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8日

初住公寓 ◎心吾

從小到今,住的不是竹籬茅舍,就是土角瓦厝,或是磚砌房子,都是透天的,雖簡陋不值錢,卻都可以接地氣。因為地面都是泥土剷平的,或是水泥,或地磚。公寓或稱華廈,在廣告上看過,卻從來沒有親自去體驗去住過。
妻的單身女同事,就住在台北的一棟公寓裡。因緣際會,我和妻去住了一夜。真有些劉姥姥進大觀園。
公寓像個社區,還取名某某的家,有個大鐵門,卻是們雖設而常開。進門是前庭,有條通道,有座椅,有不少植物,很是乾淨亮麗,可以休憩散步。右邊似乎是守衛室,也有人在裡面。我們在主人出來迎接前就長驅直入,也沒人出來詢問。東張西望一會兒,同事才下來接我們。
房子在六樓,要搭電梯上去。在電梯裡我想到,萬一停電了怎麼辦,是不是得用走的?若手上有很多東西,豈不累死人?到了女同事家,只見她拿出一大串鑰匙,一會兒這個,一會兒那個,而且是雙層的鋼鐵門。問她,非得這樣多鑰匙嗎?她說當然要,否則若遭小偷,可是自己吃虧。
進了門,我觀察了一下,是一廳三房兩衛浴一個廚房。兩房並排,一房在另一邊,中間走道僅可容一人通過。真的是說話聲再小都可聽到,尤其是不關門時,尤其是沖水時。而且若不關門,房裡的一切幾乎都可看到。
我睡一間,妻和同事合睡一間。夜晚除聽她們久不相見的絮絮聲,還有水聲。而且樓上掉個東西,或稍用力踩踏的聲音不絕於耳。大概牆壁太薄吧,隔壁的聲音也聲聲入耳。我本就淺眠,被這些聲音一攪和,可是翻來覆去,輾轉整夜。
早上,聽女同事談起,別看簡陋,時價要一千多萬呢,每月還要付二千多的管理費。聽得我咋舌不已。而女同事大概有潔癖吧,邊和我們說話,就邊把我們用過的棉被,枕頭,床罩,拿去洗或曬。
告別女同事,拖著沒睡飽的昏沉身子,告訴妻,以後若要來,不要過夜,當天來回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