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3月15日

沒有負擔的甜蜜 ◎李德毅

退休後時間比較多,在社區四處閒逛認識了一些住戶,有些年歲與我相差無幾的人,早已經升格為祖字輩。這些爺爺、奶奶,或抱,或牽,也有推著嬰兒車,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聊天時帶著滿足,快樂,甚至些許驕傲的神態,介紹自家的寶貝如何聰明伶俐、可愛懂事。只是看到他們上氣不接下氣,追著邁開小腿亂跑的小傢伙,實在替這些年過花甲的鄰居擔心,萬一自己跌倒了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假如小朋友受了傷,父母親雖然無話好說,想必會痛在心理。
幾年下來鄰居只有看過我們夫婦,與外籍看護推著老媽在社區散步,從來沒有見到我們大手牽小手,比較熟識的鄰居偶爾會問起,我們有沒有成為阿公阿媽?看著原本神采奕奕的他們,曾幾何時因為照顧小孩,而變得蒼老許多,昔日挺拔的身體現在已經彎腰駝背,還口口聲聲這是甜蜜的負擔,如果是負擔那麼甜蜜從何而來?心想這樣的生活對我而言,絕對不是退休以後要過的日子,但是我明白內人心中是有些遺憾。我們大兒子在三十一歲結婚,媳婦與他國中同班,研究所也是讀同一所學校,她的身體比較柔弱,所以在婚前兒子就聲明他們不會生小孩,傳宗接代的事情交由他的兩個弟弟負責。
其實有無孫兒在我而言我不是問題,況且我兩個弟弟都早當爺爺了,再加上朋友、鄰居因為照顧孫兒,老化的程度相當快,所以老大的這個決定我並不反對。直到一○五年(前年)年初大兒子說,我們將要有孫子了,原來媳婦懷孕已經四個月,超音波顯示是男生,這一年他們夫婦同為四十歲,已經結婚有十年了。家人都很高興,不過內人考慮媳婦的健康狀況,只要兒子有事,她都會陪伴媳婦去醫院檢查,也買了各類營養品希望能夠增強她的體力。
大家都很期待在中秋節前後,家族有新的成員加入,我們兩個兒子和外甥還開玩笑說,以後過年要多準備個紅包,誰知種瓜並沒有得瓜,一個晚上過後,我們媳婦是柔腸寸斷,兒子則是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萬分懊悔自己粗心大意,沒有在太太晚間肚子疼痛時,立即送往醫院而是先服用止痛藥,等到早上六點醫師檢查已經無法挽回。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夫婦兩人是,孤燈挑盡未能眠,夜聞兒聲腸斷時,此後除非是重要節慶幾乎很少與家人聚會,我們也盡量不去打擾。
兩年之後(一○七年)的除夕,大兒子告訴我們現在改吃鍋邊素了,我向來粗心大意並沒有想到,他一向喜愛肉食何以現在改變習慣,如果因為宗教戒律應該是全素吧!還是細心的內人與媳婦求證,原因是丈夫為了她再度懷孕才戒葷食。知道這個好消息都很興奮也有些憂慮,體弱的媳婦能夠撐得住嗎?為了避免讓兒子夫婦感到太多的壓力,所以內人大約一個星期左右才撥一通電話,家庭聚會也由他們自行決定參加與否。今年五月我們家聯絡人、內人說,媳婦必須要剖腹生產,等到滿七個月就要進手術房。四月二日早上家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李家在臺灣的第四代、男性、體重僅僅一點五公斤、歷經千辛萬苦終於誕生了!
看到躺在保溫箱小手上插著點滴輸液管,鼻子接著氧氣管,以及胸部的心跳,血壓等貼片的瘦小身軀時,頓時一陣心酸,出生就受到這種折騰,只有期盼會日漸茁壯。體貼的護士小姐看到我傷感的表情,告訴我可以摸摸小朋友的手指,先以酒精將手消毒,再用肥皂洗淨擦乾後,當手伸進保溫箱摸到細小手指頭的一剎那,心中充滿喜悅、感激、溫暖,和震撼,比起當年自己孩子出生時的快樂,還要超過許多倍。回到產房將剛剛摸到小孩的照片,給他父母看並且告訴他兩人,我們的手可是有消毒清潔,兒子媳婦趕忙去育嬰室,也要摸摸孩子的手。
過了幾天孫子的外公約我吃飯幾杯酒下肚後,他問我們夫婦有沒有注射過麻疹疫苗?據我的瞭解大約民國三十年以後在臺灣出生的小孩,幾乎人人都有施打麻疹疫苗。我反問親家有無注射過?原來是她女兒希望家人,都再去注射麻疹疫苗,免得傳染到小朋友。我知道也許是媳婦難以啟口,所以由她父親提醒我們,目前世界醫學界對於疫苗的效力,是否會隨著時間減少雖然還沒有定論,不過再施打第二劑當然更加有效。親家說他們家除了小女兒外,都沒有人再注射過第二針疫苗,所以每次他們夫婦看小Baby,既不抱他,也不親他,告訴親家回去和妻子討論後再做決定,其實我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果然我與內人想法相同,即使大家都注射過麻疹疫苗,如果摟摟抱抱,親親小孩,對於剖腹生產,得來不易的第二胎早產兒,父母親當然心情緊張。於是我們邀請親家夫妻聚餐將決定告訴對方,果然大家想法相同當場達成共識;凡是沒有注射第二次麻疹疫苗的家人,在小傢伙一歲之前都不要接觸他,並且要戴口罩才可以近距離觀察他。由內人將這個重要決定通知二、小兒子夫婦,再將我們的苦衷婉轉告訴大姐夫婦,並請她轉告我的外甥。
有些鄰居知道我們終於有了孫子,看過手機裏的照片,大多會問我們有沒有抱過?以後會不會代為照顧?當他們知道我們還沒有抱過小孩,都覺得難以相信至於會不會有甜蜜的負擔,我們極有可能無福享受。因為自從小孩出生後,父親已經與股東談妥,留職停薪半年照顧小孩,媽媽則在產假結束後上班。兒子夫妻知道我們要照顧奶奶,而岳母幾乎每天外出參加各種活動,還有上不完的課,所以告訴我們半年後,應該會請保母照料。原本內人已經與印尼看護Tina談妥,貼補她費用兩人一同照顧,如此一來希望變成失望,我也愛莫能助,只有努力疏導才能讓她不再胡思亂想!
出生後第三個月孫子要去醫院回診,前幾天內人就非常興奮,與我姐姐通了數回電話約好逛街,等到提了兩大袋回家,才知道是送小朋友的衣物,說實話這方面還是妻子比我細心。兒子通知我們下午三點半在醫院見,經不住太座催促,我們提早一小時就到了,沒一會兒大姐獨自來了,原來姐夫臨時有事。兩位女士盯著牆壁的時鐘,嘴裏不斷的嘀嘀咕咕,總算看到媳婦推著嬰兒車現身,大姐與內人迎上前去,顧不得與孩子的媽媽打招呼,只是對著小寶貝品頭論足,最後兩人都認為他外貌最像我,媳婦雖然低聲表示還是父子長的比較像,不過在長輩面前當然不好再堅持。
兒子停好車回來,知子莫若父我就對他說,今天我們可是沐浴、更衣後才來,媳婦有些尷尬,兒子倒是顯得高興。接著說了句經典名言:兒子,給姑婆,爺爺,奶奶看看,通常不是都會說給某某人抱抱嗎?大姐與妻子可能早已計畫好,採用技術性犯規方式,一個替小傢伙蓋好毯子順便摸摸小臉,另一個則是調整襪子乘機捏捏小腳丫。總算輪到我了,避免瓜田李下兩手背在身後,怎麼看也不覺得小朋友那裡長的像我,但是看過他照片的人,都說和我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我是無所謂,只是媳婦也許認為我們的眼光都不夠精準吧!
兒子宣佈下次回診時間是十月二十九日,想必大姐與賢妻又要開始數日子了,想想也難為她們,距離我家老三出生到如今,足足三十年家族就沒有小生命降臨。一起搭捷運回家,我對她們說實在不簡單,父母雖然沒有經驗也沒有假手別人,完全是自己照顧三個月不到,體重就從一點五公斤長到六點五公斤,難怪剛才在醫院,他們夫婦四隻眼睛緊盯著,就怕我們圖謀不軌,有所行動。這時突然想到北宋徽宗時有位文人李之儀,曾經填過一首(卜算子)的詞,就更改一下送給妳們二位如何!山寨版如下:我住新店頭,孫住新店尾,日夜思孫不見孫,共飲翡翠水。此水幾時休?此愁何時已?只願孫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眼見兩人心有戚戚焉,再補上一句話:雖然我有些自私,但是不必辛苦照顧小孩就沒有負擔,況且兒子夫婦已經說過,一歲後我們就可以親密接觸小寶貝,再忍耐四個月甜蜜,美好的日子就到了,看她們的表情可能是被我說服不再有失落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