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3日

散場電影◎可牧

圖/慕梅

「願稱頌歸於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他是慈悲的父親,也是賜一切安慰的上帝。我們遭遇各樣患難的時候,上帝都安慰我們,好叫我們能用他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遭遇各樣患難的人。」││哥林多後書1:3,4。
在上〈現代教育之諮商與輔導〉之前,要和同學先分享一些心得。四年前,我剛拿到教育心理學歷,回國到原來的××技術學院任教。本以為學有所用,只是負責安排課程的主任,還是要我教以前任教的科目,如英文、商業英文、餐旅英文等等,我就延續以前的科目又教了兩年。某一天,一個嚴重的車禍發生在我身上,因此在病床上躺了半年,又為了復健,在家中閒賦快一年。康復後,本想回到原來的學校教書,卻因為少子化的緣故,學生減少,科目縮減,校務也經歷了改朝換代,原先帶我的主任和教師們都一一離去,大部份都前往中國大陸教書。這樣的人事變動,讓我也沒有辦法回到原來的地方教書了。
在走投無路之下,我找到了我之前的恩師│Gu?羒n k?罡i shi 教授。他從我的履歷表到教學計畫、教學大綱都幫我一一審查,最後我們把履歷表重新訂裝,寄給有職缺的學校。其中一個學校希望最大,因為我有一個遠房的親戚在那裡當主任,不過照例還是有送禮物,也請客吃了餐廳,但還是石沉大海沒有任何消息。最後,反而是錄取上了完全沒有想到的世新大學,而且給我的科目是我以前從沒有教過的。在我受聘前的那一個暑假,我把每一課的備課內容都拿去請教那位恩師。從我穿的衣服、鞋子,一直到我的教學內容,沒有不被他罵過的。他說我穿著太邋遢,教學內容太『八股』,沒法吸引現在的小孩子想要來聽我的課;甚至在他罵到情緒激動時,還會拿書敲我的臂膀。
我就這樣每週都帶著我的備課內容去請教他,也漸漸習慣他的打罵教育。後來,我的小孩知道我每週都會去給他打、給他罵,有點看不下去,納悶的問我:「老爸你為什麼每次都要去看那個怪怪的爺爺呢?他每次總是把你從頭罵到腳。」我微笑地對著我的兒子說:「請好好珍惜一直在你身邊嘮叨你的人,有人嘮叨、有人唸你、有人罵你甚至打你,其實是最幸福的。別等到有一天,耳根清靜了,少了那些打、那些罵,才發現那都是最重要的人對你表達愛護的方式。」
某日,一個突如其來的冷氣團,讓溫度驟變,使身體本就有些不適的他,在家一天跌倒了兩次,送醫後不久就回了天家。參加他的喪禮時,我只能對著師母,將來不及對他說的感謝,艱難的說了一遍。在他的告別式裡,我只能一直默默地看著他的遺像,努力想多記起一些我與他的回憶,彷彿他會繼續在我的記憶中打我、罵我。一直到了火葬場,收音機傳來一首『散場電影』;其中的幾句……「在人潮中不必說些什麼,因為我們再也聽不見。我們在聲浪之中淹沒,這是最後的一場電影,這是不見傷感的分手。當你沉默我不再詢問,當你的笑容變得陌生,你的哀愁我再也不介意,因為我不再看見你。」
我本來哭不出的眼淚,那時候卻像河水潰堤而出。想到我再也沒有理由去他家了,他再也不會對我耳提面命的說一些教學的技巧。騎摩托車回來的時候,還可以嘗到自己鹹鹹的淚水。
當時面對人群,真怕自己忍不住感傷會隨時潰堤。身為旁人,我已如此難過,你可以想像我的師母在震驚、失望、混亂及不情願的情緒中,她被迫去接受喪偶的事實。
我把這件事情在課堂上跟同學分享,Qianlong舉手請教我:「我的一位好朋友(女孩)的母親突然去世了,我應該怎麼安慰她?是不是應該去看看她之類的?還是打電話?怎麼說安慰的話?」我苦笑地回答:「你現在的安慰是無濟於事,只是表面作用。這個時候儘量少說話,不要說一些什麼人死不能復活,節哀順變的話。那是他親生母親,不是隨便一個人,怎麼能說不難過就不難過。你最好不要多說話,發張安慰圖片或者留個言,就說:『你爸爸現在一定不希望看到你難過的樣子。』如果她不回,你也不要再去發,人在這個時候是不想多說話的。你多說話,只會讓她心裡更煩,她現在需要的是自己靜靜,自己來處理家裡的事情。你話不能多說,說一句安慰的話就足夠,不要總是打電話,等這個事情過去後,就去幫點忙。朋友述說痛苦的時候,就靜靜的聽,怎麼從悲傷中走出來,主要看她自己。所以做為朋友,能夠陪伴她一下,幫點小忙足已。再好好安慰她吧。」
我們一生中無法避免許多失落,只要是我們原先擁有的,無論抽象具體、有形無形,只要非自願或不可抗拒的被奪取,導致依附關係遭到破壞,對我們而言,都是一種失落。雖然當我們面臨失落時,會有負面反應,但這通常是正常反應。然而,有些人面臨失落時,在處理情感上有困難,因而無法恢復正常的生活,這就需要我們哀傷諮商來協助。
面對親朋好友突然過逝,家屬要儘量做到以下幾點:
《Healing Conversation》作者南絲·格爾馬丁,針對如何彌補人際溝通的鴻溝、適時適度表達關心,提供了『療效對話』的十項原則。所謂『療效對話』,是指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的對談,讓求援者獲得適度疏解,進而自然地達到『治療的效果』。這十大原則是:
一、聆聽:聆聽不是保持沉默,而是仔細聽聽對方說了什麼、沒說什麼,以及真正的含意。所謂的聆聽,應該是用我們的眼、耳和心去聽對方的聲音,同時不急著立刻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我們必須願意把自己的『內在對話』暫拋一邊。所謂的『內在對話』,是指聆聽的同時,在腦海中不自覺進行的對話,包括動腦筋想著該說什麼、如何回應對方的話,或盤算著接下來的話題。
二、停頓:在對話之間,有時說,有時聽;我們還必須提醒自己,放慢不自覺產生的機械式反應,例如,想快速解決對方的不安,便直接跳到採取行動的階段││說些或做些我們認為對對方有益的事。如果沒有停頓,我們可能會在剎那間,說出稍後會反悔的話。安慰的藝術,在於『在適當的時機,說適當的話』,以及『不在一時衝動下,說出不該說的話』。(2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