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07日

花蓮市的江口良三郎紀念公園再度傳出遭不明人士塗鴉破壞!紅漆越噴越多

圖:花蓮市江口良三郎解說牌再次被潑漆寫下仇日字眼。(記者李柏霖/攝)

更生日報即時新聞/記者李柏霖/報導  

位於花蓮市的江口良三郎紀念公園再度傳出遭不明人士塗鴉破壞!就在自行車道旁的兩個由縣府文化局設置的公園解說牌,一個個被噴上紅漆,寫上「皇民愚毒、無恥奴性」、「甲午之殤」、「日本殖民者驅役我同胞逐花蓮港是為了加速掠奪資源」,由於該處是附近居民晚間運動場所,塗鴉也引發來往民眾駐足議論,卻不知是何人所為。  

江口良三郎,是日治時期第五任花蓮港廳長,主張花蓮建港的重要人物,上任後自行籌款三萬元,在「鳥踏石」(今花蓮市境內)沿岸建造防波堤供漁船停泊,江口逝世後,當地居民與官員為其立碑與銅像紀念,但銅像已被破壞,僅剩石碑,後由縣府建立紀念公園迄今。  

縣府文化局在97年設置江口良三郎紀念公園,內有1座紀念碑、2座解說牌和一處日式鳥居,但除了早期銅像曾被破壞,在2013年時曾被發現公園的石碑遭人噴紅漆,塗鴉留下「1937.7.7」紅字,令人聯想到七七蘆溝橋事變,引發地方居民議論。  

如今江口良三郎紀念公園再度被破壞,紅漆用詞強烈,有民眾上周就發現PO在臉書引發議論,記者近期實際到場觀察到紅漆竟越噴越多,甚至上面還有英文翻譯指責台灣人民丟臉,「竟然對殖民者感恩,台灣人的尊嚴何在」顯見該人士的激動之情。  



以下為補充資料:
日治時代,花蓮縣稱「花蓮港廳」,卻沒有港口,輪船必須停泊數百公尺以外的海中,再由小駁船來回接運在南濱上岸,當時是由賀田組負責經營旅運業務,大量僱用阿美族壯丁負責搬運。  

但是接駁過程中,卻經常出現人貨掉進海裡的危險畫面,且至東北季風時期,巨浪滔天,船隻更不敢靠岸,花蓮的對外交通幾乎斷絕。因此建設一處安全可靠的港灣,在當時的花蓮可說是當務之急。  

江口良三郎,任之後屢次提出築港計畫,但都因築港經費太大,不符經濟效益而被批示駁回。江口良三郎不死心,轉而以介紹花蓮港的風光明媚,地理環境絕佳的歌謠小調對日本本土宣傳;同時派花蓮港農業補習學校的阿美族青少年,組成「能高團棒球隊」遠征日本,企圖增加花蓮港的聲勢和氣勢,以打動日本人建港的決心。  

花蓮港築港工程於一九三一年開工,後來追加八十餘萬元,到一九三九年完工,總共歷時八年。江口廳長的夢想終於成真,也開啟了花蓮的繁榮興盛的開端。

圖:花蓮市江口良三郎解說牌再次被潑漆寫下仇日字眼。(記者李柏霖/攝)

圖:花蓮市江口良三郎解說牌再次被潑漆寫下仇日字眼。(記者李柏霖/攝)

圖:花蓮市江口良三郎紀念公園多災多難。(記者李柏霖/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