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件移動式測整照相交通違規案裁定釋憲

2023-04-24

記者田德財/報導

花蓮警方除了固定式測速照相, 並不定期以移動式照相器於路邊測速, 有多名違規人提起行政訴訟, 花蓮地方法院裁定停止訴訟程序,移憲法大法庭審理,予以統一解釋。

圖:花蓮有多件移動式測整照相交通違規案裁定停止訴訟移釋憲。(本報資料照片)

被告發超違規的駕駛人提訴主張說, 警以非固定式科學儀器照相取締其超速違規。然警察所架設之非固定式科學儀器照相距離警告標誌不符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七條之二第三項「對於前項第9款之取締執法路段,在一般道路應於一百公尺至三百公尺前,在高速公路、快速公路應於三百公尺至一千公尺前,設置測速取締標誌。」之規定,請求撤銷處罰。

花蓮地方法院指出, 最高行政法院於一一二年二月九日裁定提案大法庭為審理,目前尚未裁判,故於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作成該法律爭議之最終法律見解前,本件依上開規定應有停止審理之必要。

最高行政法院也受理相同爭議案件, 由第四庭審理時,徵求其他各庭意見 ,第二庭回復同意本庭所採取之法律見解,而第一庭及第三庭均表示不同意見。

第一庭及第三庭肯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七條之二第三項係就舉發合法程序為規定,如不符合規定要件,即不得對違規行為者予以裁罰。此部分見解與本庭及第二庭相一致。

既以科學儀器設置地點是否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規定距離範圍內,作為判斷舉發程序合法與否之準據,自當論以「科學儀器採證地點」設置在通過「明顯標示(警告標示)」後一百公尺內者,構成舉發程序不合法,而非以違規行為發生地點在該一百公尺內,不得舉發,始符合論理一致性。

再者,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係屬舉發合法程序之規定,核與駕駛人之行為是否違反同條例第四十條規定之實體上評價無涉,自不能忽略該條例修正時明示避免執法機關因僅規定取締違反速限須設立明顯標示之最少距離,而未規定最長之距離,導致常常便宜行事,拉大標示距離之意旨。

法律爭議為執法機關以非固定式科學儀器對發生在通過警告標誌後一百公尺至三百公尺範圍內之違規行為拍攝影像取證,是否因該非固定式科學儀器未在該一百公尺至三百公尺之距離範圍,即應論以其踐行舉發程序,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七條之二第三項之規定,而不得對違規行為予以處罰。

--其他新聞--

更生新聞網

更生日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94768687

地址:花蓮市五權街36號

電話:03-834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