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2月04日

釀梅記 ◎洪文鍊

釀了一甕青梅,盼望它能為我留下春天的顏色、身影和氣息。
那天,從大山下來後,我繞去法雲寺,殿前廣場的樹蔭底下,有剛洗淨的梅子,一小落一小落的擺著,優雅的等待著風來吹乾殘餘水份。
師父不時的走過來,蹲下身子,雙手慢慢的將滿地翠綠一粒粒翻動,嘴邊似乎還唸唸有詞:這些梅子昨日才從田裡採摘下來,都是有機栽植的,今年缺雨少水,所以梅子長得不似往年大顆,如果喜歡,你就隨意帶走吧!
當日晌午,我向師父請教了如何製作青梅的技巧。告辭之前,順手提了一袋梅子,當我掏出皮夾時,師父的手指向大殿門口添香油錢的木箱子,示意我隨喜布施即可,我順勢取出紅花花的鈔票,投進箱內,圓滿了青梅緣分,也添得喜氣和好運。
這晚,我花了不少時間爬文,谷歌大師裡有各家釀梅製法,細讀詳覽了一個晚上後,還是斷下難捨的決定:明天,就把這袋有機青梅送給有緣人吧!雖然親手釀梅好留春,然而如此浪漫的手作巧藝,豈是我這個鄉野村夫所能追求的,因為看完一篇篇介紹後,我深知自己是無法勝任了。
翌日,聽聞王主任曾經有過不太美好的釀梅經驗,於是我大方的贈她梅子,並且送上鼓勵的話語:「沒關係,再試一次,這回的梅子,算我的。」王主任好生無奈的收下梅子,苦笑著說:「校長,這次我會加油的,謝謝您。」看著她提著青梅轉身離去,我心中竟然浮上一絲絲的歉意,想必是因為辜負了師父那日的叮嚀。
數日後的早晨,王主任興沖沖的抱了一個玻璃甕,好意的放在我的茶几上,天啊!這不就是那一袋青梅嗎?我睜大了眼睛,正好看到王主任喜上眉梢的得意笑容,接著,我邊喝茶邊聽她娓娓道來,這幾天與梅共舞的驚心歷程……
她說,光是清淨每一顆梅子,就耗掉大半天時間,表皮得先用菜瓜布刷洗清潔,再以鹽巴且搓且揉,溫柔待之,才能去除梅子的山頭氣、青澀味。之後,把它們舖平在篩子上,讓時間慢慢陰乾,此時陽光與水份都是忌諱,好整以暇的耐心等到表皮乾燥,才可以開始醃漬梅子。
這次,為了不再重蹈覆轍,她還請教了朋友圈的醃製達人,不敢怠慢的聽從囑咐,首先秤準梅子重量,才能調配出正確的砂糖比例,再到中藥行購買紫蘇葉,回到家裡,洗淨、晾乾塵封的玻璃甕。這些看似細瑣的舉止,可都是醃梅前的工夫,一切完備無誤後,青梅醃製的細活慢工才不至於有所差錯。
她接著說,放入梅子時,一定要小心輕放,避免碰撞,以確保每一個表皮的完好,不然,清洗風乾時的苦心就白費了。添加砂糖更是不能急躁,取出事先分裝好的砂糖,緩緩的灑入甕中,砂糖要均勻細灑在最上層,然後雙手把甕握緊、騰空,順著時鐘,緩慢的搖動,如此一來,砂糖就會漸次的滾入梅間縫隙,平均的沾附在每一顆梅子上,那麼,手釀青梅的第一步工續算是大功告成了。
正當我聽得目瞪口呆時,王主任突然止住了話語,先喝一口茶,笑瞇瞇的說:「校長,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您了,我已經把添加砂糖的日期,都貼在蓋子上面,而且每一包砂糖重量也秤好了,您只要照做就可以。另外,每天都要打開蓋子,讓空氣在甕中串流來去,這樣醃出來的梅子才會好吃,才會有時間的味道。記得要等到最後一次加糖,紫蘇葉才能放入,剩下的就是等待了,美好的食物是需要等待的,二個月後,麻煩您再邀大家來吃梅子。」
此後,我基本上就是一個聽話的小學生,每天上下午,我都小心翼翼的打開蓋子,輕輕緩緩的晃動著,眼睛緊盯著梅身顏色的變化,說也奇怪,當梅子的香氣飄散出來時,我似乎就能感覺到大山的樣態,能呼吸到寺前的寧靜,也彷彿能看到和風煦煦下,青梅在廣場前跳舞的身影……
昨日午后,大雨停歇,陽光穿透雲層,灑入屋內,照得甕中的梅子晶瑩欲滴,我忍不住嘴饞的煎熬,偷偷的舀出一小口梅汁,將它含入口中,那一瞬間,我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幸福感,我真的覺得,春天又從心底蹦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