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世紀法國轟動小說「悲慘世界」花蓮現代版

2023-03-12

記者田德財/報導

「悲慘世界」(拍成電影片名孤星淚)是十九紀最轟動的法國作家雨果小說,卻發生在花蓮的現代版真實故事:民國九十二年發生計程車在七星潭被強盜九百元案,其中當時才十六歲的陳姓少年涉案,事隔十七年的民國一○九年始被查出時, 陳男己三十三歲,這十七年來他是如何度過懺悔、贖罪的日子?

陳男十多年來,做過板模臨時工,目前在某醫院及某地方做清潔工,月收入約新臺幣二萬至四萬元,卻仍長期擔任義工及捐贈物資予公益團體,亦遵循法律而無犯其他任何罪, 成家後, 家中經濟狀況非佳, 十年前,把二歲就棄他而去的離婚老媽媽接回來照護、孝敬。

 陳男二歲時, 父母離異,他跟隨爸爸同住, 民國九十二年十一月間,陳男十六歲時父親過世不久,家境經濟條件很差,沒有地方住,他的朋友柏姓少年讓他住幾天,當時他身上沒半毛錢,也餓了好幾餐沒吃飯。

圖:九十二年在七星潭於發生在的強盜案, 事隔二十年,猶如雨果巨著悲慘世界情節。(本報資料照片)

九十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晚上十一點許, 陳男與柏姓少年在花蓮市商議隨機招攬計程車下手強盜財物,先指示柏男騎機車至七星潭風景區公共廁所附近等候,再由其於上開處所招攬劉姓駕駛計程車,開至七星潭風景區公共廁所旁停車。

 

陳男與柏男二人坐計程車後座,陳男取出多功能工具組一把抵住劉姓司機右側肋骨處,喝令拿出現金,致司機不能抗拒,當場取出九百百元零鈔,陳男二人得手後下車逃離現場。

 

由於作案後,被搶的司機一時無法詳述作案少年特徵,警方採取的指紋,無從比對,致一直無法破案,後來陳男的指紋建檔後才被比對出,但已是事隔十七年於一○九年間的事, 陳男在偵訊中坦承涉案,並經被搶的司機及同案的柏男指證而被檢察官起訴。 

 

花蓮地方法院在審理時, 陳男坦承做錯了犯法事,在法庭上並賠了當時被搶的劉姓計程車司機二十萬元並給付。

 

在法庭上,陳男說:「那時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犯下這種滔天大錯,希望檢察官、法官能給我一次機會,我兩歲就離婚的媽媽,在十年前才回到我身邊,媽媽這兩年心臟開刀、眼睛也開刀,畢竟她把我生下來,我不能把她丟著。」

 

他說:「我爸在我十六歲那年肝病過世,我那時候肚子很餓,我真的很懊悔我犯了這種滔天大罪,我從二十歲到現在,不敢說我做了多少好事,但是我都會去做志工幫老人跟孤兒,包括特殊學校,我永遠忘不了我那時候當兵還有吃憂鬱症的藥,想要一次吃很多包藥讓自己忘記這件事情。」

 

他說:「今天讓我面對這件事,我終於可以放下心中的石頭,但我放心不下我媽媽跟我老婆,因為她很不舒服沒有辦法上班,去年跟今年我媽媽已經開心臟跟眼睛的刀,我也欠了很多錢,還有跟被害人和解的錢,這些我都是跟老闆借。」

 

他說:「我知道金錢彌補不了被害人,基於我個人的信仰,我有去玉皇大帝那邊發誓,我這輩子不可能再犯滔天大罪、傷天害理的事情,打死我都不可能,如果再犯,判我死刑我也願意,真的很對不起,我錯了,一輩子的陰影,我真的錯了。」

 

法院指出,本案被告所為之犯行為最重本刑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適用九四年一月七日修正前刑法第八十條追訴權時效規定,其追訴權期間為二十年,是本案業已近追訴權時效完成之時間。

 

花蓮地方法院判決書指出,被告乃因生活窘困、缺錢花用,一時失慮,才為本案犯行,且被告於本案犯行時,年紀尚淺,涉世未深,對於國家重典認識不夠深切,思慮容有不足,惡性究非重大,於此情形,認被告縱處以最低刑度五年,猶嫌過重,仍有情輕法重之憾,爰依刑法第五十九條規定減輕其刑,判處二年六月徒刑,以符合罪刑相當原則。本案陳男上訴後, 二審駁回, 再上訴, 最高法院日前發回花蓮高分院更一審。

--其他新聞--

更生新聞網

更生日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94768687

地址:花蓮市五權街36號

電話:03-834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