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以暴制暴,是正義中的不正義 -《狙擊生死線》觀後感 ◎翁偉哲

2022-07-04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昨日的種種,攸關榮譽;今日的一切,只求正義。」這是《狙擊生死線》的導演為本片所下的註腳。而全片的重心圍繞在人性的探討,如信任與背叛,及制度本身所衍伸出的弊端,如「絕對的權力,造就絕對的腐化」上。
羅柏是一位無出其右的狙擊手,舉凡任何情境下的射擊皆難不倒他,在軍中也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卻在執行某次任務時誤入敵區,遭友軍拋棄,並失去了最好的搭檔,從此隱居山林,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不再過問軍事。
然而再怎麼韜光養晦,羅柏的盛名還是在軍中廣泛流傳,並使一名退役的上校強森慕名而來,請求解決有關總統即將為人暗殺一事,羅柏雖然躊躇不前,最後還是答應參與此任務,孰料,這正是有心人士,欲鏟除他所設下之圈套。羅柏在陷入此陷阱後,不但需為自己洗刷,未犯下謀殺伊索匹亞主教的冤屈,還須獨自和位高權重的敵人相互廝殺,所幸,他很快便找到了一位戰友│FBI的菜鳥探員,而在經歷了幾番槍林彈雨的對決下,最後「邪不勝正」,羅柏還是贏得了勝利。
這是一個世風日下,爾虞我詐的社會,人與人之間已不再像過去一般的親近與信賴。因此,唯有「信任」,人們才會願意竭盡己力而不怕遭受背叛及出賣。然而,一旦操弄他人的信任,將其做為自利的手段,往往換來的,只會是驚濤駭浪的懲罰!而錢與權力,通常就是驅使人們,選擇敗壞信任的淵藪,不可不防。另外,制度本身的缺失,也是促使信任無法建立與正義無法伸張的另一原由。如在本片中,大魔頭挾其自己是參議員的身份,便目無章法的,在潛藏著許多財富的油管下,迫害了一群無辜的村民,然而,大魔頭卻仍安然無恙。只因,在這個既定的制度下,往往使權力愈大的人,愈容易隱瞞住違法亂紀的事情。所幸在三權發立的民主制度下,還有司法可以制衡行政,並依照憲法所賦予,不受行政侵害的權力。故大魔頭及退役上校才無法目中無人的,在司法的殿堂下胡作非為。
然而值得一提的,便是何謂「正義」?羅柏認知的正義,是殲滅敵人,殺個寸草不留,並揮揮衣袖的離去,然而,正義真的留下來了嗎?從法律的角度觀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並非正義,而是仇恨的延伸,同樣都需受法律的追究。真正的正義,必須回歸到法律的層面,依照一定的訴訟程序,由具有公權力的法院為之。美國總統林肯曾經說過:「對任何人不懷惡意;對一切人寬大仁愛;堅持正義,因為上帝使我們懂得正義;讓我們繼續努力去完成我們正在從事的事業,包紮我們國家的傷口。」林肯所謂的正義,包裝的不是「仇恨」,而是「寬容」,是托尼‧希勒曼所言的:「記住,你如果不寬恕敵人,就會失去朋友。」當然,要寬容敵人不是件容易的事,前提也必須是在不損及自身的權益下。然而,若果一味的以「戰爭」「暴力」做為實現「正義」的手段,則這個世界將永遠不會詳和,因為,這個世界更需要的,是『愛』。
然而,無可諱言,有人,的確就會有事。我們不但無法抑制人性的黑暗面產生,也無法阻止戰爭的爆發,但我們心中還擁有的│就是「愛」,只要我們竭力的將「愛」傳出去,並祈求在每一場戰爭過後,人們都能在傷害中彼此原諒、彼此「寬恕」,在怵目驚心,滿目瘡痍的歷史中,畫下一個完好的句點,我們就能解救更多的生命,實現真正的「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