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5月24日

冬天的熱水器 ◎樂馬

過了幾個燠熱的冬季,總算有冬天的味道了,早早將厚被褥收拾出來,底下一層,上面蓋一層,都快忘了把自己做成熱壓三明治是什麼感覺。只是熱水器卻不賞臉,寒流報到前直接罷工,我懵著臉,反覆挪著冷熱水的位置,但流出來的都是冷的。
我急忙檢查電開關,熱水那欄好好的在on的位置,拿來梯子檢查置在隔板裡的熱水器,綠燈表示有過電,可是下來測試依然冷冰冰。我又爬上去仔細查看,這才發現溫度表壓根沒動,明明過電沒問題,怎麼會連一滴熱水都沒有?
最冷的幾日只得去健身房泡三溫暖,窩在熱池裡,偶爾像隻小貓一樣指尖逗弄一旁的冷水池。指尖不過輕輕一碰,彷彿捲起整個冷氣團,不由得想起大三那年去大坑泡戶外大眾池,溫度板用大大的紅字清晰寫著五度,朋友看了看直接縱身躍入冷池,還像抓交替的水鬼拚命要我下來。山風蕭蕭,使體感溫度又降低不少,內心天人交戰,忖著會不會一入水就心臟麻痺。
我反覆用腳試探,始終不敢下定決心。朋友卻說一鼓作氣跳進去,一下便習慣。這話確實有道理,但說得容易做來難,最後掙扎了一會,心一橫撲通跳下,倏地冷氣從頭到腳麻翻一遍,像是要強制打開經穴傳授絕世神功,沒等哀號幾聲,身體已能接受這溫度,愜意悠遊其中,大概是麻到毫無知覺了。
話說回來,就算健身房的浴池又大又舒服,還是比不上家裡沖完澡後能搶先一步跟床鋪溫存的好。等到約好修理的日期,水電居然還在台北,心中暗罵一句,還是只能趕緊連絡下一家,又等了一日,終於等來另一位水電師傅,搬了梯子瞥了兩眼,攤手說這牌子他不行,轉手又介紹另一個。我心想,沒事,只要今晚能在家洗澡再等半天也無妨。
殊不知第三位師傅光速判斷請找原廠。當下浴室的白瓷磚猶如三尺深雪,恍然想到八七版紅樓夢,結尾賈寶玉走在漫天大雪的場景。
終於,原廠的師傅來了,僅用十分鐘換個開關,滾滾熱水從蓮蓬頭灑出,十分鐘,足足等了十天,這十天就像摩西在曠野中流轉了四十年,才抵達流著奶與蜜的耶路撒冷。可是快樂的日子沒過幾天,新一波寒流降臨之際,熱水器好似過了熱戀期,突然冷到冰點,溫熱的水蒸氣就像海市蜃樓。難道我註定得在健身房度過嚴冬?
這次火速回報原廠,兩天後經歷半個鐘頭一切又恢復原樣,這次經驗讓我走進浴室都膽戰心驚,深怕熱水器一個情緒不好說不幹就不幹,幸好這陣子它很賞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