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6月27日

詩的生命與境界◎江郎財進

.詩是太陽底下的良心,不論抒情或敘事,離此則成偽詩。
.詩是午夜警世的狗吠聲,大部分政治詩或諷喻詩皆具有此功能,少部分歌功頌德的偽政治詩除外。
.詩是文學的車手,不能有詐騙行事,要輕聲軟語的善意牽引所有人類的想望。
.詩是蠟燭的眼淚,燃心燒肺,汩汩滴溶抒情的靈魂脈動。
.詩是時光的搖籃,不必掙扎,不用嚎啕,沒有刻痕,只有輕晃細搖的慰藉。
.詩是愛情的祖先,自盤古開天始、飛灰煙滅而不終,莎士比亞深諳此道。
.詩是宗教的靈位,可以征服死亡,定錨信仰,也可以征服永生,拋除來世;佛陀或耶穌即是詩。
.詩沒有生命的起源,也沒有歷史的牽掛,詩是物本天成的天籟。
.詩永恆存在,統御元宇宙的所有穿越時空。詩有時荒謬,有時虛無,有時蒼茫,有時溫婉,有時慈愛,有時焦躁,有時死寂。詩大多時候是薛西弗斯的石頭,屢仆屢起而永不停歇的翻滾哼唱。將來人類登上火星之時,詩早已坐在薛西弗斯的石頭上等你,等你淚流滿面,等你張臂擁抱。
.詩的境界,萌芽於詩人的內心深處。王國維云:「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詩詞的境界,孕育在詩人內心深處的真善美,三者兼備,缺一不可;真善美鑿刻越深,生發越殷,吟詠越勤,操持越誠,詩人越能成就王氏所指之大境界;你讀楊牧的詩,就可心領,就可神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