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9月15日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王政忠留偏鄉奉獻教育

九二一20年 走過震殤(中央社記者蕭博陽南投縣15日電)「那一場地震,讓我因此留下來,有機會在這20年間,去感受身為一名老師最核心的價值」。
南投縣中寮鄉爽文國中的王政忠,原本壓根兒沒想到會在學校任教至今,但學生一句「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深深撞擊他的心,也改變了他的一生。
中寮鄉,有人說它「不山不市」。
的確,這裡並非山地原鄉,反而接壤著南投市;但交通不便的多山地形,再加上九二一地震後的蕭條與人口外移,讓中寮鄉比偏鄉更像偏鄉。
截至108年7月,當地人口只有1萬4584人,很難想像在如此的「鄉下」,卻有一名教師努力讓孩子接軌國際。
他是王政忠,曾獲Super教師獎、Power教師獎、師鐸獎,可說是一位有著明星光環的老師。
在他的「創發中心」裡,授課時每天有萬人上網看他獨創的教學法。
王政忠為何堅守中寮鄉20年,要從九二一地震說起。
王政忠出身勞工家庭,經濟不是很好,父親家暴又酗酒,王政忠讀高中那年,全家躲債來到南投;幸運的是一路上都有好老師照顧,讓他有機會得到好教育,也因此讓王政忠心底萌生想成為「能幫助學生的好老師」。
就讀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期間,王政忠成為補教名師,收入不錯,不僅幫家裡還債,也讓他生活無虞,縱使曾有畢業後要到偏鄉教書的想法,但名師光環又讓他想留在城市。
不過由於是公費生,再加上母親要求,他填志願回到南投,就近照顧家人。
當時的王政忠,對南投沒有太多情感,認識亦不深,他選擇到爽文國中,只因為「看起來離城市還算近」。
但當來到學校,王政忠看到荒煙蔓草,才認識什麼叫偏鄉。
爽文國中全校只有6個班,教師年紀偏高,全校第二年輕同事的歲數,竟跟他母親一樣。
沉悶、沒有朝氣的校園,衝擊王政忠內心,當時自認是「優秀教學人才」的他,想著如果待在這種地方,可能很快會被埋沒,甚至無法賺錢幫家裡還債,他很期待快點結束實習這一年日子,每天無奈加鬱悶,只有張惠妹「解脫」這首歌,內容稍稍安慰他的心靈。
誰也料想不到,打定主意不留在爽文國中的王政忠,會因為一場地震從此改變人生,進而翻轉偏鄉孩子的教育。
九二一地震當時,王政忠在金門當兵,南投災情慘重,震後第三天,部隊放假讓他返家,從台中坐客運一進中興新村,空氣瀰漫瓦斯味與燃燒氣息,家裡房屋半倒,所幸家人無恙,隔天,他騎機車越過那隆起又破碎的路面,避開倒塌的路樹與坍方處,回到爽文國中,映入眼簾的卻是近乎全毀的校園。
繼續走到災民收容所,女學生看到熟悉的王老師忍不住哭訴:「房子倒了,爸爸不見了。
」王政忠說,沒遇過這種慘況,當時腦中空白、靈魂彷彿抽離,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心裡非常茫然,只能呆呆地聽學生說,直到小女孩脫口一句話,把他拉回現實。
看著王政忠,女學生強忍淚水問:「老師,你會不會回來?」當下,王政忠沒有立刻說「好」,但這句話一直在心中撞擊,讓他認真思考「我要回來嗎?」王政忠說,其實在實習結束前幾個月,看得出學生就很想問:「老師,你退伍之後會回來嗎?」但學生終究沒說出口,或許是這些孩子早已習慣年輕老師來來去去,實習完一年就走,「知道你會是什麼答案」。
學生鼓起勇氣問了,讓王政忠不得不面對,也帶著問題回到金門。
又一次返台休假,他決定回到學校走走,看看重建的情形,當時與校長聊天過程中,讓他感受到一股溫暖的力量,校長問著:「這裡的孩子很辛苦,我們是否能做點事,一起拉他們一把?」王政忠回憶,校長希望他留下,一起努力,做一名老師可以做的事情,然後放手去做。
這段話讓王政忠下定決心,「好!那就留下來努力幾年。
」結果王政忠2000年4月退伍後,回到中寮,而且幾乎把一切都給了學校。
歷經強震帶來的生離死別,一幫原本草根性重的學生變得沉默,甚至呆滯。
王政忠說,他們的眼神與神情不安,表面上比以前乖很多,少了調皮搗蛋,但就是感覺他們的眼神與靈魂都很「空」。
地震不僅影響孩子,也改變王政忠人生。
他演講時常向聽眾說:「如果沒有地震,我應該也是2、3年後調走離開,會到城市去,仍然會成功。
」他說,或許一樣會出名,只是對象不同,變成幫城市孩子考高分的補教名師,街頭可能還掛著招牌,取了藝名。
但地震讓他留下來,埋頭苦幹好幾年,籌組國樂社、建立學習護照制度,逐漸讓偏鄉學生有所表現。
王政忠回憶說,當初回校任教,學校讓學生上陶藝課,他想著如何加點「動態」事物,便與校長商量、找資源,終於籌組了國樂社。
這個草創的國樂社,全校百名學生約有70、80人參加,成為全校最大社團,但非科班出身的學生,起初參賽成績「當然很不好」。
王政忠說,學生缺乏樂理基礎,家中也無資源讓孩子學樂器,一切從零開始,與縣內另一所傳統名校相比,根本是「職業與業餘」的差別。
比賽成績雖不好,但縣賽國樂組因為只有2隊報名,爽文國中好歹也拿到亞軍,只是這獎盃讓他們拿得有點心虛。
所幸,藉由努力不懈,加上時機來臨,國樂社的表現漸入佳境,竟有機會參加全國賽,而讓孩子開了眼界,更激起學習鬥志,最後終於在2016年第一次靠實力擊敗對手,獲得南投縣冠軍。
一路走到今天,國樂社為爽文國中帶來榮耀感、凝聚力、向心力,也讓師生們同感驕傲。
多年下來,王政忠翻轉偏鄉教育的夢想不再只是單打獨鬥,2009年,熱愛棒球的他,號召一群畢業生與球友組織「爽中青年軍」,鼓勵在地青年為故鄉做點事,當年籌辦第一屆「爽青棒球生活營」,他帶著高中生、大學生規劃3天2夜的營隊,招募學區內國小學童打棒球,「學習生活」。
響應的青年軍越來越多,營隊規模也更大,讓王政忠對未來有所期許,今年營隊從找經費、寫企劃投案、組織規劃、接洽場地到執行,他完全未插手,皆由已成為校友的年輕人完成,讓王政忠頗感欣慰。
當年那個被學生問「老師,你會不會回來?」的王政忠,受訪時笑著說,他不僅一直待在這裡,而且會在此一直到退休,因為這裡是他認為「最接近實現教育夢想的地方」。
回首20年的心路歷程,王政忠說,剛開始想法很單純,「就是陪偏鄉孩子走一段路。
」但經過一段時間,他發現,其實能做的事還很多,「從克難到卓越」,讓他更相信,教育可以發生改變的力量,他能這麼篤定,因為,他正在實踐中。
(編輯:屈享平)108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