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5月13日

礦石稅重開徵,未審先轟動,議長張峻重申,議會合議制,稅率調整不預設立場!

即時新聞/記者何國豐/報導

 花蓮縣政府提案到縣議會(見圖),希望繼續以每公噸七十元開徵礦石稅,議會未審先轟動,針對日前蔡副縣長專案報告、媒體報導台泥董事長張安平受訪內容及財政小組審議初步結論,議長張峻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議會為合議制,對礦石稅調幅沒有預設立場,唯一心念乃落實監督之責,實踐縣民福祉;許多議員認為為,既然蔡副縣長提出數據只水泥業者每年獲利數百億,且水泥業者認為繳礦石稅很值得,那就每噸開徵兩百或五百元!

 

 有關花蓮縣礦石開採景觀維護特別稅自治條例制定案,據縣府財政主管單位表示,因特別稅收入是扣除鄉(鎮、市)分配款後,便納入縣府總預算,採統收統支運用,最近幾年,每年約十億的預算缺口,就是用礦石和土石的特別稅收入來補足。最近四年來廿七點九億的礦石稅,大部份用於社會福利,但縣府卻無法提出具體證據,花蓮縣議會深表遺憾。    

 

 有議員指出,依據財政紀律法第七條規定:「…不得增訂固定經費額度或比率保障,或將政府既有收入以成立基金方式限定專款專用。」但縣府卻在媒體上表示礦石稅主要花在社會福利上,企圖誤導民眾以為降低特別稅,社會福利將驟減,試圖用輿論的壓力來箝制議會的實質審?縣府應該鄭重對外澄清,預算是統收統支運用,所以無法列舉礦石稅是直接用在社會福利的收支詳錄,而不是利用特別稅的漲降爭議來模糊議會監督的焦點。   

   

 蔡副縣長於十一日第八次臨時會一讀會的專案報告中指出,所列礦石稅收入主要是做為十二項社福支出,帷經查從一零五年礦石稅開徵前這些社會福利項目早已執行,其中諸多項目甚至從九十九年開始至今未曾中斷,並非因開徵特別稅後才執行的社會福利,且社會福利大多是中央給的補助款,並非全靠自有財源支應,因此不會有因礦石稅之調降,而讓社福的預算被忽略和剝奪。

 

 礦石稅的收入可以挹注縣庫,議會樂觀其成,但若訂得太高,業者基於成本考量,水泥必然漲價,連帶影響房價,最終仍是購房、建房的民眾買單,因此即使本會議員壓力再大、承受再多的誤解,都要善盡議員的職責,監督縣政府並為人民的福祉把關。

    

 花蓮縣議會議長張峻表示,議會是合議制,對於漲降調幅沒有預設立場,但對於預算的合法用途與稅徵基礎是透明化和公平性理當強力監督。縣府必須在法條內明訂稅目、稅率、稅額的各項規定,更需有明確的計算方法,這樣才可以服眾,稅額不是用喊價的,從每公噸十元一路漲到每公噸七十元,其定價基礎為何?僅是填補每年的預算缺口約十億嗎?議會上次召開專案說明會時,出席的縣府相關主管說明稅款的用途,包括社會福利、建設等等各個項目,但自治條例上根本就沒有制定使用的規定,等於是縣府可以任意使用,再加上縣府無法提出具體收支數據,等同議會給了縣府一張空白授權,議會如何承受這廢弛監督之責。

    

 再依據五月十一日平面媒體所載,本縣礦石稅繳最多的臺泥,張安平董事長受訪時斬釘截鐵地說:「2020年百分之百不適合提出降低礦石稅」並說:「我覺得繳礦石稅的錢,付得很值得,臺泥負起企業社會責任,不希望減少對花蓮百姓的資源需求,我們願意持續繳納這筆有益的稅賦」,且蔡副縣長專案報告指出臺泥108年獲利高達三百零一億元、亞泥108年獲利高達兩百廿億元,許多議員認為,既然張董事長這麼有誠意,而且利潤如此豐厚,何不每噸開張兩百元或五百元礦石稅,對花蓮設福、教育及建設等幫助更大,此案重點不在於礦石稅之升降,而是在於縣府的迴避監督,有關礦石稅之調幅將提送二讀會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