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1月27日

南湖大山登頂紀實 ◎許哲齊

登頂南湖大山主峰後回程往下的傾斜岩壁

我下山速度很快,前面牛哥更快,雖然有停下來等後面的人,但等到落後的隊友一追上,馬上又再往前走,才知道難怪我今天整天一直在後面追不上大家的原因,因為落後者會落後就是有可能體力較差而落後,當落後太多就會有心理壓力想加快腳步快點追上,如此反而可能亂了步調,且一追上大家還沒能好好喘息時,已休息過的隊伍又要出發,而自己卻沒能適當休息,如此惡性循環,自然會愈來愈累,不過,若是老要走得快的人停下來等待落後很多的人,實在也不是辦法,只能說一個多人的隊伍最好要有較平均的體能與速度,培養出行進的默契,更要彼此體諒照應才是!

時間接近六點,距離山屋大約剩五百公尺時,天色已昏黑,我們有一些人是試著不點頭燈,以最後一絲模糊光線摸黑行進,也是一種體驗。回到山屋晚餐飯菜早已備妥等待我們享用,今天超前部署將隔日登頂行程一併解決了,從清晨曙光乍現走到入夜四下闃黑,這時才得以輕鬆休息。

南湖山莊(標高三、三九七公尺),跟雲稜山莊一樣是雙層鋁架木質床板,約可睡四十人,有兩排炊事料理台,山屋外設有廁所一間,在如此高山海拔處居然還能有這樣的山屋設施,相較早年的登山環境,現在真是舒適完備很多,實在是讓人心存感恩。

就寢前我跟醫師同學拿了半顆安眠藥,希望晚上能好睡些,這晚在南湖山莊住宿的山友幾乎跟前一天雲稜山莊的人一樣,不過,卻是不同於昨晚,未到深夜打呼聲已此起彼落,只不過,吃了安眠藥的我一樣受到呼聲影響沒有睡好,可能是只吃半顆藥效不夠,也可能是我平時習慣晚睡,生理時鐘難以調整。

2020 / 09 / 27(日)

山上行程進入第三天,原本預定的南湖登頂行程已於昨日下午解決,所以今天早上不需那麼早起,只是山屋內的另一個大團體還是排了要前往登頂,清晨就乒乒乓乓地起床出發,雖然隨著他們出門後安靜了下來,但我卻是翻來覆去沒再睡熟,不到六點,我們也跟著用過早餐,整理行囊,打混了一會兒,七點出頭拜別南湖山莊踏上歸程。

周遭霧氣比昨天還濃厚,能見度不到五十公尺,從圈谷邊要走上昨天下來的超長碎石坡是回程的第一道關卡。抬頭仰望,前方不遠都是白茫茫一片,我昨日的疲憊還在,體力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步伐緩慢而沉重,完全就是「上坡一條蟲」的狀態,不一會兒走在最前面的隊友就脫離我的視線消失在白霧之中了。不一會兒開始起風,風勢強勁,還有一瞬間的風大到把我的背包套從背包上給掀開吹飛,幸好在我附近的一位同學見狀,橫追了幾步出去伸手抓住我的背包套救了回來,霧氣被風一吹,匯結成滴,變成雨點從側邊不斷橫掃而來,打在臉上還有些刺痛,碎石、陡坡、強風、霧雨,讓人舉步維艱,幾百公尺的路程就花了快半小時。爬上碎石坡後,我回首俯瞰,下方一片灰白,此行始終沒能見到印象中開闊壯觀的圈谷景致,實在有些遺憾。

強風一陣一陣,雖然此時地上還是乾的,大夥兒怕雨勢變大,速度略微加快想速速通過五岩峰,這個來時讓人繃緊神經、心驚膽戰的一段路,此刻因為周圍都是濃霧白牆,少了四周絕巘峗峰的對比,原本預期下坡會比上山時更為刺激驚險,視線只專注在眼前所能踩踏的寸尺之間,小心拄杖拉繩,結果走來反而不那麼使人害怕,我還駐足幫大家拍了不少照片跟影片記錄。

下坡對我來說,真的輕鬆不少,即便山徑已有些濕滑,但依然不影響我落步時的判斷,速度飛快,可是只要一碰到上坡,即便只是一點往上角度,我的腳步就馬上慢了下來,又變回「一條蟲」模式,同學們怕我落後,就讓我一路跟在牛哥後面,如此一來在行進間得到很多休息等待後方隊友的機會,不再像前一日那麼累。

回程我們沒有再下到審馬陣山屋,而是從審馬陣草原一路橫切回去,一樣可惜的是開闊的審馬陣草原風景依舊因白牆一片而無緣入眼,也無法看到應該在不遠的南湖大山及周圍山景。回到審馬陣山的岔路口才十點半左右,趁著有人臨時想方便,我們在此大休息,小賴又拿出了揹了幾天的空拍機小白出來,在那小山坳間起飛拍照,無奈風大加上白霧,也不敢飛太高,僅上升十來公尺高度幫大家俯拍了幾張照片後就降落收回。

這時有人提議說因為今天我們的速度頗快,下到原本預定今晚的住宿點—雲稜山莊時可能還很早,反正明天天氣應該也不會太好,不如今日一鼓作氣一路衝回登山口去,然後再殺到礁溪去洗溫泉好好休息,隔天再回家。大家很認真地討論起來,愈說愈起勁,只是領隊牛哥不置可否,但也沒有掃了大家的興致,只說:我們先回到雲稜山莊再看。

下午一點多我們就回到雲稜山莊了,這時山莊內沒有其他山友,我們是最先到達的,牛哥請協作山鼠煮了一鍋麵條讓眾人止飢,然後大家邊吃邊猶豫是否真要即刻衝下山去,最後因為有同學身體微恙,大家還是決定同進退,今天就此在雲稜山莊休息,明天再早起些出發下山。既然如此,整個下午就是空閒的了,我們在他人還未抵達的空盪山莊中聊天、睡午覺,很難得也很悠閒的山野午後。

不知是不是因為配合我們這個隊伍太早到的關係,山莊提供的晚餐在下午四點半就弄好了,五點前我們就差不多用餐完畢,繼續在通舖上開槓閒聊,此行在山上的最後一晚,大家也把帶來的零食、飲料全拿了出來,少不了還有一些最後壓箱的威士忌,八、九點大家就陸續就寢了。今晚我又吃了半顆安眠藥,伴著眾人的鼾聲,淺淺入眠,只是睡到凌晨一點左右我就醒來,之後沒再睡著。

2020 / 09 / 28(一)

要下山了!五點不到大家陸續起床,用過早餐,五點五十分,告別前後住了兩晚的雲稜山莊。

昨天雖然有霧,但沿途山路都還是乾的,今天一出發,雨就開始時有時無地飄落,路徑慢慢地出現濕泥,走來也增加了一些難度,通過木杆鞍部後八點出頭已回到多加屯山前峰,九點返抵松風嶺,在此休息了好一陣子也遇到幾個揹負重物正準備上山的原住民協作。九點五十分下到六.八K登山口,再來路程已是相當好走,有幾位第一次攀登大山的同學,都非常感謝帶傷陪我們一起上山的Sky,紛紛在此擁抱他拍照留念。

行百里路半九十,走過兩公里平坦的林道,還有最後一公里多的松林樹根階梯要下,還是不能掉以輕心。走在二葉松相伴的稜線上,看著那樣的坡度心裡不禁懷疑:「兩天前我們真的是從這裡爬上去的嗎?」這下山很刺激,上山很累人的路段,在大家歸心似箭的腳步下,還是迅速通過了。十一點半,在果園產業道路上,小賴再度讓空拍機小白升空,留下大家完成壯舉後的笑容!

回到勝光,大夥兒就近在方便屋沖了個澡,換上乾淨衣物,開車回到宜蘭員山的「真好吃鵝肉店」已是下午三點半,還好有事先聯絡,老闆依然讓我們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這也算是完成壯舉後的慶功宴,也慰勞大家這幾天來的辛苦,隨後各車返回台北解散,也為此次南湖大山之行畫下了句點。

【後記】

沒想到年過半百還能與一群可愛的同學互相鼓勵彼此照應,一起實現這嚮往已久的南湖大山夢,實在難得!此行登頂了南湖大山主峰及審馬陣山、南湖北山共三座百岳高峰,雖然一路白牆無景,他人口中的壯偉山勢、開闊的南湖圈谷都沒能親見,好像有些可惜,圓夢行程似乎只圓了一半,帶點遺憾,不過,在霧風陰雨交雜的濕冷天氣下,走過粗獷的原始林相、雄奇的峭壁危岩,那種完成挑戰的成就感仍是無可取代的!

這次南湖行,對我而言,再回山林,重溫舊夢,感動滿滿,向山學習,向人學習,獲益良多,謝謝Sky、光哥、小賴、小邱、大狀、大根、孫G、杜G、挺毅、彥明、幹神的同行,從同學們、牛哥、山鼠、協作們的身上都學到很多,非常非常感恩!

在回程還沒到家的路上,就有人問:「這次少看到的風景,要不要找時間再來二刷南湖把它補回來呢?」這真是一個好問題,我本欲在此次爬過南湖大山之後的封山之心也打了個問號,也許,想想,再說吧!(3之3)※

沿途伴著箭竹、刺柏、杜鵑等矮叢以及玉山圓柏的五岩峰路段

南湖山莊前長達七七○公尺的碎石坡,連走帶滑一路陡下

來到驚險的五岩峰

暴露感極大的五岩峰,不管來回都是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