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文學

錢鍾書--楊絳互為書中添詩興 ◎向明

2016-08-21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錢鍾書-楊絳這一對近代文學史上最美滿,最受尊敬的文學夫妻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佳話,值得我們去豔羨,欣賞體會。
大家只知錢氏是位通曉英,法,德,意,希臘等國語文,又對中國古典文學造諧精湛且悟性記憶特強的學者,凡讀過他的描寫大動亂的小說「圍城」的人,一定會記得書中女主角蘇文執手中那把飛金摺扇上題著的一首小詩,印象深刻:
 
 「難道我監禁你?
  還是你霸佔我?
  你闖進我的心
  關上門又扭上鎖
  丟了鎖上的鑰匙
  是我,也許是你自己
  從此無法開門
  永遠,你關在我心裡。」

這首小詩,曾遭到書中男主角方鴻漸的嘲笑,這是書裡面演出的情節。 也難怪西洋稱小說為FICTION,是一種虛構,杜撰的故事。 其實這首詩並非是錢鍾書按照書中人物的口氣而作,而係出自其夫人楊絳的手筆,按一九三五年秋他們夫婦倆曾獲庚子賠款獎學金雙雙赴英國牛津大學攻讀英國文學,這首有英詩味的中文白話情詩當然難不倒楊絳,這個秘密在「槐聚詩存」中,楊絳在談錢詩「代擬無題七首」的『緣起』中揭開。因在幾年前,楊絳想寫一部小說,請錢鍾書為書中人物作舊體情詩數首點綴,錢鍾書說:「你自己能寫,並且能體貼入微。」楊絳笑著說:「你的圍城需要稚劣小詩,你讓我捉刀,如今我需要典雅篇章,你為何推諉?」於是錢鍾書乃替楊絳寫了「代擬無題七首」。詩成後,楊絳認為『韻味無窮,低迴不己,絕妙好詞。』這七首詩中最後一首如下:
 
 「少年綺習欲都刊,
  聊作空花撩眼看。
  魂即真銷能幾剩,
  身難久熱故應寒。
  獨醒徒負甘同夢,
  長恨還緣覓短歡。
  此日茶煙禪榻畔,
  將心不必乞人安。

這首舊體詩道盡了歲月邅遞,卻情愛永存的不變關係,「槐聚詩存」出版於一九九五年,這是錢鍾書留下的最後的一本書,現在他們夫婦倆均已駕鶴西歸,卻留下互為跨刀的美好深情詩作供我們欣賞,真是有揮之不去的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