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02月28日

追求興趣、理想的先父 ◎王立中

長沙臨時大學的教室設在韭菜園聖經學校內。先父住過營房、中學大禮堂,睡的都是百人以上的通舖。三校倉皇南遷,圖書館藏書甚少,所有書籍只能在館內閱讀。長沙火車站遭轟炸以後便常發空襲警報。警報一響,先父便趕忙選一本想讀的書,帶到鄉間小山頭或水邊樹下去念。冬季敵人的攻勢更猛,學校決定遷往昆明。大二上學期,先父仍接到安徽省政府寄來的獎學金。照當時的局勢看,安徽很快就保不住,獎學金便成問題。年底他接到家裡寄來的掛號信,其內有張五十元匯票。信中說若想回家,五十元可當作路費;不然留在身邊備用。他在離開長沙前回信道:「我決定去昆明念書,即使領不到獎學金,我可以一面工作,一面讀書,生活絕不成問題。請放心。」知道家中經濟困難,在信中特別聲明別再寄錢。
二十六年冬,長沙臨時大學奉令改組為西南聯合大學,第二年決定在昆明上課。先父從長沙到昆明走的是較經濟實惠的路線:先坐粵漢鐵路到廣州,取道香港、海防,然後坐滇越鐵路到昆明。其後三學期都靠打零工過活,教過暑期補校,做過家教,和友人合開商店等,收入都不穩定,不夠開銷。有收入時,生活較好,還可接濟家人;沒收入時,就過苦日子,有時還得靠朋友代墊伙食費。先父所加入的伙食團是最便宜的,八人一桌。雖有四道菜,但量少,合併起來還裝不滿一碗,且盡是些用清水煮的出清蔬菜。飯是用紅米做的,其內摻有谷、糠、秕、稗、石、砂、鼠屎及霉味,大家戲稱「八寶飯」。加上衛生環境欠佳,頗傷肝、肺、腸、胃的元氣。大四時,老師推薦先父到學校先修班任職,直到大學畢業。
西南聯大圖書儀器雖不充實,大多數教師講課內容都很精彩。先父除物理必修課程之外,還選修幾門算學課程,有空也去旁聽一些文史及哲學。畢業後留校當助教。戰後復原,由於國共內戰,未回北京。賦閒半年,適逢台鋁徵才,先父應徵後進入該廠光譜實驗室任職。在此期間也常向國內外學者請教,查詢有關光譜的先進資訊。另外也從事文藝創作,共發表九十四篇詩文於報章雜誌;結識許多文友,切磋文藝。
四十六年十月,先父轉任成大物理系教光學直到退休。其間譯有《光學原理》,由正中書局印行。有一次,我參觀其書房中書櫃藏書,赫然發現許多其大學時代所作的物理筆記;保存十分完整。儘管頁面泛黃,鋼筆字跡已退色成淡藍,但端正的字體仍清晰可讀。可見他治學一筆不苟,詳細記下當時的心得。遺忘多年的知識,可借助筆記在短時間內得知當時的想法。做學問有筆記這樣的利器在手,無論事隔多久,每當需要時,它均能提供適時且最有效益的協助。
在實現理想的路程中需通過重重激發潛能的關卡。不論在物質上或精神上都得承受相當大的壓力。有時彷彿陷入山窮水盡的絕境,能看到柳暗花明的幸運者,常是那些比別人多一分耐力,能在錯綜複雜中理出頭緒的人。綜觀先父一生追求理想,鍥而不捨,最後事業有成,卻不幸在民國七十八年喪生於車禍,享年七十五歲。其一生志業也可用上述推論作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