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四議題再起 鄉代郭彩寶質詢公所課室主管 提出意見 我們是不希望解編

2023-05-23

記者田俊浩╱報導

新城鄉代會二十三日召開,鄉代郭彩寶針對「新城鄉公所去年九月一日「兒四」兒童遊樂場用地,經送內政部都委審查;如通過後,即可解除兒四用地編定,地主可自行開發建設,但需回饋百分之分四十五部分予政府。屆時,鄉公所即可規劃辦理公共設施,讓土地活絡起來」之事,並質詢公所課室主管,提出意見說,原則上,我們是不希望解編。 

圖:兒四議題再起 鄉代郭彩寶質詢公所課室主管 提出意見 我們是不希望解編。 (記者田俊浩╱攝)

她質詢表示,今天主席剛好也在這裡,我想我們都要為我們的父親輩,沒有完成的事情,來為人民發聲,去年選舉的時候,今天鄉長沒來,有人說我們北埔社區,去為北埔社區爭取兒四保留成為公園,是阻礙新城鄉的發展,妨礙新城鄉的建設,甚至有人說,我父親當過議員,都沒有為新城鄉爭取過,但是我父親已經不在了,他有沒有申請,我只能去擲筊。

可是我在,我還在,我每次選舉,我們社區的民眾就會把這個公園預定地,拿來要求我,然後要求我,然後幫他們爭取,我相信主席的父親也曾經為這地困擾很久,也曾經在他要競選鄉長的時候,受了很大的委屈跟不明的事實來造謠。

今天再強調一次,我絕對同意還地於民,如果這些土地,是從他的阿祖以來,就一直編為公園預定地,政府無能,沒有把它徵收,是應該還地於民,想辦法。但是希望課長,你們要去申請解編的時候,你必須告訴所有土地的擁有者,解編的條件是什麼?他要釋放出多少土地,我告訴你,如果今天我有一個萬坪的地,你叫我四千五百坪捐出,那我不要,對不對?如果不要,就是你自己不要,就不要解邊嘛。因為你解編就是要人家的地嘛,是不是這樣子?所以所有你要解約的時候它的的解編條件是什麼?一定要跟地主講。

我對兒四是非常清楚,民國六十八年我就住在那裡,住在那裡的時候,兒四是台鳳的地,對不對?一直講要蓋公園,然後民國九十年、九十一年的時候,鄉公所已經發包了,要蓋公園,為什麼短短的十天?發包之後,短短十天之內,這一塊土地易主了,但是兒四的土地是易主,這梁先生是台北人,我都一直很懷疑,政府單位,不管是鄉公所也好,縣政府也好,都無視於社區居民的請求。

在人家請求要解編了,你遲遲不辦,我們的心聲告訴你,先暫時讓我們保留一塊綠地,你們卻急著幫他講話,還出了什麼陳情函之類的,出了什麼聲明稿之類的,讓我們懷疑,那個梁先生就是一個建商,他當時買這一塊地的時候,就知道是公園預定地,請問他已經已知的情況下買了這塊地,你沒有跟他解編,他有損失嗎?他有損失嗎?因為他原來就知道,當然申請解編,是他的權益,我們那麼愛鄉愛民的縣長跟鄉長,難道都沒有去聽取我們的心聲嗎?

所以我會建議建設課召開一個公聽會,把社區的居民找來,聽聽大家的意見,而不是你們在開什麼說明會的時候。真好笑啊,十六號要開說明會,我們十八號才接到開會通知,都讓我覺得政府單位好像為了這個梁先生,要強行過關那種感覺。

你聽聽大家的意見,沒有錯,梁先生可以申請解編,可是社區居民是生活在那裡的,我們要維護我們的環境,為了我們的休閒,你看最近的報導,新城鄉的房子誰買得起、我的孩子買不起,因為現在每一棟房子,只要新蓋好都是一、二千萬,所以為什麼一堆人去買青年住宅,買了又非常不滿意,不滿意點在哪裡,那很多的房子,標價二、三千萬,剛出社會的年輕人買的起嗎?我們的土地一直一直在流失到外地人的手中,我們家在北埔已經一百年了,我們對這塊土地有深深的感情,當你蓋的新房子,全部都是外地人來買,他跟我們一點沒有感情,他只是來這邊把這個垃圾造完了,他又回去了,然後休閒的時候又來,所以兒四蓋房子,我們都不太贊成。

但是鄉公所卻給我一個文,沒有讓你解編,我阻礙的成城鄉的發展跟建設,我可以想請問一下,會因為兒四沒有蓋房子,沒有解編,新城鄉就無法建設嗎?就不會幸福了嗎?會不會?還有你們告訴,你們去做了一份問卷,在選舉期間,然後你去問卷,問每一戶問說,旁邊的公園,你們想要蓋停車場?還是公園?結果大家都很高興,都很高興什麼,鄉公所終於重視我們了,重視什麼?他來問卷,百分之八十都要公園,可是你們的問卷做得太多陷阱,什麼陷阱?你的問卷第一個,你同意兒四解編嗎?不是啊,你是解編後,你們要蓋公園還是停車場,我就告訴村民,你們有沒有看清楚的問卷內容?他們說沒有,因為他們就是很高興,鄉公所要幫我們蓋公園,可是原則上,我們是不希望解編啊,你想看看解編後,你們說百分之四十五,我們蓋停車場或公園,那百分之五十五呢?你覺得建商會做什麼?蓋房子。

將來,鄉公所用公款蓋了公園,蓋了停車場,一個建商在這裡蓋了房子,他的房價會不會不會更好賣?這有沒有圖利,他會不會更好賣?第二個,你們說,現在建商圍起來,你們也用不到對不對?我告訴你,圍起來很好,為什麼很好?圍起來的周邊,只要我們停車,不畫紅線的地方,會不會被趕走?

但是將來他如果蓋的房子,我們停在他家門口,會不會被趕走?相對我們是多了停車位?還是減少了停車位?種種的情況,我希望愛民的鄉長,愛民的縣長,可以對兒四做專案處理,其他的只要是民眾的地,你們要好好審思,怎麼還地於民,但是這個兒四,在我看來,今天有錄音,我也不避諱,如果強行過關,因為我們的鄉長,在某個場合有說,當年的地主是以很少的價錢,幾百萬取得這塊土地,現在如果我去徵收,要花了好幾千萬,明顯的讓他坐享其成。

那我告訴你,我們都不要動它,他有得利嗎?所以為什麼不聽民眾的心聲嗎?你都不要動它,我們還為我們的兒孫保留一塊綠地,你動完他,這一塊綠地都不見了。

何況整個北埔,我從小到現在,從新城鄉的最大一村,變成面積最小的一村,我說的絕對是事實,結果現在呢?是人口最密集的一村,在選舉的時候,我都笑北埔村長,一天可以走三遍,因為它範圍已經很小了嘛,那房子蓋最多的,是不是也在我們這一村?人口最多,我們不是總人口最多,我講的是密度最高的,也我們這一村,好不容易有這樣子的,一個有理由的綠地可以留下來?為什麼不要利用你政府的公權力,把他留下來呢?

這一任鄉長做不到?留給下一任鄉長去努力,有必要一定要幫他解編嗎?我今天只針對兒四,其他我絕對贊同,你們依據我們新城鄉民的意見,來做調整,我今天講這麼多,只是覺得,鄉公所一再的認為說,都只給我一個理由啊,地主有權益、沒有錯,有權益,啊我們社區居民要不要為了我們的生活品質來爭取。

--其他新聞--

更生新聞網

更生日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94768687

地址:花蓮市五權街36號

電話:03-834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