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2月04日

南方 ◎吳東興

南方,我呼喚妳底芳名
 在幾度的夢裡
 披戴陽光的椰林對我招手
 以及,湛藍的擁抱
 南方的海啊
 我曾許下飽滿情愛的濃郁諾言
 哦,再回南方
 如此一個成熟的季節
 令我激動欲泫
久違了,南方。好像老朋友的親切熱情問候。我披著燦爛的陽光回來了,一路被和煦的風擁抱,我的腳步是輕快的,愉悅的,我的心在飛揚,飛揚啊!如天上快樂遨遊的鷹隼。
我是帶著一支吉他來,吉他雖已老舊,但已伴我無數晨昏,為我抒解無數苦悶,它也是我的老友。帶它來,準備為你彈一曲,昂然的一曲,以獻上我內心的崇慕與舒暢。
南方,你就像一首歌,溫暖柔和的曲調,漾在大海與高山之間,流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上,看啊!那湛藍的海水也在不停的附和低哼,青翠的山巒也迴旋著裊裊餘音,那原本平靜的原野更隨樂音緩舞,海水更迷人,山巒更美麗,平原更寬闊更精彩。啊!這壯麗的風貌,多令人歡欣鼓舞。
南方,我夢的孕育地,我情的擁抱地,我心的歸屬的。春天,若不到南方,那麼,春天會失色的,會提不起勁的。南方的春天啊!有聲有色,繁複層疊,流麗盎然,聽起來那麼圓潤,看起來那麼成熟。
從而,我拋開了那令人厭煩疲累的俗務瑣事,投入南方的暖懷,夢呵!飛躍在每一寸土地上,而歌更是不絕。
走在高高的椰子樹陳列的大馬路上,圓胖的太陽公公正對我嘻嘻笑,好像,看到一個在外浪蕩多年的孫子又回到故地一樣。當然,大王椰也是不停地揮手,日子久了,它們更高更壯了。南方處在變與不變之間,但對我而言,勿論變了多少,南方的一切都是那麼熟悉,那麼親切,那麼令人眷戀,那麼令人感動而有種想哭的感覺。
我呢?我是不是也隨著光陰的疊積而改變了呢?所謂改變,不僅是外貌的變易,更重要的是心的轉換。
不可否認的,歲月會讓人形貌改變,也會讓人心轉變。我想,在成長的過程,不論外貌或是心境,我都有所改變,然而,在某些方面,「心意」是永不會改變的。正如我對南方的熱愛是永不改變的。
我呵!我是南方的子民啊!
行過一處空曠之地,有幾朵野菊含笑對我,這時,我發現原來這些野菊活得那麼自在那麼愜意。有風,風扯著我的春衫,卻不冷,涼涼的,還帶有一股特殊的芳香,香從何處來?莫非是野菊之淡淡清香?
當你回到一個你喜愛的地方時,這個地方的一切不是都會變成非常可愛,非常親切嗎?
當你看到一位你喜歡的女孩時,她不是會使你興奮而忘形嗎?
哦哦!南方,我的豐碩的大地,我的夢之理想國。我回來了,一個經常在外奔波的遊子伴著春風重回這充滿人情味的飽熟之地,我要開始搜尋她的魅力之香、她的多采多姿,以及……。
走吧!馬路是這麼長,如一條永摺不完的地毯,還要再走,南方的路是值得一走再走的,就像一則精彩的故事,值得一讀再讀,甚而一遍一遍轉述。
而,此時北方的妳,在哪條路上呢?如果妳也能來,那就更美好了。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妳的島跟我的島相距上萬公里。不過,我仍會捎信給妳,讓妳跟我一樣飽嚐一頓南方熱情的饗宴。
再彈一曲吧!是相思的一曲,在妳也愛的南方道路上,隨風飄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