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青春追想曲》新書發表會感言◎柯漣漪

2022-05-17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從十八歲就開始寫作,知道小說(fiction)雖然是虛構的文體,但離不開現實和生活面。
我以為小說中的人物都有靈魂,有血有淚,技巧離不開人物刻畫和衝突、懸疑、伏筆、情節等等。因此,《青春追想曲》文集的每一篇小說都朝著這種規律去抒發。
這是我從六十八歲到七十二歲在報紙副刊發表文章的精華,所寫的文章貼近基層教師和市井小民的心聲,更和時代緊密契合,可歸列為寫實小說。
 二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為了寫小說,我看過許多小說理論的書籍。小說理論的書籍,我認為民國五十六年六月純文學出版社出版的丁樹南先生翻譯的精典書籍《小小說的寫作與欣賞》寫得最好。
丁樹南先生翻譯的《小小說的寫作與欣賞》一書,我幾乎翻爛了。
這本書寫的最讓我心服口服的是〈小小說的觀點和銜接〉這一篇文章。
這一篇文章,將小說觀點的應用,列舉最常用的有五種:
 1全知觀點。
 2主角第三身觀點。
 3旁觀敘述者第一身觀點。
 4客觀觀點。
 5主角第一身觀點。
這五種觀點中,大河小說由於氣勢磅薄,人物眾多,大都採用全知觀點。
我寫的小說幾乎不採用全知觀點。
我喜歡的觀點是主角第一身觀點。這種觀點由於小說中的「我」是主人公,透過我去鋪展故事的情節和衝突,很容易拉近讀者和作者的距離,是最讓讀者接受的寫法。
年輕時,我讀過宋瑞先生翻譯的《莫拉維亞短篇小說》,描繪了羅馬小市民的辛酸悲苦,當時我很受感動。因為這一本書的每一篇短篇小說,全都是採取主角第一身觀點來書寫。
受了影響,有好長的時間,我都以主角第一身觀點來寫小說。民國七十九年我參加省新聞處得獎第一名短篇小說《春在心頭已十分》,就是採用主角第一身觀點來寫的。
主角第一身觀點的小說也有缺點,就是會讓讀者誤以為是作者親身的遭遇。因此,涉及敏感的問題,近年來我採取主角第三身觀點和旁觀敘述者觀點來寫。
至於短篇小說情節的銜接,我會採用1、2、3、4等等的場景轉換來表達。
現在談短篇小說由於字數有限,因此每一個字都負有它們的任務。
丁樹南先生的另一本書《經驗的河流》更是字字珠璣,該書於民國六十四年十一月,由大地出版社出版。
這一本書對於短篇小說的創作和人物刻畫,有更詳盡的寫法。這本書提到短篇小說的單一律活用。
單一律分為三種:
 (1)、時間的單一:故事盡可能發生在一段連續的時間內。
 (2)、地點的單一:故事應盡可能發生一個地點。
 (3)、動作的單一:故事應盡可能包括一系列的事件。
這本書讓我茅塞頓開,讓我了解什麼才是優秀的短篇小說。從此以後,我會審視我寫的短篇小說是否合乎三一律的規範。
 三
民國六十一年間,我曾到台視編劇班學三個月的編劇課程,了解小說和戲劇的縝密關係。
以張愛玲、川端康成、芥川龍之介的許多小說都改編成電影來說,好的小說的確可以改編成戲劇。
可以說,小說的好處就是可以和戲劇互通有無。
我個人就有一篇民國八十七年教育廳得獎少年小說~〈陽光歡樂年華〉,被改編為電視劇在公視播出。
不過小說和戲劇還是有些不同,姜龍昭《戲劇編寫概要》一書中就提到,小說的描述是動態的,也是靜態的,是主觀的,也是客觀的認知。戲劇完全是客觀的,是兩方面相反的力量衝突鬥爭而產生的。
一般來說,讀小說需要受過基本教育的認字訓練,而看戲劇就不大需要接受教育的涵養,通常由影片、戲劇的情節就能了解表達的是什麼?
落花水面皆文章,寫作的題材俯拾皆是,然而戲劇的情節經過十八世紀義大利戲劇家卡洛柯齊(Carlo Gozzi)探討古希臘的作品,規列只有三十六局。二十紀法國戲劇家喬治浦迪(George Polti)引證了一二○○種古今名著劇本,證明了所有的劇情都不出三十六種。小說的題材大約也是如此。
小說和戲劇都是勾勒衝突事件,如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環境、人與自己內心世界等等的衝突。因此我寫的小說都離不開「衝突」。
 四
謝謝更生日報副刊採用我不少的小說才能成書,謝謝南投縣文化局出版我的小說集,謝謝三位評審教授的青睞,謝謝陳杏如小姐告訴我文化局徵稿的訊息,謝謝娃娃小姐列印我的文稿還送交文化局評審,也謝謝李黎茗小姐願意在百忙之中撥空,代表我出席,參加新書發表會。高誼隆情,銘感五內,不勝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