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1月10日

日人投書本報尋故居 人事已全非

圖:末廣神社遺址是目前玉里鎮大禹里福德宮附近。(記者田德財/攝自網路)

依據玉里戶政所查詢 當年日式宿舍已拆除 大禹神社僅存遺址
記者田德財/報導
  日本櫪木縣民山根宏信,投書到更生日報,請協助尋找當年的故人與親人,本報向相關機關查詢,有初步的結果,但原來的地方已滄海桑田,人事全非。
  山根宏信信中說,玉里戶政事務所母親有妹妹名字是和氣美惠子,昭和十五年(一九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在玉里出生,昭和十五年(一九四○年)九月廿九日,由於肺炎喪失年幼的生命。回國之際不能舉行喪葬儀式。母親留下妹妹的遺骸在家中的壁櫥,去了台北。母親悲哀地說著遺憾。
  信中說,母親現年八十六歲,身體也變得衰弱。這是母親去台灣的最後的機會,想去殘留妹妹遺骸的地方看看,我幾次訪問了玉里,母親說是神社附近,我想大概是玉里神社,有妹妹的墳嗎?想借台灣各位的力量,實現母親的願望,拜託各位協助,請多關照。
  依據玉里戶政事務所查詢日據時期戶口調查簿,和氣美惠子於昭和十五年(民國廿九年、一九四○年)四月廿六日出生,同年九月廿九日死亡,當時設籍地點為「末廣」,現為大禹里酸柑廿六號附近。經詢問當地居民(年長者),當年確實有日本人居住,且所謂日式宿舍皆已拆除不存在。
  戶政機關指出,另提及大禹神社一事,其位置約於大禹土地公廟附近,據當地年長者表示,目前僅有神社遺址(曾有開會用的公會堂、防空洞等),早已無任何建物留存。
  依據地方文史工作者的撰述,末廣神社遺址是目前玉里鎮大禹里福德宮附近,臺灣光復後沒多久,神社就被拆掉了,然後就在這蓋起了這座中國式的福德宮。而今福德宮前的空地處則是早期的公會堂所在地,台灣光復後也拆掉了。
  玉里鎮大禹里舊稱「針塱」,因當地生長一種有毒植物,阿美族人把此種有毒植物稱作針朗。日大正六年(一九一七年)東線鐵路通到璞石閣,日人在此設末廣站。台灣光復初期改稱「光復」,後因與光復鄉同名,奉令改名,而居民鑑於當地三面環水,水患頻仍,想起中國治水有功的先賢「大禹」為名,希望藉以解除水患威脅。
  從台九線花東公路沿指標進入大禹村前進,即可看見大禹國小及已廢站的大禹車站及幾戶日治時期的舊房舍,過了火車鐵道往山邊前進,即來到這個昔日的日本小村莊,井字的道路設計即是日本人在此最佳的証明,據當地老人家表示,除了神社遺址外,過去這裡還曾有開會用的公會堂、防空洞、燒磚的窯等遺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