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元宵有獎燈謎/系列報導之二謎題越曲折越耐人尋味越歡迎尋思揣測分析扣合絞腦汁搜索枯腸一旦豁然而開最樂

 記者田德財/報導
 本報依例即元宵節推出「更生日報元宵節有獎燈謎」,歡迎各界提供每則五百元的獎品代金,預估將與往年一樣引起廣大讀者迴響,反應熱烈,燈謎的所以富有情趣,是出謎者必須搜索枯腸,猜謎者更須絞盡腦汁,各樂其樂,而又能夠大家共樂。

圖: 去年本報元宵猜謎摸出的大獎與中獎人合影。 (本報資料照片)

 越是曲折難猜的燈謎,越耐人尋味,經過了很久的尋思、揣測、分析之後,一旦豁然獲解,其樂最難形容。不但出謎者樂,猜中者樂,就是旁觀旁聽的人,莫不喝彩歡樂;倘使遇到猜謎者所獲解的謎底,與出謎者原來的謎底異曲同工,或者更雅更切的時候,彼此之樂,深刻悠長。

 例如:「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亥」的謎面,原是十二地支,現在少寫了「戌」字,謎底為「歲」字,意思是「止少一戌」,也有人謎底作「蜀」字,意思是「獨無犬」,「獨」字去了半邊「犬」,只剩了一個「蜀」字,因為十二地支等於十二生相,「戌」同「犬」,

 花蓮更生保護會曾在自強外役監辦元宵猜謎,謎題是外役監所出,大部分為「會意格」。例如,「和尚下班」,猜台灣地名,謎底是「關廟」,「大合唱」猜成語一句,謎底是「異口同聲」,「瞎子看電影」猜成語一句,謎底為「目中無人」,都是以會意方式扣合揣測,通俗易懂。

 謎底為單字的燈謎,製作較易,例如花蓮吉安勝安宮王母娘娘廟前廣場辦燈謎大賽,出的謎面為「雙十國慶」,謎底為「朝」 (十月十日);「威尼斯」謎底為「沛」(水市)。有些佳作以英文為謎面者如「Good morning」,打「譚」(西言早);「Good day」,打「晏」(日安)。猜謎者如具有一般常識,而又頭腦敏捷,即不難猜出謎底,暗自叫妙。

 「梨花格」的燈謎近來雖很少見,「求鳳格」的燈謎尤其罕出,這種謎面謎底要能成為對偶的,如「牛山」射地名一,謎底為「對馬島」,「燕燕」射西廂一,謎底是「鶯鶯匹配」等等。

 近年來的燈謎已經越來越通俗化,常識性大過於文學性。一方面是現代猜燈謎者比起老一輩念的古書要少。沒有這層背景,過於文學典故的燈謎,比較不易射中;太難猜,就失去燈謎大會的娛樂性和參加的興趣。

 讀過漢學的人都會做謎猜謎,但謎題與謎底都不會離開四書、五經、唐詩、宋詞。尤其燈謎講究「格」,又有「射」、「虎」等專有名詞,不曾讀過古書,或對這一門學問一竅不通的人,根本無從涉足。例如「反老還童」射春秋人名,謎底是「顏回」,但若根本不知道顏回是誰的話,就無從猜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