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08日

連夜下著雨 ◎林君

頭頂上的燈光,映著窗外溫黃的月色,星河在遠空裡灑落銀河細沙,細沙散在陽臺上成就一抹光束。在靠窗的玻璃上倒映著疊加的身影,我攏了攏雜亂的長髮,右手推起腮梆子,目光飽含韻底的凝視案頭,惆悵突如其來的湧上,心裡那未到節氣的梅雨來得特別急,絲毫不讓人做足準備,也不打算讓人有反抗的力道,太多的在意積塞胸口,是歲月流河帶不走淤泥,潰堤只能是必然,苦澀像是浪潮來襲,嚥嗆了好幾口鬱悶。
想給你寫信成了一股在胸膛壓抑許久的衝動,感覺再不做,我就快把自己碾碎,想你的時候就像一把利刃,輕巧的把我劃開,裁成一片一塊一縷一絲,迎著風在月夜裡擺盪,卻又像指尖逐漸失去力道的沙漏,開始於懵懂,流洩於虛無,過度的緬懷是鋪天蓋地的黑幕襲來,沮喪像是奪走生存的氣息,我止不住的抽噎,無力感幾乎把我溺斃。
和你相識在雨季,這可能是我討厭雨天的原因,總是想起那時煙雨如畫。你一身潔白,從雨中來,水滴凝結在你的髮梢,一副欲墜稍遲的模樣,你好看而修長的手指不在意的揮去水珠,眉眼輕笑,時而帶著邪氣的瞟眼,時而又露出孩子般童真的神態,身上那股ck be的香水混雜著淡淡的煙草味迎面襲來,你的手臂無意間的碰撞,我幾乎聽見了心臟跳動的聲音。
再見你的時候,你眼中充滿血絲,蓄了幾天的鬍渣未清,看起來疲倦又狼狽,眼眶中好像有萬千的憂慮,嘴唇因缺水而乾裂,你十分慎重的握住我的手,眼神真誠的說:「我再也不想談那種會受傷的愛情!」,接著你又蠱惑我:「妳就是那個不會讓我受傷的人吧!」,我當時應該點頭如搗穀。
可你可能早已看慣女人對你的愛慕眼光,你甚至能夠有自信的認為自己一個回眸,一個帶著邪佞的笑容,就能輕易的擄獲芳心,你太習慣草率的面對愛情,有道是:「太容易獲得的東西,通常不懂得珍惜!」,你對於我的愛,大概只建立在一開始的新鮮感,以及後來的習慣、依賴,你的背離衹是時日的早晚。
我和你分離在雨季,也許是我討厭雨天的緣故,總讓人輕易想起在枕頭上遺留的一片濕漉,想起在眼角一直止不住的那場雨。我的青春花在想你、愛你、怨你、恨你的時間已經太長,卻又要花上一倍以上的時間去塗抹掉你之於我生命的重量,餘下的歲月已經不夠我再去愛其他人了。你是堵在我心頭的那些小石頭,除去你,我還是千瘡百孔,你是我散亂拼圖的一隅,少了你,我便是不完整。人生有趣的地方,就是存在著美好喜樂,也同時存在的不完美缺憾,所以你既不可能成為我的,而我也衹是你生命的過渡,因為偶然相遇碰撞出激情燦爛,也在燃燒殆盡後拓開成彼此的兩端。
日子在走,時間不候我,繁華落盡處終是虛無,生活用盡力道壓制我,在乾癟的黃土地上刻劃一筆又一筆深邃的印記,我是凝結垂首的稻穗,等待你的收割,你是疏於田稼的農人,苦等你的歸復沒有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