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文學

美國人詩寫白蛇傳 ◎許其正

2016-08-14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白蛇傳 美國Alisha作 許其正譯
 
 兩個年輕女人沿著西湖散步著。
 一個穿白衣,另一個穿青衣。
 天空突然轉黑下雨。
 女人全身濕冷。
 
 一個年輕男人衝回家躲雨
 邀請她們到他家躲雨喝茶。
 
 穿白衣的女人和那年輕男人一見鍾情。

他們結了婚,且和青女同住在他的茅屋裡,過著貧病而快樂的日子。不久白蛇宣告懷孕了。她丈夫極為快樂。但那兩個女人私下的一個秘密為當地一個仙人獲知。兩個女人都是蛇,一個是白蛇,一個是青蛇。她們苦心積慮想成為人類去獲取愛。
有一天,白蛇出外小憩,仙人進到他們家告訴那個做丈夫的。「我是金山寺的住持,」他說。「我來警告你。」
仙人告訴那個做丈夫的,當龍舟競渡時給他妻子喝雄黃酒,一切秘密就會揭曉。他照做了。白蛇因病臥倒床上。做丈夫的去探看時,發現一條白蛇躺在床上,他受到驚嚇跌倒在地死了。
青蛇叫醒再次變為人形的她的主人,告訴她必需用崑崙山的蘑菇才能讓她丈夫復活。白蛇飛到山上向神偷了蘑菇。她丈夫回到她身邊了,但心懷恐懼。
白蛇想重新獲得他的愛,對他施了一種法術。
她把一條腰帶變成一條活蛇,騙他說那是他所看見在床上的蛇。他們這就又快樂地在一起了,但卻沒多久。在他去寺裡謝神的路上,那個做丈夫的又碰到那個仙人。「你太太騙了你,」他告訴那個做丈夫的白蛇所施的法術。做丈夫的好害怕,問他如何救他自己。
「去當和尚住在寺廟裡。」
一進寺廟,那個做丈夫的就被關起來了。
他沒回家,白蛇和青蛇就划船渡江要去把他帶回家。僧人正等著她們。青蛇大叫「讓他回家」,但白蛇制止了,她向僧人懇求。她懇求他放回他丈夫。「惡魔!」僧人大叫。「我要保護他,提防妳這樣的惡魔!」
「我幫助了很多人,沒有傷害任何一個人,」白蛇說,青蛇也站在她這邊衛護她。但白蛇終於為了帶大孩子而退回到西湖。她認為她丈夫背叛了她。她心碎了。忠心耿耿的青蛇聲言再次碰到他時,一定要殺掉這個叛徒。做丈夫的知道了這個爭鬥,他找到了這兩個女人,告訴她們他被關了。她請求白蛇原諒他。她把她的一切都告訴了他。他還告訴她,她為他受苦了,他會永遠愛她。如果他做不到,願被青蛇殺死。
白蛇生下了一個男孩。他們很高興,但他們的高興沒持續多久。仙人來到他們得子的慶祝會上,把白蛇收進金碗裡。她轉向青蛇,用一艘龍船送她回家。做丈夫的懇求僧人釋放他太太,但僧人對這懇求聽若罔聞。
僧人把白蛇關進西湖雷鋒塔裡。不到湖乾塔倒,她不會再得自由。白蛇向她丈夫和孩子道別。她告訴僧人,無論如何,他沒能摧毀他們的愛。
僧人把她壓埋在塔下。

 時間逝去,僧人死了。青蛇沒忘記這事,她恢復了她的原有功力。她和那個做丈夫的及孩子到塔那裡拯救白蛇。
青蛇放火燒燬了塔,白蛇重獲自由了。
做母親的、做的兒子和做丈夫的淚流滿面地擁抱在一起。他們感謝青蛇的法力。
他們高興地回到茅屋,繼續過日子。
 
 愛總勝過邪惡。※

譯者小言:白蛇傳是一則流傳久遠的民間傳說故事,我們可以說是家喻戶曉,情節相當感人,每到端午節前後便被搬出來「餾」,歌仔戲最常「餾」了。由於正好是詩人節,詩人寫詩紀念也不可勝數。划龍船有一說是為了拯救屈原或保護丟入水中給屈原食用的粽子,另一說則是【白蛇傳】故事裡的拯救白蛇。至少美國詩人艾麗莎(Alisha)是這麼寫的。外國人有他們的聽聞和看法,寫來同樣感人。艾麗莎這首詩,應可歸類為散文詩或故事詩,故事內容大略不脫我們的傳說故事她來過台灣三次,對台灣相當熟悉。詩原來於去年作者就傳予譯者了,新近又見刊登在第19卷第4期《世界詩刊》(Poems of the World)上,謹予譯出,與讀者分享。
茲附作者簡介如后:愛麗莎(Alisha)為一名舞蹈家,也是一名拼貼藝術家和公關人士,兼寫詩。她曾隨她所屬的一個詩歌舞蹈劇團到過台灣演出三次。該團曾應邀到過摩洛哥、羅馬、布達佩斯、台北、倫敦、北京、大阪、雅典、瓜地馬拉和美國各城市巡迴演出。她原住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十六年前,為和孫子女比較接近,搬到現在住的愛達荷州(Idaho)孫子女住處附近,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一個孫子、一個孫女、二個重孫,平常在家工作,也為舞蹈團製作舞蹈服裝。她現在是國際藝術大使團的副團長。該團總部設在舊金山地區,為一個國際舞蹈團體,是利用藝術來促進不同文化之間和平與和諧的藝術機構,和她丈夫在Natica天使詩歌舞蹈團呆了好幾年,特殊的大表演才客串演出。此外,她還寫了一些詩,集成六本小本詩集。配合今年春天在上海演出的廿年詩歌舞劇,她還寫了【白蛇傳】(Lady White Snake)一詩,演繹西湖雷鋒塔所發生的許仙與白蛇的愛情傳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