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01月09日

花木蘭聯盟:要高舉守護宜花東的鮮明旗幟

台東名產鳳梨釋迦因為受到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出現嚴重滯銷,縣長饒慶鈴八日當起促銷員,號召全國各縣市首長、公司企業訂購鳳梨釋迦,已推銷了五萬公斤,成果斐然。其中,宜蘭縣長林姿妙訂了二千公斤,花蓮縣長徐榛蔚訂了五千公斤,總共義助七千公斤,一場疫情造成鳳梨釋迦滯銷,但連結起三位女縣長的情義相挺,在寒冬中更展溫馨。
宜花東三縣都是女縣長當家,三人號稱「花木蘭聯盟」,這是源自兩年多前的縣市長選舉,台灣東部三個農業縣,都由女性代表國民黨參選而成型。這是宜花東三縣,在史上首度出現的女縣長,三人在民風純樸的農業縣一起當選,共同寫下台灣東部地方自治史嶄新的篇章,三人都是新歷史的開創者。
這樣的歷史新篇章,固然是歷史上的巧合,但我們一直以為,這是極為奇妙的機緣,值得珍惜善用。因此,三位女縣長應該在縣政治理上,經常交換經驗心得,並且相互支援,進而在區域發展上,共同展現出女縣長有別於男縣長治理的特色。
在兩性平權的時代,性別差異本來就不應存在各項職場領域,不必刻意強調性別的不同,縣長職務亦然。換言之,男縣長可以做得到的,女縣長一樣不讓鬚眉。其道理一如過去總統都由男性獨攬,但蔡總統在五年前成為我國第一位女總統,並且在極為艱困的環境中,創造史上最高票連任的紀錄。
我們所以對宜花東三位女縣長的「花木蘭聯盟」特有期待,乃由於三縣的地緣關係連成一串,都在台灣東岸,而三縣縣長均為女性,如此巧合的機緣更非易事,自不應空負此一歷史機遇,而應把握此一機會,創造歷史新頁。況且,在選戰期間雖然打出「花木蘭聯盟」的旗號,但就任兩年來,其實並未多所展現聯盟效益,徒有其名,卻無其實,豈不遺憾。
縣市長通常被稱為父母官,但家庭之中,為父與為母,角色並不同,家庭成員所感受來自於父親與母親的眷顧也有所差異。一般而言,母親角色更細膩溫馨,善於以愛啟發子女,也更貼近女兒的生活細節。在台東鳳梨釋迦嚴重滯銷之際,宜花兩位縣長伸出援手,就是姊妹情深的暖心行動。
而我們更要期待「花木蘭聯盟」的,當在於能夠聯手做出女縣長的獨到風格與政績。例如花蓮縣徐縣長在婦幼照顧的政策上,著力甚深,就可以分享給宜東二縣。
本來,我國出現第一位女總統,若能展現女性治國的暖心,必可為台灣社會增添祥和與幸福感。但多年檢驗,這位富家女出身的總統,並不善於予人溫暖的細膩特質,此所以竟會大開萊豬進口之門。所幸,女性縣市長都展現了堅拒萊豬的堅定立場,為父母官所當為。
在全國沸騰的反萊豬風波中,我們以為,三位女縣長就可以更緊密聯手,以區域聯防的陣式嚴防萊豬入侵,讓「花木蘭聯盟」成為確保東部食安的鮮明旗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