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6月29日

海王子 ◎也思

灰灰的潟湖濱海路上有很多蒼鬱攬風飛砂的木麻黃,討海人和他們的後代,幾幢舊磚房、土埆厝錯落。還有蔦松,但不屬鳥族也不是松樹,是藉雀鳥啄籽排糞而伺機傳衍的榕樹,尋望村落裡只要有老松仔的身影所在,便有角頭宮廟坐落,便有王爺駐蹕,樹蔭底下常會拴著一條黝黑的水牛。
王爺老先生不單一位,據說遠不止三百六十這個數目,若是從年頭到年尾每天參拜一位也拜不完的如星繁多。
他接過沉甸甸的神像,「進喔,進喔……」一尊一尊像工地傳遞石塊,一尊一尊像田裡傳遞西瓜,有大如人身也有繞指柔般迷你寸尺,旃檀、銅鑄、玉雕、石刻,道衫、龍袍甚至有穿軍大禮服、戴鋼盔、揹機關槍的造型,很後現代,從外頭停車場,由旗杖引領流水動線而入,百來尊簇擁案桌上並肩交陪,未結佛緣先結好人緣。
不只一團的弦管敲擊樂隊,正匯聚在埕前演奏典雅國樂、雄壯西樂、電子舞曲和長髮曼妙野性女郎,也有兩隻嗩吶搭配上身吊掛通鼓的三人小組;山歌、軍樂、流行曲大會串,很混亂,像一萬顆心臟澎跳,喧鬧到最後竟也漩成圓融不覺刺耳,如同各自鮮豔的帽色。
陣陣的海風,從雲嘉南海口邊緣向東湧來,波上渡筏、路上坐轎,朝這關仔嶺半山天:火山山麓兩臂合抱,枕頭山仙人拋網的坐東南地理。步下遊覽車露出金牙嚼檳榔的阿公吞雲吐霧,阿嬤盛裝配戴玉珮、金戒,持迷濛的香炷,互相攙扶經大山門、小山門拾階三層而上。
港灣需要海神庇佑,即便數位時代也有電腦測不準的時候,行船的生活與神,就這樣微妙聯繫在一起,魚蚵鹽之原鄉。
海浪有它捷徑,深久了,就走成了古道,迂遶過幾個縣市鄉鎮、聚落,衛星導航也劃不到的僻角,不時還會切過墓仔埔。這一天是觀音佛祖生日,百鳥朝鳳,鳳也還巢,透早人們黧黑深皺細紋密布的臉龐瞇著眼,神尊奕奕,風塵僕僕,人面風塵、神衣風塵,紅塵是日子沉積的情分。
浪是有來有往的,狂湍烈濤所推送,生命繁衍的強烈欲求,漁獲田產的增殖;從老天來的,也要還願給老天爺,花束鮮果,油香處填寫給佛祖的祝壽金;未知的運途,紛紛擲茭摔響赭紅地磚卜問,明明和冥冥,心事和成事,心結和病根,都化入金爐騰升稟告並迴向先祖;在齋堂用過素膳,配著缸漬糖烏蔭筍、脆醃菜頭下飯甘醇生津,之後準備返程,繼續如常賣力拋網耙犁。
來去如鹹風,重簷結構的大仙寺大雄寶殿又叩起鐘弄起鼓,漩盪在藻井穹窿,他謹慎捧著遞出神尊,越過天公爐煙霧,接龍移駕一尊一尊的王爺,坐上大轎韻律晃搖送行。黑臉的是包公、藍臉的綠臉的、紅、黃、大花臉各有府姓,不同於常人的面孔,官帽下粗眉長髯瞠目,在座椅上彎撓手印持劍和釜戟,哪吒太子和虎爺隨巡,爆竹助陣凌波,威嚴煞氣,神氣十足也。
藝軒鑼鼓點開始震天價響,庄內的少年家著八家陣將官服儀和刑具,增、損二將軍和哨角打頭陣,巨大的文武神偶成對闊步,蝦蟹兵將、龜精出籠、蚌女開闔;鋁盆內燃著金紙擺陣,綠獅頭闊嘴舔尾,童乩穿嘴血汗淋漓赤腳單腿顫跳,好像石板被燒燙了。幾位扮著濟公醉顛顛、笑吟吟以玄妙偈語回應尾隨追問天機的男女;蹦滋!蹦滋!古銅膚色的美人魚泅上吉普車頂,再度祭出渾身腰力熱力放送:罟內活跳跳的各色肥魚,田園碩甜的瓜果,豬雞鴨羊牛成群無瘟。
南無觀世音菩薩保庇喔,天上聖母、瑪麗亞、臨水夫人都來護持,召請眾多五營兵馬保境,海神是漁人所賴,驚滔駭浪中將舵把穩,靖海平安入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