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7年03月22日

免除死刑因為可教化?精神科醫師揭驚人內幕:「精神鑑定好像套公式!」

更生日報即時新聞/記者李柏霖/報導

 

「可教化」是逆轉死刑案件最常見的三字,新竹五惡煞姦殺輕度智障少女、焚屍一案,二審昨日改判免死,其中新竹地院將醫院鑑定的「未達難以教化」程度為關鍵因素,引發網友罵聲連連,有精神科醫師不願再為此背書,吐露業界的掙扎:「每次幫犯人做精神鑑定大家心中都有底!就像是跟法院套好招、寫公式一樣,就是要讓壞人躲過死刑。」

 

參加金頭腦節目冠軍、被譽為最聰明醫師的花蓮玉里精神科醫師孔繁錦下午接受電訪表示,自己也曾經手過六、七個精神鑑定case,法官請醫院做精神鑑定,有一題都會要求「務必作答」,也就是問犯人「是否已達不可教化之程度」。

 

孔繁錦痛批,醫師就算拒答這題,法院還會換醫院或醫師,他說,嫌犯只要稍為表達一點點悔意,或是為了逃離死刑,幾乎所有嫌犯都會低頭認錯,這種像是套公式的問法,醫師也只好回答,「難謂已達不可教化之程度」

 

「盡量免除死刑,好像是目前的默契常規!」,孔繁錦說,「大家心裡都有數,法官現在多半不願意判死,要擔負很大的壓力,因此往往上窮碧落下黃泉,就是要為嫌犯找一線生機,這種套招似的制式鑑定報告,結果當然是可教化,讓法界能安心拉上醫師的專業來為廢死背書。」

 

孔繁錦也補充,就他了解,許多犯下重大惡劣刑案的,往往都是正常人,根本從未有精神科就診紀錄,而在精神鑑定的過程,由於事過境遷,精神科醫師也只好從問答中揣摩當時嫌犯的心境,準確性實在很有疑慮,而就他觀察,許多極端惡劣的嫌犯,「就是壞人而已,和精神病無關。」

 

孔繁錦強調,醫院只是提供專家的意見,真正決定的人是法官,由於這類的判決層出不窮,目前很多精神科醫師群組也在討論,不願再幫法院背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