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1月27日

初老症候群 ◎盛宜俊

古人因為醫療環境的不健全,一般壽命不長,能邁入七十歲者,就可被稱為古來稀了。所以,如要界定壯、老年齡,以古人而言,四十歲大約就是分水嶺了。
來到現代,人們的平均壽命逐年延長,初老的年齡,往後推延了十來年,約在六十歲上下。然而,這只是一個粗略的調查統計,得視個人身心方面的不同而定。以我來說,才不過五十多歲,就逐漸出現了初老的症狀。
  在記憶力方面
根據認知心理學說法,對於眼睛看到或耳朵聽到的重要訊息,人們會用編碼的方式,將其存入長期記憶中,等到有需要時,再將其訊息提取。至於短期記憶,訊息則是僅能維持短暫的時間,如不將其轉化為長期記憶貯存起來,就會很快的忘記訊息。
年輕時,我記憶力很好,曾經發生的事情,見過的人物,看過的景象,總能輕易的記在腦海中。即使到了現在,只要我一回憶起往事,過去的種種彷彿歷歷在目,想忘也忘不掉。
如今,對新事物清楚的記憶幾乎不超過三天,三天前的事情或許還有印象,但卻顯得模糊,甚至有錯置的情況出現。每逢學期間隔了個寒暑假,開學初見到學生時,我偶爾會突然忘記學生們的名字,非得事先拿出點名簿來複習一番。遇到擔任總導護,要上司令台對全校學生講話時,以前可以流暢的不看小抄,就可報告完腦袋裡條列的所有事項;現在可不同了,沒準備小抄,說呀說的有時會突然斷了片,愣在講台上尷尬許久。
其他,像前一刻拿著手機在家裡晃呀晃的,下一秒卻忘了手機放在何處,只能懊惱的拿起家用電話撥打,藉著回饋的鈴聲找尋;又如跟朋友約好了會面的時間,隔幾天卻會把它忘的一乾二淨。當然,拿出筆記本記錄下來,隨時查閱提醒是個好方法,但偏偏卻又常忘記筆記本前一秒擱在哪裡了。
身體方面
年輕時體力好,連續運動個一兩個小時,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現在可不同,球打沒十分鐘,喘個氣就像要斷氣似的,兩腳僵硬到有如雙鐵腿。更不可思議的,平日連打個噴嚏、搬個不算重的重物都會閃到腰,得打針吃藥,折磨了好幾天才能勉強康復。
以前學生時代,熬個夜和朋友通霄玩樂,或者考前臨陣磨槍,是再也稀鬆平常不過的事,從不會感到疲累;現在,只要超過晚上十二點,頭腦開始神志不清,精神渙散,縱使勉強撐過,隔日就會渾身不舒服。
早年身強體健,就算感冒也不用吃藥就會很快好,也很少看醫生。現在可不同了,血壓高、血脂高、血糖高、膽固醇高,這些文明病都一一顯現出來。平日除了吃醫師開的處方藥物外,還得定期服用各種的保健食品。至於體重更是直線的飆升。年輕時食量大,怎麼吃都不會胖,現在則是不管吃多少,增加的體重都會雙倍奉還,減也減不了。
心理方面
現在聽年輕人的歌,每聽一次就嫌棄一次,除了感覺旋律不夠優美,歌詞荒誕不經,也會批評歌手的唱腔和表情。所以,我只喜歡聽老歌,藉著老歌勾起對年輕歲月的回憶。跟年輕人去唱KTV時,他們訝異的是,我怎麼會唱他們爸媽那年代的老歌,卻連一首年輕人的歌都不會唱。我想這就是年齡上的隔閡吧!就如同以前我很討厭爸媽那一代的白光、周璇、李香蘭的歌曲,而同樣的,年輕的後輩也不喜歡聽童安格、姜育恆、蔡幸娟一類老歌手,專唱那些文辭雋永、旋律古樸,跟不上流行且不夠搞怪的曲風。而這種心態的轉變,大概就是所謂邁入初老的徵兆吧!
年輕時交朋友很容易,什麼腥羶話題、調侃捉弄也不忌諱,彼此坦誠相對就能一拍即合。現在可不同了,和他人初次認識時,每做一件事,說一句話,都得考量到得不得體,會不會失了身分,瞻前顧後小心翼翼的。
以前最討厭長輩說的話:「我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多」、「我這是為你好」。沒想到現在,我卻常常對孩子和學生喋喋不休的,說著這些倚老賣老的話。以前認為:努力一定會成功。直到有了幾十年的人生歷練後,現在我則認為: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不再一昧追求理想,而是改為調和了現實和理想。
人都會老,想法也必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轉變。初老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該樂觀的把它當成生命的銳變,能夠有機會好好的省視自己,無論在身心靈各方面。人也要懂得服老,但服老不是一種妥協,該了解初老是另一段新生命的開啟。能夠學會珍愛自己,修正自己,拋掉懼老的心態,這樣你的心情才會永遠的年輕,生活才會過得更加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