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6月19日

消失又復活的文化

圖: 江口良三郎紀念碑。(取材http://cjyyou.pixnet.net/blog/post/228986906)

感念日治時期花蓮港廳長催生花蓮港 政府還原被水泥塗抹的碑文
江口良三郎紀念碑 97年重見天日

記者田德財/報導

在花蓮地表上有很多文化遺址消失殆盡無存,而「江口良三郎的紀念碑」,則是消失後又復活最成功的案例,否則像「原脩次郎紀念碑」拆解成廢石塊,「表忠碑」移到豪不相干的美崙國中,碑名改嵌了建校史記,地方文史工作者認為,花蓮縣文化局可以考慮把「表忠碑」循「江口良三郎紀念碑」的模式「重修復活」。將過去遺留下來的具有歷史、藝術價值的東西留下來。

日治時代,花蓮縣稱「花蓮港廳」,卻沒有港口,輪船必須停泊數百公尺以外的海中,再由小駁船來回接運在南濱上岸,當時是由賀田組負責經營旅運業務,大量僱用阿美族壯丁負責搬運。

但是接駁過程中,卻經常出現人貨掉進海裡的危險畫面,且至東北季風時期,巨浪滔天,船隻更不敢靠岸,花蓮的對外交通幾乎斷絕。因此建設一處安全可靠的港灣,在當時的花蓮可說是當務之急。

江口良三郎 提築港計畫

花蓮港廳第五任廳長江口良三郎,上任之後屢次提出築港計畫,但都因築港經費太大,不符經濟效益而被批示駁回。江口良三郎不死心,轉而以介紹花蓮港的風光明媚,地理環境絕佳的歌謠小調對日本本土宣傳;同時派花蓮港農業補習學校的阿美族青少年,組成「能高團棒球隊」遠征日本,企圖增加花蓮港的聲勢和氣勢,以打動日本人建港的決心。

江口良三郎派居住在美崙海濱的琉球漁民,下海觀察沿岸地質,再邀請專家測量探勘,終於證實美崙沿岸是一築港絕佳地點,這個結論讓他對築港的決心更加堅定不移。

一九二二年(大正 十一年)江口廳長撥款三萬元在「鳥踏石」沿岸建造一個蹄形的防波堤,當時稱為「江口突堤」,現今位於花蓮高中前方海岸,以供漁船靠岸停泊。安頓好一個小型的漁船避風港之後,他又馬不停蹄的再重提築港計畫。

可惜江口良三郎因長年奔波,竟一病不起。一九三○年,繼任廳長豬股松之助繼續江口廳長的遺志,終於通過花蓮港築港案。

花蓮港一九三九年完工

花蓮港築港工程於一九三一年開工,後來追加八十餘萬元,到一九三九年完工,總共歷時八年。江口廳長的夢想終於成真,也開啟了花蓮的繁榮興盛的開端。

民眾在鳥踏石豎碑及銅像

江口廳長逝世後,花蓮地區的民眾感念他對花蓮築港計畫的努力,以及對漁業發展的貢獻,特地在昔日「鳥踏石」的海岸豎立了一座紀念石碑及銅像,以示敬意。

傳說,當時在紀念碑旁,還立有一尊江口廳長的銅像,二戰,日本銅金屬嚴重短缺,於是搜括臺灣各地的銅器,江口良三郎銅像也「充軍」一去不回,只留下銅像的基座。

戰後 紀念碑受到破壞

日本因戰敗,琉球部落的琉球人也跟著日本政府離開臺灣,江口廳長的紀念碑則受到破壞,倒臥地上,其碑上正、反面的文字都遭水泥塗抹,不易辨識,紀念碑在路旁豎立,其後約二十餘年前左右的時間,但原本底下雄偉的基座,早已不見蹤影。

二○○八年底,地方政府新設江口廳長頌德碑,頌德碑下方的基座使用水泥砌石,頌德碑是選用天然石材刻字而成,基座將石碑下方的最後一字埋住,原被塗抹的文字,修復後,正面部分為「江口廳長頌德(碑)」,基座增刻「江口紀念碑」 ;背面文字是「昭和二年六月廿五日」及「米崙在住者一(同)」。

圖:台灣光復後,江口良三郎被水泥塗抹的紀念碑。 (取材阿榮的天空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