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7年10月11日

花蓮縣傅縣長上電視遭「嚴刑拷問」全內幕


 

 

本報記者田德財/綜合報導

 

花蓮縣長傅萁前晚首度上三立新聞台「五四新觀點」接受主持人陳斐娟專訪,陳斐娟一開場就讚許傅萁有勇氣上她的節目接受反而市長柯文哲不敢上節目。傅萁用四十分鐘的時間大吐苦水,除痛批綠色司法迫害、羅織罪名,也分析台北市長選情,對於主持人提問是否參選台北市長沒正面回應,不過仍暗酸市長柯文哲沒實力、沒格局。以下是訪問主要內容。

 

娟:觀眾朋友晚安,我是阿娟陳斐娟,歡迎收看五四新觀點,我是新觀點,在今天雙十國慶我們特別邀請到一位非常非常特別的來賓,花蓮縣縣長傅?萁,來到我們節目現場,接受我們的嚴刑拷打,縣長你好。

 

傅:阿娟妳好,全國的鄉親朋友大家好

 

娟:柯P都不敢讓我問,你比他勇敢多了,柯P還要挑,然後也不給我問,他怕我問他,所以你今天來我就覺得你很勇敢,這個音樂聽說是你每次出場都會有的音樂,是不是檀島警騎

 

傅:基本上柯P他沒有什麼實力啦,所以基本上對於阿娟的問題他可能不太敢面對

 

娟:不過我想這個你今天是要讓我問到飽嗎?

 

傅:沒有問題問到飽,我並沒有要求放音樂,是大家已經很習慣我們的一些重大的活動,都有放這個音樂,告訴大家就是花蓮就像夏威夷一樣美麗漂亮。

 

娟:我知道前幾天有一個新聞是你出來喊冤枉說理想大地已經被起訴,當然這裡頭我知道你有很多話想說,但我最想問的是,我們知道柯P是因為被監察院彈劾,所以從一個柯醫師變成柯市長,我不知道會不會因為司法你覺得被迫害,理想大地的案子,讓你從一個花蓮王決定要北伐征戰首都,有這個打算嗎?

 

傅:我想這個馬英九是經過了特別費貪汙案起訴,當天宣布參選總統,這個蔡英文總統也是經過了所謂的宇昌案,淬煉之後他決定要參選,那柯P是承受最小的只是監察院彈劾,當台北市長,我想我承受的比他們三位都還要嚴重

 

娟:所以你有決定要參選市長了嗎?

 

傅:我想台北市長能夠救的了台灣的話,我們再來考慮好不好,就是我想今天台灣整體的亂象不是一個台北市長。

 

阿娟:我給你看一個東西,花蓮花蓮縣長傅?萁名列民調中心台北市長候選人一員,歡迎踴躍投票,給予支持,讓我們一起出萁致勝,這是你們縣府在幫你拉票耶,妳如果不想選為甚麼要拉票?

 

傅:妳要知道我們這個有很多網路管理員,他每一個人可能都出於一個善意,妳也知道我每一天300通電話,500件事情,從早到晚五加二白加黑,從來沒有休息的,所以我們不會去管這麼細的這麼小的事情,基本上是基於一個善意,希望在我們的群組裡熱鬧一點,難免都會有這些周邊的這些小秘等等,

 

娟:那我再拿一個證據給你,我道具很多準備好等你,來敬祝佳節愉快,花蓮縣長傅?萁、立法委員徐榛蔚敬賀,六公斤的特選文旦,送台北市里長伯、議員,有沒有這回事?

 

傅:騎時我們送的地方蠻多,六都有很多地方都有送,我想從西瓜到文旦柚,過去花蓮西瓜品質很好,但絕大多數人並不了解,但一送了以後大賣,而且價格三級跳,我們送高雄是送那個月曆春聯,通通都有送,每個區域送的不一樣,其實大家只看到其一,不知其二其實我們都有送,各縣市很多議員我們都有送,以西瓜來講,王定宇在台南都有收到,所以我就讓妳了解這個不見得是台北市,西瓜當時我們送出去,因為盛產我們把他送出去以後,很怕價格會掉下來,送出去後感謝大家熱烈討論,因為品質大家感受,都加都說好吃,結果我們的西瓜三級跳,西瓜的瓜農不適開賓士就是BMW,要特別謝謝今年送的文旦柚,大家討論以後,本來文旦柚滯銷,現在又賣完了。

 

娟:到底要不要選,可以給我獨家嗎?

 

傅:今天行政院長都已經宣布要台獨了,我想如果今天台灣要解決所有民生困苦,我們一眼望去,現在在台屋真的能解決問題的人、真正能做事的人以幾個?現在以我們國家來講真的都看不到,現在以台北市來講每一天,如果都是小確性跟無厘頭這樣可以叫做首都市政的話,那真的是讓我們整個台灣的格局做小了,我們覺得今天這個法國的馬克宏、美國的川普,很多地方我們看到固然打民族主義牌是很有效,所以賴清德一上來,先跟蔡英文搶台獨的板塊,搶年輕人版塊,先喊台獨先喊先贏,但是喊完之後,馬上又縮起來了,我想台灣政治人物的格局不需要這樣,每一個人都是喊假的,然後喊完之後又躲起來,現在台灣整體的發展落後周邊的國家非常多,到底台灣要怎麼振興,如果台北市長能夠讓台灣的格局改變的話,我們再來參考

 

娟:台北市長當然能讓台灣的格局改變啊?

 

傅:但是我們現在並沒有看到台北市長讓台屋的格局改變,民眾的喜好並不代表這個城市有他的前瞻性跟發展性。

 

娟:那為了這個問題幫你問了一些台北市民,妳要不要聽聽他們怎麼說,我們做了街訪,好像民眾還是對你比較陌生,至少台北市民是如此,現在做太早了對不對,太早做不公平

傅:我是不曉得說這個有什麼正確性可言,沒有來過花蓮妳沒有辦法去了解說在一個沒有資源的情況下,這麼多年怎樣把縣政帶起來,完全胼手胝足,而且我接掌的時候市舉債上縣、破產的政府,年年要還債年年要把事情做好,還要讓民眾能夠有感,台北市是天之驕子,有所有最豐沛的資源,但是如果你完全不知道如何施政,連行政都不會,所以台北市大的格局大的建設還有長遠的規劃,在我們內行人看起來是完全停擺

 

娟:所以妳覺得柯P做得怎麼樣?

 

傅:我想柯市長做的,看到的大概都是綜藝新聞吧,好像做節目一樣,柯市長當然有打算在努力,我們也看得出來,但是跟一個行政首長首都的格局,要怎麼樣推動整個台灣,拉動整個台灣的發展,還有相當大的距離。

 

傅:格局要怎麼樣讓他能夠推動整個台灣、拉動整個台灣的發展還有相當大的距離。

 

娟:當然外界傳言紛紛,你到現在還沒有鬆口,但針對這個問題,記者也去問了柯P,柯P怎麼回答呢?(畫播放柯p受訪影片)

(柯P:那個記者還跟我講說,你剛才講的話再講一遍,我說:哇~怎麼這麼好,我們在台北的話,太好了!你講錯話了,馬上柯P就失言了;南部還講說,市長你剛才講不好,再重講一次,我說怎麼有這麼好康的。

 主持人:所以南部的記者比較善良?

 柯P:比較善良,善良多了,我們台北都是鯊魚

 記者:(問柯P)你覺得這邊的記者都是鯊魚,那你覺得是不是南部的首長,想要上來跟你競選都有點困難?因為你…

 柯P:(吸氣、尷尬)這提怎麼回答?

 記者:眼前對手,是不是明年大選一定勝券在握?

 柯P:不要講這個,這個沒有什麼,人家不會這麼囂張好不好。)

(以上為影片內容)

娟:他(柯P)的意思是說,你在花蓮做王,到台北不一定,因為台北的市民是很難應付的,就光光講記者好了,他說台北的記者就像鯊魚一樣,當他被堵麥的時候,如果他講錯話,台北記者就說:「喔~好!」(幸災樂禍貌),他說到南部去的時候,那個記者多好心,他講錯還跟他說:「市長,我再讓你重講一次。」他說南部的記者是溫良恭儉讓,但台北的記者就像鯊魚一樣,台北市民也是,台北的市民沒有那麼好搞定,所以他說傅?萁在花蓮做的很好,不見得有辦法到台北來,這是他對你的評論。

傅:我想我要尊重柯市長他個人的看法,基本上在台灣其實不分各縣市,如果要為鄉民來服務的話,基本上熟悉度要有,就大家第一個要認識你,如果都不認識你就不用談了。因為他是一個很遙遠、很模糊的東西,沒有辦法接觸到,那你要讓他了解一段時間,至少密切的知道他在做什麼,同時我想台北市的媒體,他說是像鯊魚一樣。

娟:你今天來有這種感覺嗎?

 

傅:我想台北市,如果柯P把媒體比喻做鯊魚的話,我們那裡就更嚴重,他可能還沒領略。

 

娟:他不知道江湖的奸險就對了

 

傅:他可能還沒領略,像我一路走來17年,怎麼被媒體圍剿,他大概才剛剛開始還沒領略到。

 

娟:你有被媒體圍剿嗎?

 

傅:我覺得柯市長一直都是媒體寵兒,就像他很多很多做錯事、講錯話都沒有關係,都沒有人去怪他,反而我們做好的事情,都可以被講成不好的事情,那被設局的事情、被司法迫害的事情,可以渲染成漫天價響,然後還上GOOGLE的首頁,500萬人次瀏覽,這才是真正的啞巴壓死兒子(台語),這真的是這樣。柯市長還沒真的享受到什麼叫媒體的照顧,所以我想我們的在地方的施政是群策群力,做到民眾有感,那個是非常的困難的,因為沒有資源的情況之下,他大概在台北市議會他就領略到,他不敢到議會那個不堪入目、不入流,是怎麼樣對付你,然後第二天在包括那些水果報那些一些垃圾媒體群起圍攻,我們是經常碰到這樣的一個事情,都已經習以為常

 

娟:你在議會怎麼樣被圍攻過?

 

傅:我想這個反正有特地目的的這些特定立場的本來就是…

 

娟:穿龍袍說你是皇帝?

 

傅:這個特定立場的,其實有一天我接受幾家有線媒體的專訪,訪到最後因為我9月份剛拿到這個(五星八連霸),又再次拿到幸福城市的第一名,主觀幸福感全國第一名,天下雜誌跟經濟日報做的,那我去接受頒獎完之後,有那個媒體採訪我一些相關的如何施政的問題,問到最後,他說你對「花蓮王」(這稱號)你有什麼看法?我就搔了半天,我說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叫花蓮王,我們是從早上做到晚上,一個禮拜做七天,365天,人家休假的時候是我們最忙的時候,全年無休,為什麼還叫花蓮王?我請問他們說,各位媒體你們了解我為什麼叫花蓮王嗎?

 

娟:所以你與不曉得這個名稱怎麼來的?

 

傅:然後呢其實這當然是反對我的人,其實在西部反對的人,西部反對政治人物他們可以用各種方式去抹黑他,然後就抹得很黑了,那在東部、在花蓮一直抹我,抹到最後,其實民眾心裡有一把尺,抹不下去,他覺得怎麼罵你都罵不死,最後就教你花蓮、就叫你王,其實事實上我是這個全年無休的公僕,那說你是不是比較霸道?我說我哪裡比較霸道,他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哪裡,所以我想對於這種有特定的這種政治色彩、立場,來天天在網路上面這樣子罵、喊,說實在我常常覺得甘之如飴,替我消業障也無所謂。

 

娟:替你消業障,說的好

 

傅:所以我就是把該做的事情做好

 

娟:好,但是之前被人家罵什麼事,我倒不是要罵你,真的我不是要罵你,我只是要問你說,那因為柯P講說台北市這場仗不好打,雖然你到現在還沒有鬆口,但是很多人認為你是會來選的,所以我想問你的是,來,這是你在花蓮做的文宣,這是農民曆嘛,上面都是你的照片是蠻帥的,這是農民曆的照片,這是小朋友的作文簿、聯絡簿、國語作業簿,這是老人家的乘車卡,說實在的我真的不是要說你怎麼用公帑花這種錢做這個,這是金紙,連金紙上面都有花蓮縣長傅?萁,是這種文宣方式到台北市會有效嗎?如果用這種方式來打仗,恐怕很難打,你有沒有一套如果要到首都來作戰的作戰策略?

 

傅:我想我要在這裡要再次,因為在阿娟在你這裡已經講過很多次了,我們還可以再講一次…

 

娟:我是說這種文宣會不會…

 

傅:這個因為金紙這個事,我要特別聲明,這是我們家的錢去印的

 

娟:這不是用公帑

 

傅:因為金紙這個東西是燒給冥間的、無形界啦,這是一種奉獻,那在奉獻的東西,因為我們寄在廟裡面幫我們燒,比如我們去廟裡拜拜,要感謝廟,就拿一些金紙請他們燒,我很怕請他們燒他們會拿去賣別人,所以我們印名字才不會被拿去賣掉

 

娟:我不是要問你這件事情,因為那是以前的事情

 

傅:那不是以前的事情,就說我想這個錯誤的觀念,我一定要再講清楚,這個東西就是怕被人家盜賣,所以我們去因名字,而且這個在台灣做,因為這個在哪裡做都做不出名字的,還在台灣做,因為台灣的金紙如果印名字成本要加三分之一,我們也讓他去做,就說不要讓這些變成被廟方不小心轉賣出去

 

娟:其實我想問的是你有沒有一套作戰策略?

 

傅:沒有,我想這個東西我要特別聲明,那至於說選舉是另外一件事情,這個不是說這些東西等同選舉,不是這樣,傅?萁連三歲小孩,花蓮三歲小孩都認識,所以我要強調的就是這些東西都是在首都透過一些特定媒體然後來轉述,其實他的真實性是堪慮的…

 

娟:那你幹麻藥買週刊送給縣民呢?十三萬份

 

傅:這個東西我要特別聲明,這個東西是因為連續八年得到台灣的第一,這個榮譽並不是屬於傅?萁個人的,屬於縣政團隊,更屬於全體花蓮人民,因為有大家共同的支持,我們才有這樣一個榮譽感,所以我們這一份六塊錢台幣,這個榮耀是屬於全花蓮縣民的,所以我們新聞科考量全花蓮人民應該要共同來感受這樣的榮譽感,還去跟雜誌社說拜託他們打個折一份六塊錢,花蓮就十一萬戶,因為我們怕還有另外人要,所以十一萬五千戶,我們家家戶戶送到是這樣子,這個榮耀是屬於全民的,大家一起分享,當然有些縣市他不以為然,但是他能夠做到這樣子的話,我相信鄉親也很願意拿到這份一起來分享

 

娟:所以你覺得他們是酸葡萄?

 

傅:當然,台北市,當然柯P一直在問說

 

娟:那個錢從哪裡來?

 

傅:我講的很清楚,這是屬於我們所有鄉親共同的榮耀,這花蓮人民八年來,八年來在全國得到的一個證明,讓大家一起來分享,當然柯市長如果年年拿台灣第一,我想他絕對不止買三百萬份、兩百萬份全部會給,我們舉個例來講

 

娟:你這樣講的一針見血

 

傅:七早八早,可能活動都還沒辦錢都領走了,我想扮豬吃老虎可能比老虎更厲害!

 

娟:扮豬吃老虎…你是說?柯文哲其實是一隻老虎?可是假裝搔頭,假裝很古意的阿伯。

 

傅:我們的首都,也不只台北市,台灣的格局不只如此。

 

娟:我覺得你比較會唱…看你們一起唱歌就知道了。我們一起來看看~傅?萁跟柯P飆歌過。

 

娟:我看你的舞姿跟歌藝比他好多了,但是對台北市民而言你還是比較陌生,我們今天去做街訪,很多人不知道你是誰,因為你有點撞臉,你知道跟誰撞臉嗎?我們給傅縣長看一下這個畫面,你來看一下到底像不像?這三個人你覺得像不像,有沒有好像,你是哪一個,你知道嗎?畫面上最左邊那個對不對?中間那個是顏清標、右邊那個是習近平,熊熊一看你們是兄弟臉兄弟臉,長得很像!有沒有在路上搞錯過?

 

傅:不會啦!

 

娟:這個你在大陸有沒有人搞錯?

 

傅:我去大陸訪問的時候,比較容易搞錯!

 

娟:真的假的?你在大陸的時候很多人叫你習主席嗎?

縣:沒有啦!這個你不要開玩笑。基本上,我們應該長得沒有那麼大眾化,還是比較特殊一點。

 

娟:很像啊!這三個人真的很像!一放在一起之後…

 

傅:標哥是大哥,我們不敢說跟他長得很像!

 

娟:你去大陸跟習近平長得很像也很好,走路可以橫著走。

 

傅:我想我們到那裡多半都在做台灣的一些農業跟觀光的行銷,做了台灣整體形象的推廣,所以大家很喜歡到台灣、到花蓮。但是呢?對於習主席他能夠把整個大陸帶成蒸蒸日上、風生水起,我們也很希望台灣的領導人把台灣帶的能夠有世界的格局,不要常常以井觀天,其實現在我們台灣的國際觀真的非常非常的糟糕,台灣真的是跟全世界在脫節,常常就是越本土的越好,其實久無國界、天涯若比鄰,真的我們世界的格局要打開!

 

娟:你也不是政治小白兔了,我相信你在觀察政治趨勢和變化一定非常敏感,你曾經說民進黨是詐騙黨,我想知道為什麼?你認為2018的選舉,你曾經預測過誰選新北市、誰選台北市?在賴清德做了院長之後,你的預測還是一樣嗎?因為之前你是不是預測吳敦義會來選台北市,賴清德會去選新北市,但他現在做院長了,你的預測還是一樣嗎?

 

傅:我從來沒有預測過吳敦義會選台北市!吳副統總、吳主席很清楚的戰略就是2020左毋用義,但賴清德他沒有進攻過新北市的原因,跟蔡統總已經在?面下講好了,所以到行政院來,現在新北市的戰局,侯友宜跟陳景峻雖然是有拼,但是新北市侯友宜穩住來贏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娟:那台北呢?

 

傅:台北市的話就很混亂了,今天不管是蔡總統也好、賴清德也好,民進黨上上下下也好都在關注跟柯P所有的密約要怎麼談成。

 

娟:柯P所有的密約?

 

傅:民進黨跟柯P在恐怖平衡時要求要一個很完整的協議出來,不外乎就是2018禮讓柯P繼續選,但2020不要來亂!我是覺得相關的協議都不會成功,不會成功的意思就是說終究民進黨會幫柯P清理台北市的戰場,讓柯P禮讓他繼續參選!但是,柯P不管台北市當選落選,2020他一定會選。

 

娟:他一定會來亂,這是你的預測、你的預言!

 

縣:他一定會選!我覺得柯市長2020一定會選。

 

傅:好,當然談完選舉之後,還是要來談談引起比較大的爭議的理想大地起訴的案子。

娟:花蓮有民眾搞不清狀況理想大地的案子。

娟:找了一個鮑廣廷來掛名公司的負責人,所以這案子你才會被起訴偽證罪跟逃漏稅。

 

傅: 我想這個就是我們剛剛講到民進黨在幫柯P清理台北市的戰場,把所以可能會打垮柯P的敵人通通清理掉,司法迫害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陌生。理想大地事情,非常誇張,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偵組已經查了6年,約談了上百人,所有資金都查得非常清楚,他們本來要栽我的贓是貪汙,結果查到最後去年偵查終結貪污不起訴,現在又刻意搞我一條所謂的違反稅捐稽徵法也不起訴。而且這個不起訴書非常清楚不得再議,在法律面上這是非常清楚,已經是偵查確定的案件,

重申一次,是經過特偵組、廉政署與花蓮地檢署,經過五六年的偵查,然後在去年不起訴處分確定。不起訴處分確定後,對稅捐稽徵法是不起訴處分確定,他們告的重罪為貪汙治罪條例這個東西依法要送到高檢再議,結果到高檢時,當朝又施壓,叫他發回再查。所以我去年到今年,再查的部分是貪汙治罪條例再查到今年再度的不起訴。

 

娟:結果查了半天查不出來

 

傅:不是查不出來,是絕對沒有這些不法的情事,所以貪汙治罪條例兩次不起訴處分,而且高檢署發回再查的部分,只有貪汙治罪條例,但是我想她對上級機關要有所交代。所以搞了這條違反稅捐稽徵法,而且像寫天方夜譚小說,再配合綠營置入的媒體,極盡人身抹黑攻擊之能事,就是做一個人格的毀滅。去年已經確定不起訴,不得再議的案子,今年查貪汙查到最後確定不起訴,然後在三天之內,把不得再議的事情,就在10月2號傳訊我出庭。檢察官講得很有意思,他說問你問題以後人家要看,我就不曉得人家是誰。我的律師說要有新事證,才能再問這個不得再議的確定案子,你怎麼能再問這個案子。檢察官說她有新的新證,我們就說那很簡單,把所有人叫出來對質,結果檢查官不願意所以在10月3號,我們立刻提刑事申請狀,要求刑事調查。我說你講的部份我們來對質,10月4號中秋, 5號起訴,這就是蔡英文的司改,三天可以把六年查辦不起訴確定的案件,三天內起訴,6號早上九點收到起訴書,她起訴書已經寫好,射箭畫靶。請問這不是司法迫害,什麼叫做司法迫害?

 

娟:好這是傅縣長的說法,我們也要來聽聽檢方又怎麼說

以下播放檢方受訪影片:

檢方:本署認定傅先生是榮亮公司的實際負責人,所以榮亮公司在民國99年間,

向理想大地業者購買土地,轉手賺取價差2億元沒有繳稅,涉嫌逃漏稅的部分

應該追加起訴,他們逃漏稅的金額達9114萬元,涉嫌逃漏稅部分本署前已起訴榮亮公司的登記負責人鮑廣廷等人。至於在偵辦過程中,傅?萁等人明知道,他自己就是榮亮公司的實際負責人,卻對這個案情有重要關係的事項,加以隱匿而且虛偽陳訴,同時涉犯偽證罪嫌,應追加起訴,藉勢藉端強行向理想大地業者購買壽豐鄉土地部分經調查犯罪嫌疑不足,因予不起訴。

 

娟:這是檢方的說法,我有一些疑問有沒有一夜就買賣這件事,第一是不是在縣長辦公室喬,第二有沒有喬完立馬簽約,一轉手撈1.6億。

 

傅:這就我剛講的天方夜譚,像寫武俠小說依樣,三天內完成從偵查到拒絕調查,然後到起訴。在過去幾年調查中,你很清楚,第一沒在縣長室因為花蓮縣跟全國各縣市不同,親民時間任何人都可來見縣長

 

娟:狗仔有沒有跟過你

 

傅:你說我是這麼不受重視的話,也不可能,我是有一天碰到壹周刊的裴偉,我被跟了很多年,後來發現跟我的人,聽到後來他們的風聲說,我的生活是索然無味

 

娟:跟不出什麼來,寫不出八怪新聞

 

傅:所以我想家庭價值是非常的重要

 

娟:所以他們跟了你這麼多年,還是什麼都沒有跟到

 

傅:我想我深愛我的妻子,這麼多年跟我面對這些包括政治司法的迫害

一路走來還要為民眾上山下海,24小時全年無休為大家服務,我想我們夫妻的感情,是非常非常的,如同金石一般的穩固

 

娟:說真的,如果狗仔跟這麼多年都跟不出什麼,感情應該是不錯

應該是很標準的

 

傅:我想一個最基本的如果一個家庭價值都沒有守住的話,為民服務的這些其實都不是真的

 

娟:你的人生也滿傳奇的,我看有報導講到你15歲開始打工,然後你大三還是大二就賺了2億,我看到下巴都快掉出來,你以前做過什麼工作聽說什麼工作都做過

 

傅:我15歲就開始在打工,所以在包括

 

娟:這是你年輕的照片喔

 

傅:這照片妳們哪裡找來的好厲害

 

娟:你年輕的時候也是小鮮肉,你年輕的時候真的滿瘦的,你15歲怎麼拼,拼到大二就能夠賺兩億

 

傅:我15歲的時候就開始在打工,那個時候在發宣傳單

 

娟:15歲是高一是不是高一你就去發宣傳單喔

 

傅:寒暑假在發宣傳單,其實我的父親做什麼跟我個人,因為我從小就比較獨立,所以我18歲到台北念大學的時候我就在端盤子,而且我端盤子的地方還是在,我是去工作了以後才知道,當天很多人應徵我錄取了,結果去上班之後才發現是一個酒吧,我在林森北路五條通端過盤子,從凌晨端到一點鐘一點半打烊,然後我們騎摩托車回學校,所以大一端盤子 還有兼家教,一天間四、五個家教

 

娟:聽說你還擺過地攤

 

傅:擺地攤是在寒假的時候,因為那個時候去批東西的話,應該是比較容易賺一些學費,我在台北市的公館 台銀門口擺地攤

 

娟:聽說被警察追一天最20次,跑警察跑過20次 一天

 

傅:因為我們那個年代擺地攤,大多數人都在賣雷朋眼鏡和外銷成衣,就是一塊布放在地上,人家背起來就可以跑,因為我不是每一天都能夠去擺地攤,我是寒假,我想說今年賣不完,明年還可以賣什麼,後來想到賣春聯,春聯今年賣不完 還有這個吊飾,以前就是鳳梨,因為以前沒有十二生肖,說什麼生肖做什麼,以前三、四十年前是

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還有一些什麼鳳梨的吊飾,晚上我就吊在台銀的門口,因為台銀鐵柵欄的門放下來,有一個洞一個洞,我就把吊飾掛在上面,春聯就掛在哪裡,但是那個最難收,所以警察一來我要收要收很久

 

娟:所以賺不夠被開罰單就對了

 

傅:那時候叫違警罰法 一張罰單450塊,我不給他罰,他來我就收,第一次來我就收

大家都鳥獸散,你要知道在那個時候,過農曆年前在公館門口,大概有4、500攤,好多 到處都是,所以我們大家都是布一拉就可以先躲一下,警車一停下來,你躲一下他也不會對你怎麼樣,那我就在那邊收 收很慢,我一個一個吊飾要拿下來,要收很久,

那警察就走過來,就在那邊看到我收完他才走,結果來收第二次 ,收第三次,到第四次來我就不收了,我覺得你何必做這種事情,這些擺地攤的人都只是要賺一點外快,然後來養家活口,那你何必去為難這些基層的百姓,尤其小除夕一天來20趟,來第四趟的時候他就走到這裡,快撞到我的鼻子, 我才開始收,我是很不高興的說為什麼要這樣,後來他第五次來的時候我就不收了,大家都跑掉了,然後他看我, 我看他,然後他就走了。

 

娟:但是這樣也不可能賺到兩億

 

傅:我在大學的時候,就在證券公司當營業員。 

 

娟:那時候營業員不是要考執照的嗎?

 

傅:我那個時候是蓋助理牌,大學畢業是正式的營業員,我們是幹他的副手,就是助理牌,那我是覺得做什麼事都一定要做到最好,所以我營業員做不到半年,我是台北市當時的超級營業員,我就是服務要做好,所以包括這些客戶,迪化街得這些老闆,我都是服務做到最好,我接單的速度最快,我的業績非常好,我那個時候一年的業績可以做到7、8000億。

 

娟:那你以前也有做股票,不然你怎麼會被稱為股市操手?

 

傅:那個時候在大學的時候我們還只是接單,接單到最後這些市場的大戶都在我這裡下單,因為我們這裡服務最好,速度最快,我一直認為就是薄利多銷,像這個證券公司有合法的獎金,你做了一億的業績,獎金可能是10萬 可能是8萬可能是6萬,但是我們拿的業績獎金,我是把一半還給客戶,所以用量來取勝,所以那個時候業務量非常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