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13日

營火蟲晚會◎鄧榮坤

圖/文文

當一堆乾枯的柴火被點燃時﹐「螢火蟲之夜」晚會正式展開了。
村子裡的人都準備了許多甜點﹐帶到會場給學生們吃﹐營火晚會的會場顯得特別熱鬧。為了讓每位學生都能留下美好印象﹐廖爺爺還特別把家裡的番薯清洗乾淨後﹐裝進麻布袋﹐找來了廖文杰和巫凡用手推車﹐把它送進了螢火晚會的會場﹐希望利用螢火燃燒後的木頭﹐把番薯烤熟﹐等到晚會結束時﹐每個人可以一邊啃著番薯﹐一邊踏著明亮的夜色回家。
    ※  ※  ※
太陽緩緩下山了。
操場邊的一處空地上﹐已經堆起了小山丘狀的乾枯木材。
夏令營輔導老師顯得十分忙碌﹐在學生家長的協助下﹐營火晚會所需要的木材被一批一批送進來﹐西瓜﹑香蕉也堆在會場邊﹐也有學生家長煮了一鍋香菇雞湯﹑鹹菜豬肉湯﹐或炒了一臉盆米粉請老師們吃喝﹐感謝他們這幾天的辛勞。
晚會現場宛如一場豐年祭的熱鬧聚會。不久﹐火紅的太陽終於下山了﹐大地逐漸暗沉下來。
鄉長﹑校長與當地的村長﹑民意代表趕到了螢火晚會現場後﹐營火被點燃了﹐火光在夜空中竄起﹐如一條金黃色的龍﹐往天空飛去﹐光芒逐漸照亮了四周﹐周邊五十公尺﹐宛如白天一樣的明亮。除了人群的歡呼聲外﹐在附近逗留﹐聞香而來的野狗也開始在四周徘徊……
  未幸腐草出﹐敢近太陽飛﹔
未足臨書卷﹐時能點客衣。
  隨風隔幔小﹐帶雨傍林微﹔
一月清霜重﹐飄零何處歸。
在歡喜的歌舞聲中﹐主持晚會的校長吟了一首唐朝杜甫的詩「螢火」後﹐晚會悄悄拉開序幕。香菇雞湯﹑炒米粉﹑鹹菜湯與被切開的西瓜﹐人手一碗﹐人手一片﹐現場異常熱鬧。
「有誰記得關於螢火蟲的詩﹐吟唱出來﹐大家一起分享﹗」
「用唸的可不可以﹖」巫凡伸直了手臂問。
「可以﹗可以﹗」
巫凡緩緩站起身子﹐靦腆地搓著雙手﹐吟誦了背了一天的唐詩。
  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
  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
校長與輔導老師帶領學生們拍著手﹐打著拍子。
巫凡一字無誤﹐完整背出這首詩後﹐如釋重擔的鬆了一口氣。
廖文杰裝作非常崇拜的模樣﹐拱手鞠躬膜拜之外﹐還調皮的挑了一片最大塊的西瓜賞他﹐巫凡笑開了﹐拔去蛀牙而在下牙齦上留下的洞﹐似乎清晰可見呢﹗他接過西瓜﹐大口大口啃了起來﹐嘴角流淌著鮮紅的西瓜汁。
「有誰知道巫凡剛剛唸的﹐是誰的詩嗎﹖」
「不知道﹗」
「巫凡﹐你能告訴他們﹐這是誰的詩嗎﹖」
「我姊姊的﹗」
「少來了﹐你姊姊的詩﹖」
現場有人故意糗他﹐群眾陸續裡傳出笑聲﹐巫凡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沒說謊﹐我姊姊昨天晚上教我的。」
群眾裡又傳出一陣笑聲﹐巫凡似乎發現自己說錯話了﹐覺得很不好意思﹐臉紅了起來。
校長嘴角浮現了笑容。
「校長﹐巫凡吹牛。」
「是啊﹐他姊姊今年才讀七年級﹐怎麼會寫詩。」
「沒關係﹐有誰知道這是誰的詩﹖」
「不知道﹗」
人群裡傳來一陣宏亮的笑聲。
「好﹐我們鼓掌謝謝巫凡幫我們唸了一首如此美的詩句﹐事實上﹐這也是一首唐詩﹐是杜牧的詩││詠螢。杜牧是誰﹐知道嗎﹖」
「不知道﹗」
現場一片喧嘩﹐有人惡作劇地拿著西瓜皮﹐放在巫凡的頭上﹐也有人故意裝一碗已經滿出碗緣的米粉給巫凡﹐巫凡一時之間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應對﹐索性小跑步地躲開了﹐但他的身後有一群人追逐著……
「還有誰要吟唱詩或說故事﹖」
「可以講閩南話嗎﹖」廖文杰的爺爺站起身子。
「可以﹗可以﹗」
校長興奮的拍著手。
在一陣熱絡的掌聲過後﹐廖爺爺清了清喉嚨﹐看了四周一眼﹐以流利的閩南語﹐唸出了一首年少時經常在嘴邊吊著的童謠﹕
  火金姑﹐來食茶﹐茶燒燒﹐配香蕉﹐茶冷冷﹐配龍眼﹐
  龍眼會開花﹐瓠仔換冬瓜﹐冬瓜好煮湯﹐瓠仔換粗糠﹐
  粗糠要起火﹐九嬸婆仔賢炊粿﹐吹到臭火焦﹐兼著火。
廖爺爺一邊唸著﹐一邊表演誇張的屁股著火動作﹐學生們都笑了起來﹐許多與他年紀相差不遠的老人﹐聽到了這首童謠﹐也感到非常親切﹐恍惚現在就是已經消逝很久很久的童年。
廖文杰高興得拍著手﹐聽到那麼多人的掌聲﹐爺爺也笑得更開心了。
「我也會﹐我的火金姑跟廖爺爺的有點不太一樣。」
魯丹從人群中站了起來。
「沒關係﹐可以大聲唸出來給大家聽嗎﹖」
火金姑來食茶﹐茶燒燒食香蕉﹐香蕉冷冷﹐食龍眼﹐龍眼愛剝殼﹐
  換來食菝仔﹐菝仔全全籽﹐害阮食一下落喙齒﹐害阮食一下落喙齒。
「很好欸﹐給魯丹鼓鼓掌。還有嗎﹖」
「我的也跟他們的不一樣。」
把手中的鹹菜湯暫時擱在矮桌上﹐戴著一頂棒球帽的村長﹐聽到了兩首有關螢火蟲的朗誦﹐想起年少時曾經唸過的童謠﹐也很想唸一首給大家聽聽。
「喔﹗可以唸出來嗎﹖」校長鼓掌歡迎他。
「大家聽好囉﹗」
 
 
火金姑來呷茶﹐茶燒燒﹐呷香蕉﹐香蕉冷冷﹐吃龍眼﹐
 龍眼無肉﹐吃雞肉﹐雞肉油油﹐吃醬油﹐醬油鹹鹹﹐吃李鹹
 李鹹酸酸﹐吃尻川﹐尻川臭臭﹐吃一下死翹翹。
村長朗誦完童謠後﹐一陣笑聲傳了開來﹐有些小朋友還故意把屁股翹得高高的﹐跟著童謠的節拍搖晃﹐村長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耳根紅了起來。
此時﹐坐在一旁﹐喝著香菇雞湯﹐一頭白髮的鄉長﹐在學生家長的慫恿下﹐放下了碗筷﹐穿越了人群﹐走進晚會舞台中央﹐從校長手中接過麥克風﹐開始說話了。
「大家的火金姑童謠都不太一樣﹐但都十分有趣﹐小時候﹐我也聽過的火金姑童謠﹐現在利用這個機會跟大家唸一唸。」
陣陣掌聲﹐熱烈響起。
  火金姑﹐來呷茶﹐茶燒燒﹐配香蕉﹐香蕉冷冷﹐配龍眼﹐龍眼無肉﹐配豬肉﹐豬肉白白﹐配番麥﹐番麥黃黃﹐配檳榔﹐檳榔黑黑﹐配香菇。
鄉長臉上的笑容似乎突然多了起來﹐眼睛瞇成了一線。
坐在一旁﹐就讀三年級的阿吉仔搔了搔頭﹐似乎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如何啟口。夏令營的輔導老師看到了﹐緩步走了過去﹐問他有什麼問題嗎﹐他笑了笑﹐搖了搖頭﹐說自己也想唸一唸小時候的童謠。
校長鼓掌﹐請阿吉仔到舞台中央來﹐他抓著麥克風﹐沉思了片刻﹐才一字一自地唸完不太順暢的童謠。
  火金姑﹐車畚箕﹐車到港仔漧﹐跋一倒﹐拾到兩仙錢﹐ 一錢買大餅﹐好過年﹐一錢留起來﹐娶細姨。
剛唸完童謠﹐此起彼落的笑聲傳了開來。
阿吉仔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感覺好像哪裡說錯了﹐有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不安的摸了摸後腦勺﹐直挺挺站著。校長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回去座位﹐他還走錯了方向﹐走到鄉長的位置。看到了開懷大笑的鄉長﹐他彎腰鞠躬﹐快速繞過去﹐回到自己的位置﹐引來了一群學生的戲謔﹐他也不在乎地哈哈大笑起來。
「這位同學的童謠也很有趣﹐校長小時候也聽過﹐好像有些地方唸錯了﹖」
「這是白鷺鷥的童謠啦﹐不是火金姑﹐阿吉仔搞錯了。」
巫凡站起身子﹐唸了一遍。
白鷺鷥﹐車畚箕﹐車到港仔漧﹐跋一倒﹐拾到兩仙錢﹐
  一錢買大餅﹐好過年﹐一錢留起來﹐娶細姨。
「好像差不多嘛﹖」廖文杰看了巫凡一眼﹐喊叫著。
「白鷺鷥比較大隻﹐螢火蟲小小的﹐差很多。」
巫凡比出了白鷺鷥飛翔的模樣後﹐刻意讓動作停止下來﹐經過片刻﹐沒有後續動作﹐當大家覺得有點無聊與不耐煩時﹐只見他突然收起了翅膀﹐翅膀變成了鳥喙﹐好像在啄著夜空中看不見的螢火蟲﹐引來一陣笑浪。
「喔﹐歹勢啦﹐我唸錯了﹐是白鷺鷥沒錯﹗」
阿吉仔在人群中站了起來﹐搔了搔頭﹐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晚會的現場氣氛非常的嗨。
校長看了一眼矮桌上豐富的美食﹐除了勸大家多吃一點外﹐也鄭重邀請夏令營輔導老師到舞台中央來﹐一起帶動唱﹐希望再次炒熱晚會的氛圍。
「我們來唱一首跟火金姑有關的童謠好嗎﹖」
「火金姑來食茶﹖」
「不是這首。」
「吃尻川窗﹐尻川臭臭﹐吃一下死翹翹﹖」
「不是不是﹐這首童謠大家都聽過。校長先唱一遍﹐你們聽了就會唱了。」
  西北雨直直落﹐鯽仔魚欲娶某。鮕鮐兄打鑼鼓﹐媒人婆仔土虱嫂﹐
  日頭暗揣無路﹐趕緊來火金姑﹐做好心來照路﹐西北雨直直落。
「西北雨啦﹐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會唱了。」
「我也是。」
「少來了。」
「我阿嬤有教我唱過。」
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對話中﹐會場突然陷入一片混亂﹐學生們似乎都在為自己曾經聽過或學過這首歌而辯論著﹐校長用力拍了拍幾下雙掌﹐示意學生們安靜後﹐過了好一陣子﹐喧嘩聲才靜了下來﹐之後﹐他們手拉著手﹐圍成圓圈圈﹐隨著音樂的節奏打著拍子。
於是﹐輕快而充滿趣味的西北雨童謠﹐一字一句傳了開來。
許多學生家長唱著唱著﹐不自覺站起身子走進舞台﹐跟著老師手舞足蹈地跳起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