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街頭藝人的一塊錢街

2022-07-04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第三次參見艾菲爾鐵塔
在我心中,「劇場」與「街頭」並沒有高下之分,每一個表演藝術的老師都很尊敬街頭藝人,甚至認為街頭的表演環境比起劇場要困難許多,也表態不是每個劇場人都具備能在街頭演出的能力,街頭的干擾非常多,需要異於常人的專注力與準備才能處理任何突發狀況和表現出和現場觀眾良好的互動。
一府二鹿三艋舺,台灣的歷史是這樣演進的,台灣街頭藝術家的歷史也能是如此。衷心感謝各位街頭藝術家們,經過長時間的淬鍊、修正,作品都再次昇華了,那些因為呼吸而安靜的時刻、那些觀眾為之喝采的瞬間;都讓觀者與演出空間有了更深的連結。
曾看過一個免費索票的演出,會後雙向交流座談上有觀眾提出一個想法:
「我經常以票價去評價一個演出,太貴的票價我反而帶著過高的期待去欣賞,所以經常落空;反之便宜的票價,卻能不斷帶給我驚喜。」
這段評論讓我思考了好久。
我也曾經是這樣想的,但就在二○一六年第一次到倫敦的「柯芬園」,我嚇壞了。
如果你只表演十分鐘,你會被其他街頭藝人討厭,他們認為你沒有滿足前來欣賞演出的觀眾,當地的街頭藝人希望透過一場又一場三十至四十五分鐘的秀來打造「受觀眾喜愛」的街頭藝人熱點。
就是這樣,在全體街頭藝人的共同努力之下,倫敦的「柯芬園」已經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街頭藝人殿堂;有好的環境、好的觀眾、好的收入。除此之外,擁有七十年歷史的英國「愛丁堡藝術節」│蛋黃、蛋白區雖屬不同區域性的表演水準劃分,也是如此讓人趨之若鶩,場場叫好叫座。
藝術雖是主觀的接受與否,但受喜愛的表演訴求也決定了演出的高度,更會讓參與者昇華到特殊的情境,而支配了觀眾的認同感,真是美妙的一場藝術饗宴。
觀賞者的及時打賞,也就成為我判斷演出效果或回饋機制的基本軸心。
因之,我非常在意打賞箱內的一塊錢,在我剛開始當街頭藝人時,沒有老師教我怎麼表演,自己只能從前輩的表演模式,依樣畫葫蘆罷了,透過摸索、改造,並不斷的修正,企求找到一種可以變強大方法,每每我經常激勵、告訴自己:
「打賞箱沒有收到一塊錢,才能正式退休。」
「只要有零錢,代表自己還不夠完美。」
在每場表演結束,我急於看著打賞箱內的是否有奇蹟發生,我不在意是否有4位小朋友的紙鈔。
「我這麼辛苦工作,還不都是為了那四個孩子!」,不少台灣人常以這些話形容自己「為五斗米折腰」。
但我卻不是這樣面對思考的,衷心謝謝那些給我零錢的觀眾,我知道不一定是表演不夠好,但這樣的自我要求、鞭策,真的才能不斷地督促自己蛻變哪!
記得有一次,看著打賞箱內只有兩枚一塊錢,瞬間,我開心到當晚買了麥當勞當作宵夜慶祝。
我反覆看著這光鮮的銅板,摸起來就是順心,材質含鎳六%及鋁二%的銅幣,正面圖案有著蔣中正側面像,背面圖案││「壹圓」(右至左)、「1」字樣、鋸齒狀幾何圖形1圈,幣邊則是全絲邊。
我狂嚎、歡呼……
不遠處,辦活動的音箱正傳送來│瑪麗蓮夢露在〈大江東去〉電影的插曲││One Silver Dollar ,我情不自禁也跟著旋律哼:
One silver dollar, Bright silver dollar.
 Changing hands, Changing hands.
 ……
 ……
 Love is a shining dollar, Bright as a Church bell's chime.
 Changing hearts, Changing lives, Changing hands.
那是充滿掏金夢的洪荒、開墾年代:一銀元,一亮銀元,換手,換手。愛是光輝的美元,像教堂的鐘聲一樣明亮。改變心意,改變生活,換手。這一切充滿希望的拓荒歲月迎向璀璨希望的未來明天,尋夢者正高迭演繹著傳奇。
真的,我非常在意一塊錢,可以買一份勤奮,一個志向,一顆恆心。
 
 【後記】:
那天下午肚子餓,跑到肯德基買蛋撻,這個小朋友馬上引起我的注意,因為他拿著一大把的一塊錢,排在我的後方,輪到他時,點了一杯可樂。
店員問他怎麼會有那麼多一塊錢,小朋友說:媽媽說想喝可樂要自己存錢,倒一次垃圾一塊錢。店員聽完,送他一杯可樂,還從小杯升級成大杯。
也許是因為街頭藝人的身分,對這個畫面特別有感,過去也曾經拿零錢買音源線,當時老闆也問我怎麼那麼多零錢,我說我是街頭藝人,老闆很霸氣的把錢退還給我,並道一句:辛苦了,加油!
並不是鼓勵大家以後都拿零錢消費,而是想告訴大家:你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對某個人來說是珍貴的事物。願你我有能力時都能適時幫助別人,即便只是一杯可樂,也能給小弟弟美好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