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12日

爺爺和大魚 ◎吳燈山

圖/慕梅

(1)
經過三個多小時路程的顛簸,阿順終於回到日夜思念的山林。他將車子停在路邊,久久環顧四周的景色,然後,伸展雙手緩緩地作個深呼吸。
一樣熟悉的故鄉泥土氣味,一樣蓊鬱的蒼蒼樹林,不遠處傳來兒時記憶中的潺潺溪流聲。
阿順的心突然跳得厲害,那流動的溪水聲,牽動往事的追憶;他的腳步不由自主地邁向小溪。
記憶中的小溪清澈見底,游魚四處可見,小時候他經常和爺爺來溪邊散步。
爺爺對小溪情有獨鍾,談起小溪的沿革如數家珍;長大後細細回味這些往事,他才驚覺小溪對爺爺來說,有種非比尋常的特殊情愫。
「阿順,小溪是我們的恩人哪!」有次小溪岸邊漫步中,爺爺告訴他:「小溪提供我們生活所需的食物,讓我們三餐有魚吃,岸邊的野菜則豐富了我們餐桌的菜色,既新鮮又可口,更感恩的是隨著小溪足跡所到的地方,帶來一彎又一彎秀麗的風景,這種山光水色可是金錢買不到的。」
因為爺爺喜歡欣賞山林和溪流共構和諧美景,因此阿順常常跟爺爺去溪邊漫步。走累了,他們會在岸邊坐下來,聆聽溪水的潺潺清音,以及觀看空中雲彩的變化。
這些寶貴的回憶,就是阿順前往大都會「拚前途」的忙碌歲月中,也始終沒有離開過他的腦海,時不時就會透過夢境跟他再度相會哩。
當阿順來到小溪邊,因為太陽狠毒和某些因素,不只額頭的汗水滴落不停,連他的眼睛竟然也「出汗」了。
以前,這裡溪水嘩啦,水勢湍急,猶如一支快速部隊經過,而且溪水中一群又一群大魚不停地游過,就像是浩浩蕩蕩的船隊經過似地。
現在,溪水細小,甭說游魚了,連景色也慘不忍睹,水灣幽暗混濁,垃圾淤積,一股腐臭味撲鼻而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時光遷移景色變異,阿順目睹眼前一切,難過得掉下眼淚,久久不能自已。
 (2)
晚餐時,面對一桌的山珍海味,阿順有「食不下嚥」的感覺。
母親關切地問:「身體不舒服嗎?還是媽媽的手藝退步了?」
阿順猛搖頭。
父親說:「我知道,阿順開車太累了,去,去,快去洗個熱水澡,再睡個好覺就沒事了。」
「的確有點累,那麼,我先離開了,你們多吃些。」
阿順放下碗筷,跑去浴室洗澡。
躺在浴缸泡澡時,爺爺的身影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記得有次他們在溪岸靜坐,爺爺對著溪中到處可見的大魚有感而發:「大雨過後,溪水氾濫,有的小魚群誤入田間的水溝中,村民就把小魚趕回溪裏;有的大魚困在淺水中動彈不得,村民便輕輕將大魚抱起放回溪中。那些大魚像感恩似地,或是歡快地擺動尾巴向人們致謝,或是竄出水面,技巧性地打了個水漂,在溪面拍出劈劈啪啪的響聲。你說,我們和水中魚兒相處的情形,像不像是很要好的伙計呀?」
當時阿順聽了很感動,點頭如搗蒜。
阿順知道,爺爺那一代的人講究跟大自然的和諧相處,他們只從大自然中獲取少許生活所需的食物,絕不暴殄天物。
那天晚上,阿順拿出爺爺泛黃的照片瞧了又瞧。他懷念過去和爺爺相處的快樂時光,多希望時光能倒流,這樣他就可以重溫和爺爺共渡的歡樂歲月了。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除了作夢才行;因此,那個晚上阿順把爺爺的照片緊緊地抱在懷裏睡覺,他希望爺爺能在夢中與爺爺重逢。
 (3)
隔天,父親陪阿順去溪邊走了一趟。
「故鄉變了,讓你很失望吧?」父親突然這樣說。
「是有一點點。」
「唉!」父親嘆口氣說:「這幾年來,經濟走下坡,大家無不想盡辦法多賺點錢補貼家用。前一陣子流行民宿風,村民紛紛將住家改建成民宿,接散客賺錢。結果錢沒賺到多少,卻引來很多一日遊的遊客,到處製造垃圾,破壞優美的環境,真是得不償失啊。」
「溪水怎麼快乾了?」阿順指著細水般的小溪問道。
「你沒看見林木消失了嗎?除了興建民宿,有的砍掉林木種植檳榔樹,有的闢成一畦畦的菜田,大雨來了,這些缺少林木護土的山丘,鬆軟得就像一團棉花球,很快地被沖下山去,變成可怕的土石流,掩沒了無數的溪道,你說,溪道怎能不越來越狹窄呢?」父親無限感慨地說。
「我很懷念以前的溪流,清澈湍急,溪面上經常會躍起銀光閃閃的大魚。」阿順講出了內心話。
「講到大魚,我想起一件事,跟你有關喲!」
「真的?什麼事?」阿順起勁了。
「聽爺爺講過,說你是大魚轉世的。」
「有這回事?」阿順驚訝地問。
「你一周歲時,爺爺抱著你來溪邊散步,順便觀看雨後滔滔的水流,不小心腳下一滑,你從爺爺的手中滾落溪水裏。」
「嗄?」
「恰巧一群大魚游過,牠們像受過訓練似地,全部集合在一起,使勁地把你往水面頂。」
「畫面真動人。」
「爺爺又驚又喜,趕緊把你從水面抱起,緊緊抱在懷裏。那些大魚看沒事了,才一蹦一蹦地躍出水面,恍如歡喜地說再見後,往下流游走了。爺爺抱你回家,講起這件事,嘿嘿笑幾聲後說:這小子是個魚崽兒!」
「這麼說,我有可能是大魚轉世的囉。難怪我對魚有一種特殊的親切感。」
 (4)
記得那是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他跑去和爺爺擠一張床。
爺爺不知怎地,突然告訴他:「阿順,你知道嗎?後來,村民對大魚不像以前那麼親了,人們開始發瘋似地捕撈大魚,吃不了就曬成魚乾。」
「大魚害怕得逃走了?」
「沒錯,原本親切的水域變成可怕的屠場,大魚死的死,逃的逃,一去不返了,就連小魚也少得可憐。」
「真希望他們再回來呀!」
「爺爺跟你一樣,天天向河神禱告,可是一點用處也沒有,或許連河神也生氣了。以前碧波蕩漾的溪流慢慢乾涸,大魚銷聲匿跡,爺爺只能從夢境中重溫和大魚生活的點點滴滴了。」
「爺爺,大魚會回來嗎?」
「難囉。後來,村民大魚小魚一起捕撈,有的人甚至狠下心來用炸藥炸魚,你想,還有魚會回來嗎?」
阿順記得很清楚,那晚,他是在爺爺的嘆氣聲中睡著的。
隔天一大早起來,四處找不到爺爺,阿順知道爺爺去了哪裡。
阿順趕到溪邊,看見爺爺手中拿著圓鍬埋頭工作,他要把溪裏的淤泥挖掉,讓滔滔的溪水流進來,重新帶來魚群。
爺爺忙得滿頭大汗,衣服全濕了,才挖了一丁點而已。
可是爺爺不管,依舊拚命地一鏟一鏟挖個不停……。阿順知道,爺爺要把溪道挖深、挖寬,讓溪流再現大魚像船隊一樣駛過的那種壯觀美麗的景象。
阿順飛奔過去,把小手當作小鏟子,挖著溪中的泥沙,再往岸邊放;他想幫爺爺的忙。
爺爺欣慰地點點頭,挖淤泥的動作更加帶勁了。
 (5)
真巧,回到故鄉的某個夜晚,下起傾盆大雨。又是打雷又是大雨的,整整下了一整夜。
阿順聽到溪水嘩啦、嘩啦的聲音,精神一下子全來了。會不會大魚隨著充沛的溪水游回來了?
不管屋外的雨下得有多大,阿順穿著雨衣奪門而出。他來到溪邊佇立,看湍急的溪水奔過來後又流走了。
他尋找溪流中大魚的蹤跡。甭說大魚了,連一條小魚也看不見。大量雨水帶來的泥沙,讓溪水混濁了。污濁的溪水中沒有魚,只漂著一堆堆垃圾和浮木……
阿順站在岸邊,看著洶湧的河水像一群群怒吼的水怪向下游奔騰而去,他絕望地在心裡喊道:大魚,到底你到哪裡去了?
記得爺爺曾告訴過他,總有一天,大魚會回來的。爺爺堅信,等他把這條大雨中的淤泥徹底挖乾淨時,大魚就會再度游回來。
可是,炸魚的人扔到水中沒響的雷管,被挖汙泥的爺爺踩爆,爺爺像一條飛翔的大魚一樣摔落溪流中倒了下來……。
望著溪邊爺爺的墳墓,阿順不禁淚流滿面。他真想變成一條大魚在溪流中游過來游過去,讓爺爺多看上幾眼,這樣,爺爺才能無所遺憾地前去投胎轉世吧?
阿順離開時,雨勢已經變小了,可是在他內心深處大雨依然滂沱,他知道,故鄉的溪水已失去青春,再也吸引不了大魚前來一遊了。
爺爺的大魚夢,恐怕很難有實現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