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縣攝影藝術界痛失耆老張繼福老師

記者田德財/報導

花蓮攝影藝術界耆老張继福老師
(見圖:資料照)日前闋掉鏡頭,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享壽九十二,家屬擇於四月十六日上午八点半於花蓮市立殯儀館公奠。

張继福的高徒陳缺撰文追悼指出,張老師原任職於花蓮中國廣播公司,退休後致力於攝影藝術教學工作。無怨無悔的服務於花蓮縣歴史最悠久的花青攝影學會,原隸屬於花蓮救國團旗下,成立於民國五十三年,由於當時花蓮攝影人口稀疏,後因派系爭位問題而產生分道揚鑣之說;中國攝影學會首任理事長郎靜山大師,聞悉專程驅車抵花協調,表示花青攝影學會沒有分裂的本錢,但終究勸阻無效,另一派人馬隨即成立【花蓮縣攝影學會】。郎老隨行多員憤怒之下離去,與隨行人員至南橫采風,未料中途慘遭車禍,託天之幸郎老無恙脫險,其隨行部份人員因此命喪黃泉。

    時任花青攝影學會會長湯昇對張老師熱心會的態度務情有獨鍾,特聘任張老師為總幹事,由於早期會務經費短拙,身為總幹事的張老師為了節省郵資,每個月各項會務通知,都親自刻鋼版印刷後,再親自騎腳踏車沿家挨戶送達到會員手中,如此勤儉持會的精神,不言可喻張老師敬業樂群的博愛精神,可堪我等後學之輩人學習的楷模!

    張老師本持永續傳承、繼往開來的精神,接任會長後苦心經營會務近三十年如一日;由於當時會務隸屬花蓮救國團,並無任何會務發展補助經費,張老師鑑於經費短絀情況之下,將當年在救國團任教的鐘點費,如數慷慨捐輸為會務發展經費。

民國八十八榮退為榮譽會長,仍無時不刻懸念會務發展;民國九十六年張老師鑑於花青攝影學會,再三囑咐在花蓮多數學術團體任教的陳缺要力挽狂瀾,讓花青免為世人所不齒,陳缺終於不辱師命將花青開枝散葉,應當年時代之所需承接會長要職,終於在民國九十七年立案成功,從此將會長改制為理事長,方得縣府等相關單位的支持。

    張老師集其畢生之心力,為花青不辭辛勞的奉獻半世紀有餘,作育英才桃李滿天下。生前榮獲花蓮美術家薪傳獎、二次獲救國團蒼松獎章、中華藝術攝影家學會發起人、台灣攝影學會顧問。當年張老師他以藝名《真假仙》論述,而考獲台灣會博學士、顧問等職,回首當年,要以攝論述能考獲榮銜者,乃少之又少,由此可證張老師在攝影藝術界的地位舉足輕重,並非凡人所能及!

回顧張老師生前在攝影界的榮獲:曾榮獲花蓮文化局美術家薪傳獎、花蓮救國團蒼松獎章、花蓮縣文化局獎勵出版獎等殊榮。

   然老師晚年身體孱弱,悲情晚年失智無依,仰賴養老院日夜照拂;張老師生前唯一憾事,乃無法成立影像博物館,無奈當時有人從中作梗而黯然作罷!無法如願以償,乃終身遺憾大事,真令人為之扼腕不已!

    回顧張老師生前為攝影藝術而努力的情懷,其豐功偉業並非筆墨所能形容!令人萬般無奈的張老師晚年失智,每當我屢屢抽空去探視他,失智又失憶的張老師,他總含著混淆的聲名說:陳缺……。

    如今驚聞張老師的噩耗,令人萬般不忍與不捨,然張老師享耈壽九十有二的與世長辭,深信他在西方世界也會是知名攝影藝術家。

陳缺有感張繼福老師的師恩浩瀚深情,題詩為恩師送行:
春風化語半世紀,曾把專能誘惑之,珍重將來酬素志,哀樂聲中謝恩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