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九花蓮縣境有史以來轎車自撞死傷最嚴重 花蓮新城段車輛打滑自撞路樹 釀3死2傷案宣判

2024-03-25

記者田德財/報導

台九線花蓮縣境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轎車自撞路樹三死二傷重大車禍案,法院宣判,開車的戴姓男子,一審被依過失致死罪判刑二年, 上訴後, 花蓮高分院日前宣判駁回, 維持一審原判。本案可上訴。

圖:本案台9線花蓮新城段車輛打滑自撞路樹釀3死2傷事故現場,車輛全毀,搶救人員奮力搶救。 (本報資料照片)

花蓮二十六歲戴姓男子,被控於二○二二年二月十九日駕車載四名友人前往宜蘭遊玩,行經台九線新城鄉懷恩橋北上外側車道,疑因天雨路滑,車輛打滑自撞路樹,車內三名乘客傷重不治,戴男與一名男性友人輕重傷案。

經查,花蓮縣境發生過的轎車自撞路樹、橋欄、電桿的傷亡事故,以此案傷亡人數最多。轎車與其他車輛發生事故的車禍, 轎車內傷亡最嚴重的是以二○○○年二月七日, 在東海岸公路發生的五死一傷最嚴重。  

 

戴姓男子自撞路樹三死二傷事故,車禍發生後,警消出動破壞器材,救出戴姓駕駛及左後方羅姓男性乘客,分別送國軍花蓮總醫院及花蓮慈濟醫院治療,二人意識清楚;副駕駛座李姓女乘客、後座郭姓女乘客及羅姓男乘客救出後呈現OHCA(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狀態,送醫皆傷重不治。

 

 

花蓮高分院刑事第二庭審判長法官林慧英、陪席法官謝昀璉、受命法官  李水源在判決書指出,本案被告戴某, 於案發當日肇事地點有中央分隔島、雙向四線道、有慢車道,速限是每小時不得車超過七十公里,戴某所駕車輛肇事前行車速度應在每小時八十五點二公里至一四四公里或七十四到一二八公里之間。花東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會鑑定結果,依據案外聯結車行車影像紀錄器翻拍影片計算結果,估算案發行車時速每小時一一七至一三三公里之間。

 

審酌戴某駕駛車輛應注意遵守交通安全規則,竟疏未注意,在下雨積水路面未減速慢行,猶超速行駛,致生本案車禍事故,為事故肇事因素,違反義務程度重大,並造成被害人三人傷重不治,屬無可回復之重大損害,且致被害人家屬遭逢喪失至親之痛,損害程度甚鉅,行為實值嚴重非難。

 

戴某犯後固坦承犯行,然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被告因無力賠償,消極面對其應負之責任,難認被告犯後態度良好

 

告訴人(死者家屬)至今僅領取保險公司所給付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金,獲得最基本之賠償;另告訴人郭某獲得犯保協會補償新臺幣十五萬餘元,徐某僅獲得犯保協會補償二十萬元。

 

但是,犯保協會成立之目的在協助犯罪被害人「解決困境」、「撫平傷痛」及「重建生活」,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之目的,亦為使汽車交通事故所致傷害或死亡之受害人,能迅速獲得基本保障,並維護道路交通安全。

 

因此,犯保協會補償及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公司理賠被害人家屬後之代位求償,無從直接引用作為被告量刑因子有利之認定,且本案載某考領有駕駛執照,其行車速度本應依規定於時速限七十公里行駛,且行經積水道路本應減速慢行,作隨時停車之準備,而依當時情形,天候雨、日間自然光線、柏油路面濕潤無缺陷,竟疏未注意,行經肇事地點,既已注意到因下雨有路面積水之情況,此時只要依規定減速慢行,即可迴避車輛失控之危險,

 

詎料,戴某不但沒有採行減速慢行之安全措施,猶超速行駛,就本案車禍事故之發生,應負全部肇事責任之過失,其違反義務之程度,不可謂不大,亦無從倒果為因,反指因路面積水之故,藉此減輕被告之過失責任,從而原審考量之量刑因子,在上訴後並無任何重大變動,上訴請求從輕量刑,尚非可採,並無理由。 

 

若未對戴某執行適當刑罰,除無法裨益其再社會化,難期預防及矯正之成效外,亦非罰當其罪,而未對之罪責有所合理應報,是本件自不宜宣告緩刑。原判決關於戴某之量刑尚屬妥適,應予維持。提起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其他新聞--

更生新聞網

更生日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94768687

地址:花蓮市五權街36號

電話:03-834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