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有探視子女權 子女卻沒有探視父母權

2023-08-26

記者田德財/報導
父母對於子女的探視權, 民法定有明文, 但子女對於父母的探視權問題,法律上是否有依據?答案是,依最高法院日前對花蓮一件探親父母權問題, 作出兒女沒有探視父母權的裁定。
花蓮這件探視父母權問題,是一名九十七歲的江姓老先生, 多年前由六十多歲的女兒接去照顧與生活, 江老七十歲的兒子要去探視,江老及女兒都不同意,於是江的七十歲兒子,以妹妹為被告,提起請求探視父親
訴訟。
兒子提訴主張說, 他的胞妹將父親接走後,未曾告知父親之去向,他欲與父親見面均遭妹妹拖延或置之不理;父親亦曾撥打電話給他,要告知現住居所地址,卻遭妹妹阻撓。
他尋得父親所在後,妹妹又將父親帶走不願告知去向;法律應保障他與父親間之探視權利及親權等語。聲明:他請求探視父親,至少每月兩次之造訪探視權,妹妹不得拒絕和阻礙,並配合告知父親現住居所地址,以方便他行使親權之探視權。
本案 一審到二審 一路都裁定兒子敗訴, 三審日前也裁定敗訴確定。最高法院裁定書指出, 一、二審認定成年子女對於父母之探視,並非民法第一條所稱之習慣,江某之父未受監護或輔助宣告,本得基於自由意志決定住居所及選擇是否讓兒子知悉,亦得自行決定是否與兒子會面,並無依法理創設成年子女探視具有完全行為能力父母權利之必要。
一、二審法院認為,法律對於成年子女探視其父母並無明文規定,因成年人若未曾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導致無自主判斷能力者,應有其個人之行動及決定會面對象之自主決定權。
因此在無法律授權之情形下,法院無剝奪個人自主決定權之權力,及強令成年人需與其成年子女會面。查江父既未受監護之宣告或輔助之宣告,本得基於自由意志決定住居所及選擇行蹤是否讓他人知悉,亦得自行決定與他人會面與否,法院實無從干涉。
兒子請求探視父親,未敘明請求權基礎為何,法院亦查無任何法律依據認原告有依其自由意思探視父親之權利,兒子請求並非正當。 兒子探視老父被拒, 打官司又敗的故事, 十分罕見。到底真相如何?
花蓮地方法院法院審理時依職權囑託家事調查官實地訪視,調查報告記載:「實地訪視江父觀察身體無明顯外傷、受照護情形良好,目前行走需助行器,多使用輪椅代步,尚可自行進食」。
「調查官向江父說明來意後,其可自主表示意見,使用閩南語對話清楚明白,過程中江女未干擾會談進行。江父可說明自己的姓名,可確知此地為花蓮女兒家住所,並表示自己相當滿意女兒的照顧,並陳述女兒把我照顧得很好」。
調查官詢問江父人對於兒子探訪意願?江父表示:「我都已經九十七歲了,兒子也七十一歲了,他還要來找我簽文件,還要來跟我要錢,我不願意再見到他」、「我有房屋、土地都分配給他了,三芝的房子超大間給他們夫妻住,結果他們還不讓我進去看,他們也沒有小孩,很夠用了,我都已經九十七歲了,沒有工作能力了」。
江父希望調查官向向兒子轉述:「女兒把我照顧得很好,兒子不用擔心我,自己要想開,不要再來讓我煩惱,我希望兒子把自己照顧好,不要讓我煩惱就好,我不想在和他見面,或是說不要單獨見面,要見面就所有子女家人一起碰面」。
江父說 :「兒子不是不孝,但就是想不開,希望兒子就是不要再來糾纏我,兒子要知足,日子過好,維持這樣的父子情分就好,臺北市北路的建國北路的房子父親已經捐給慈濟做慈善,都處理好了,沒有了」。
「生活照護安排,主要由女兒原安排於慈濟日間老人照護據點活動,因兒子於一一一年一至二月期間,有到現場,並有情緒化言語,女兒目前改以安排居家照護,搭配居家照顧服務員為主」。
法院審理時江父人明確表示希望主要居住於花蓮地區,並與女兒同住,由女兒協助照護安排,目前住所有醫院也可滿足個人宗教信仰的靈性需求。

--其他新聞--

更生新聞網

更生日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94768687

地址:花蓮市五權街36號

電話:03-834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