重新排號?」
空氣中剎那間溫暖起來,小姐愣了一下問:「你確定要重排,那可能要等到中午?」「沒問題,我可以!」於是,小姐迅速安排滿臉感激的兩人進入檢查室。
當小姐回座剛欲排新號碼時,圍觀人群中,有人忽然開口:「能不能讓她不要重排,大家頂多往後挪一位,不會影響太多時間。」櫃台小姐此時又瞪大眼睛,眼眸有些發亮,忙著說:「但你們人很多,每個都會同意嗎?」
只見周圍站著或坐著的人不約而同回應「同意」,原來大家都被剛剛讓號的氛圍所感動,也默默地關注這件事,雖然站出來不是自己,但內心卻是認同與溫暖的,其中包含候檢區的朋友。
幾年來,新冠疫情雖然拉開人與人間的距離,但至善的人心依然是溫暖的、是連結的,猶如寒冬裡的太陽,不時暖洋洋的盪人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