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姓聾啞之人被控性侵二次判七年確定

2023-05-03

記者田德財/報導

一名劉姓男子聾啞男子, 被控性侵女子二次, 花蓮高分院一罪一罰,各判四年七月,合併應執行七年,上訴後,最高法院判決日駁回,判決確定,即將發監執行。 

花蓮高分院判決後, 他上訴理由說,他是不能言語之瘖啞人,與B女所指對他為性侵害之人,在案發當天曾與其對話之情形不合,且B女亦曾誤指他人即為本件以頭巾遮面而對其性侵害之人,可見B女無法確認本件犯嫌為何人。原審未審酌上情,亦未調查其他補強證據,僅憑B女所為不利於他的陳述,遽認他有對B女為強制性侵之犯行,顯有不當。

原審於量刑時,並未審酌他為瘖啞人,自幼未受良好教育,謀職不易,生活困窘等情狀,而未依刑法第二十條規定減輕其刑,已有不當,又未斟酌他就本件被訴二件犯罪事實,已坦認其中一件犯行(即對A女為侵部分),犯後態度尚佳而予以從輕科刑,竟仍量處苛重之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七年,亦有未洽。

最高法法院駁回上訴的理由指出, 原判決依憑證人B女及A女所為不利於他之陳述,及現場監視器錄影畫面翻拍照片、車輛詳細資料報表、臺北榮民總醫院玉里分院受理疑似性侵害事件驗傷診斷書、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書,及扣案棉繩等相關證據資料,並審酌警方在B女長褲褲頭微物檢出與B女DNA相符,並在B女長褲褲頭及內褲褲頭、褲底內側採集之微物,暨內褲褲底內層斑跡均檢出與劉男DNA相符。

再參酌B女及A女均證稱其等並不認識劉男,以及劉男亦自承其與B女並不相識等情,經綜合觀察判斷,認為若非劉男有以B女及A女所稱之「指侵」方式對其二人為性侵害之犯行,豈有可能在案發當天B女及A女所穿著衣物上檢出與上訴人型別相符之男性DNA,以及在劉男身上檢出與A女型別相符之DNA?

原審本於推理作用所得心證而論斷劉男有對B女為強制性交犯行之認定,亦分別在理由內詳加指駁及說明。核其所為之論斷,尚無違反經驗及論理法則之情形,且屬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使,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而執為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其他新聞--

更生新聞網

更生日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94768687

地址:花蓮市五權街36號

電話:03-834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