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3月18日

捕魚記 ◎陳德進

小學時鄉下地方沒什麼娛樂,週末巴不得與鄰居好友或同學三五成群,去溪底游泳,抓魚蝦捕鳥的。雉雞就是我們最想下手的對象,其實牠的路徑老早被我們看穿;在牠必經之三叉路一定架好陷阱,等著牠呆愣愣地造訪。通常,第二天一早,一定有些許的收穫,有時候野鴿、小雁也會來參一腳,一併捕獲;併著地瓜一起成為野餐的主食,有時也烤幾條魚吃。講到游泳,我可以說根本沒學,好像天生就會,跟著溪流漂浮就會了!同伴不信,我索性說,找個寧靜的深圳來游,就知會不會?結果,我赤身一縱,像條魚似的往前划去,證明我所言不假。同伴紛紛叫奇,說我是青蛙轉世。哈哈!更好玩的是,我用香蕉桿做獨木舟,划起水來,真是快哉!有回拿了釣竿往深圳中丟,沒一秒鐘,魚標就喀嚓的大動作,順勢一拉,魚兒上。哇!是我釣到最疾速上的魚,想必牠餓昏了,飢不擇食。還有一次,在長滿了布袋蓮的魚池,我將魚竿一拋,下吊上紅咚咚的蚯蚓,想必定能引來大魚上,哪知蹲了半天,約莫二小時餘,連一隻也未來湊前;偌大的魚池,竟然連一隻也不來受禮?真令我悻悻然。從此發誓,不再釣魚。(至今未破此誓)但最有成就的一次是,一塊荒弛的魚塘,主人說想抓的任意你們去抓。於是,鄰居好友風聞,各自拿著捕抓網具、水桶、臉盆的各個奮勇爭先,往泥池裡撈。我也不落人後,抓了一桶子的魚,約莫有三十│四十隻,高興地提著我的戰利品,向媽媽請功去了!記得,經過母親的一番誇讚後,母親為添補菜餚,特地將這數十條魚炸成魚酥,以便數餐之食。但為怕我這隻老鼠精(我屬鼠的),半夜偷食,將一籃子的烤魚高高掛。我則像嘴饞的貓,瞇著眼,猛吞口水的,巴不得整籃吃下。於是第二天,趁著母親到田裡工作,我墊高了兩層木椅子,歪歪斜斜的,終於偷到了幾隻,高興地一溜煙地跑去鄰居,玩耍去了!
童年真是有趣!回想起來,現在吃的魚,都是老婆從市場買回的,少了野趣與自捕、自釣、自抓的樂趣。現在,鄉下的溝圳不管是抓的,還是釣的,都不敢拿來佐食。環境污染了,吃的不安心。現在的孩童,太被科技綁住,線上遊戲,網路電競,遊戲軟體佔據了大半,與大自然的親近少了!對環境疏離了,對土地沒有認知,甚至未曾赤足踩過大地的感觸。這些只能在書本,只能在阿公阿嬤的傳說中記憶裡!科技越發達,反而越變相,人疏離了,土地與我無關了!這真該好好讓我們反思。你說是嗎?
別忘了假日多走向鄉野,擁抱自然,頂著陽光,沁著花香,踩上黏土,和樹上的松鼠打聲招呼,然後與蝴蝶、胡蜂共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