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2日

雲門陶身体交換編舞 林懷民樂見打破舒適圈

(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台北12日電)即將接掌雲門的編舞家鄭宗龍,與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交換編舞」,新舞作正在高雄衛武營演出。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表示,這是打破舒適圈的嘗試。
當舞蹈家循著脈絡發展出個人舞蹈語彙,長期合作的舞團舞者,就像那位舞蹈家專屬的身體。
因而,在林懷民退休、鄭宗龍接下雲門藝術總監之前,這個「交換編舞」的實驗,格外有意義。
林懷民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指出,這代表著「就是跟以前不一樣了」。
交換編舞的緣起,從鄭宗龍與陶冶的一場閒聊,變成了行動。
林懷民樂見其成:「這樣打破了舒適圈、拿掉了習慣,挑戰也隨之出現。
」他也說:「這次創作對陶冶的考驗,是如何更有效教學,宗龍則是如何更有效引導舞者。
」陶冶和雲門舞者合作的舞作「12」,靈感來自快速翻湧的雲朵。
12名雲門舞者輪番登台獨舞,近乎匍匐般朝舞台彼端移動,前進時,身體的旋轉、撐翻,不曾停止,就如瞬息萬變的浮雲。
林懷民表示,陶冶的舞作核心很單純,「就是身體,沒有別的」。
陶冶探究身體運動方式,透過不斷重複的舞蹈動作展現,「音樂有『極簡主義』(minimalism),陶冶的舞就是舞蹈的極簡主義」。
林懷民透露:「陶冶來雲門前把舞都編好了,來台以後只有教,跟雲門舞者兜著其中的細節。
」陶冶把自己身體的動作,全數移植到舞者身上。
林懷民說:「舞台上不管多少人在跳舞,就是多少個陶冶。
」被問及雲門舞者的身體,是否因此必須適應陶冶,林懷民說:「不是適應,你必須完全變成陶冶。
」鄭宗龍則不一樣,林懷民說:「宗龍很誠懇地去冒險、去看陶身体可以做什麼,花很多時間和舞者發掘可能性。
」透過大量互動、討論,鄭宗龍試圖激發他們的即興能力。
鄭宗龍這次編創舞作「乘法」,從陶身体舞者原有的基礎出發,加入自己的元素,陶身体原本理性內斂的身體語彙,有了更多溫度。
林懷民也帶來舞作「秋水」,靈感來自日本京都市郊的秋日溪流。
「秋水」原是為了雲門於2016年的一場募款餐會所作,比「關於島嶼」更早誕生。
林懷民說:「有人算過,它是我的第89號作品。
」「秋水」首度對外售票演出,林懷民與5名即將離開雲門的資深舞者,重新將舞作整理、延伸。
林懷民輕輕帶過,「就像在潑墨」。
雲門舞集與陶身体劇場的3支舞作,昨晚在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首演,今天晚間和明天下午在衛武營各還有一場演出,17日至20日將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
(編輯:張雅淨)108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