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02月26日

追求興趣、理想的先父 ◎王立中

最近精讀先父遺作《學餘心聲》,得知其在成家前苦學奮鬥的經歷,他自己說的比我聽來的或記憶中的他來得真實可靠。研讀家族歷史,也是了解自己;因為我的血液流著他們的血液,我的性格與思想很可能來自他們的性格與思想。
先父王先鎔,安徽省舒城縣人,民國四年十月十九日生。先曾祖母管教嚴格,治家有方,育有三女二男。男孩除讀書外,需做些訓練體力的工作,以養成刻苦耐勞的習慣。先伯祖父是中醫;先祖父排行最小,經營小本生意。大家在舒城縣外一條小街上一起造房過活。前三間是店面,後有十幾間住房。屋後是空地,一條小河從旁流過。河水氾濫(當地人叫發水)時節,水進家五六尺。家中稍有積蓄便被水災或土匪洗劫一空,家人不斷在重新歸零下討生活。先祖母是官宦之後,但十五歲到王家做童養媳時,家道已衰。先曾祖母將其視如己出,嚴格調教,日後先祖母的烹飪手藝享譽全城。
先父剛滿五足歲,先祖父送其進小一。由於先父怕生,不肯自己一個人去上學,而先曾祖母對孫兒的教育十分重視,只好讓大其六歲的先姑母陪他一起上學。先姑母被編入二年級。第一學期先姑母便拿第一名,先父僅名列中等。但第二學期起也拿第一。家裡準備在先父高小畢業後,讓其進幾年私塾,然後學做生意。但學校老師均勸先伯祖父及先祖父讓先父繼續升學。小六寒假先父在家練習作文,文題為〈歲末感言〉。他指出社會的不公平:富人的小孩可以繼續升學,而窮人子弟卻難有上進的機會。並說明當時中國工業落後,應培植有真才實學的人為國效力。先伯祖父及先祖父看後均受感動,就決定讓先父繼續升學。
余席儒幼時家窮,繳不起學費;他自願看守與清掃私塾課堂、管理鑰匙,以代替學費。先曾祖母欣賞他聰明用功,常要他來家念書。後來他考中舉人,在清末民初做了好幾任縣長。先父高小快畢業時,余席儒因事返鄉數日,先祖父帶先父去見他。他說故事給先父聽:「我的同學中有位胡少爺是富家獨子;家離課堂很近,上課來回均坐轎。派頭大,老師也不敢管。家中每年所收田租除日常開銷外,還可買些田莊。胡少爺不用做事,只要不出外鬧事背上亂黨的罪名,財產會愈積愈多。因此讓他吸鴉片、打小牌。然而胡少爺一旦染上惡習,則愈陷愈深,不到三十便敗光家產。」這番話對先父以後選擇人生的道路有決定性的影響。
先父於冬季高小畢業,其後在原校升學補習班補習半年。舒城縣沒中學,家裡打算讓他進合肥六中,先伯祖父有朋友在六中師範科念書。這位朋友主張讓先父進六中附設的暑期學校以熟悉環境及報考事宜。
合肥在舒城之北約一二○里,有兩天的路程。然而第一天需走八十里才能找到住處歇腳。先祖父怕先父不耐走,租頭驢讓他騎。到了合肥,借住在朋友潘家店鋪裡,先父在校食宿。先祖父決定在合肥多陪先父幾天。第一次週考後,先祖父到校尋兒。先父正在上課,隔壁班同學帶著嫉妒的口吻說:「貴公子每科都考得很好,教務主任說,暑期學校前幾名可免試升初中;貴公子將來不用考了。」下課後,先祖父告訴先父:「以後考試知道十分,只要寫八、九分就好,免得遭這些愛面子的人嫉妒。」由此可看出先祖父的忠厚老實。後來先父果然保送初中。(3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