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18日

拾荒什錦 ◎滴滴

※終於發現花蓮人愛調侃的「好山、好水、好無聊」的可能源出處。我抄寫下森林公園某一角落牆上仍深深鐫刻的字樣:「美輪 美奐 美崙山/愛山 愛水 愛花蓮/保林 育林 愛森林」那時,只是覺得這樣的標語好八股……不知它們是否還在那兒向散步路過的人眨眼?
※那棵已經結了好多果實的菠蘿蜜,葉片比麵包樹葉圓,多年以後,好不容易能夠辨認出它們的不同了!一隻松鼠正捧著一個果實,津津有味地啃食著,都啃出好大一個洞,連樹下觀望的人都聞到那淡淡的清新果香。不禁想起頭一次嚐到這果實的滋味是在印度西南部友人家,他們的果園內每天有吃不完的香蕉、菠蘿蜜和芒果……松鼠不斷更換姿勢,為了找到更好的角度取食果肉。
※公園入口處還有個籃球場,它的附近有一排構造簡單的健身操輔助木椅和器材,旁邊的解說圖文讓人讀了想像力飛奔。至少有五座「猛龍過江」,其餘如「鯉躍龍門」、「如坐針氈」、「騰雲駕霧」、「一柱擎天」、「扶空挺身」、「蜻蜓點水」、「鯉魚翻身」。不過,每一座都空空的,從沒見任何人使用。
※各式各樣的噪音,也能回收換點微薄的零用錢嗎?
頻繁路過的汽車機車聲音、鳥兒停駐排油煙管時的唧喳或喘氣聲音、狗兒總在地震後幾秒開始的吠嚎聲、家裏洗衣機洗衣時發出的咿咿呀呀聲……以及最不能克服的日常噪音││好似每種人生都有這軍紀似的作息,經常生活在被飛機空中集訓的轟隆隆聲中怒醒!
而此時的雙耳是羨慕雙眼的,雖然無法繼續貪睡也至少可以賴床閉上,雙耳卻沒有那麼幸運,即使捂住它們,也無法撫平像受空襲警報襲擊的晨眠, 這該向誰控訴? 為了讓人們在元旦清晨仰頭讚歎精彩的飛行演出,請想像一下這早已犧牲多少居民的安眠與清靜生活呢!
※自從對街那一家店,搬到我家樓下、擴張了他們的領域後,店面比先前大了四倍,還有個頗大的休息座區,可以同時坐上二十人以上吧!店員和店長相處似乎特別融洽,大家總是兄弟姐妹相稱彼此。聊天談笑的聲音此起彼落,一點也不忌諱他們的音量和談話內容。
※聽了數年不同的噪音後,再讀到詩人陳黎第七本散文著作「想像花蓮」的末篇「非想像花蓮」中對聲音的描述,不禁開始尋找一些交集。他的版圖和日常生活的活動範圍街區上出現各種不同的叫賣聲引人無限想像,特別是在自己也直接經驗以後:選舉宣傳車、各種叫賣貨車的錄音,如修理紗窗紗門、壞鐵仔、冰箱、洗衫機、電視、電腦、電水爐倘賣無……還有還有,垃圾車的置入式行銷廣告,等等等等……
※雖然離海還有一小段距離聽不到海濤聲,卻隱約聽得到港口不時傳來的汽笛聲,一聲比一聲急促……急遽變化著的花蓮,好似有一股力量在日夜趕工,要讓自經特區步上軌道。那些試圖力挽狂瀾的反對力量不敵被直接種植在碼頭與港口的水泥工廠,海港版圖每日持續擴張,朝繁榮熱鬧混凝攪拌著一路轉啊轉……
※認識和熟悉後的聲音音量變小,新的陌生的聲音挑戰極限,不斷在耳膜上跳舞,照樣鮮活,從未沉寂。我蹲踞在一個聲音特別豐富的城市的一角而已。
這世界不斷被迫升級,跟進步無關的無力感,像甩不掉的影子……但是,那光,究竟來自何方?曾經以為的幸福是面朝碧海藍天,不畏仲夏燠熱,任六月的最後一秒熱浪,淹沒她的足踝,一波又一波,毫不吝嗇。
她其實一點也不貪婪,只是還想感覺到踏浪的溫度,那穿越腳底躥升至旅人心房的溫度,曾經讓她狂喜的景象,已然變調多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