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走入婚姻前的修行路 ◎金希

2022-07-03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許多人都認為,在人生的路途上,必會得經歷結婚生子的環節。如今我也到了適婚的年齡,有許多婆婆媽媽們相繼想要湊合佳偶,但我都一一回絕掉了,因為我對婚姻生子一直感到恐懼和無力。
從小我就是在婚姻失敗的家庭長大的,我的父母是在適婚年齡的邊緣勉強湊合在一起,我每天看著兩個冤家在爭吵中度過,吵著要離婚卻在幾小時後,兩個人各自拿著自己的碗盤,分別在看不見對方的角落扒著飯,到了就寢時間又分別睡在臥室和沙發,一早起床又繼續在同一個屋簷下過著獨居的生活。
至於生孩子我也一直抱持著疑問│人為什麼要生孩子呢?為了傳宗接代?為了締結愛的結晶?不管是那一種理由都是在不經孩子同意的情況下擅自把孩子帶來這個世界。在生下孩子前做了父母的人都有好好思考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能力愛著孩子?而孩子真的想要來這個世界上嗎?孩子來這個世界真的可以得到幸福嗎?我家家境貧窮,所以不合的兩人,唯一合拍的一點就是要我好好念書不然以後就要過著苦日子,不斷地向我傳達世界的殘酷。既然這個世界如此殘酷又為何把我帶來這個世界受苦呢?我從小就被逼著犧牲玩樂的時間來唸書,長大後又被逼著忍受著不公和委屈工作,即便痛苦也要遵循著社會的規則生活著。從未有人告訴我世界的美麗,也沒有人告訴我生命的美好,擅自將我帶來這個世界的人只告訴我如何避免落入他們經歷過的痛苦的深淵,但卻把我推進的另一個他們從未經歷的深淵。我的人生像倉鼠在玩的滾輪,我拼命地向前跑,卻哪裡都去不了,只是日復一日的跑著。
我從小被教育著世界的殘酷,不認為這個世界是很美好的,這個世界充滿的人心險惡和社會的冰冷。人一生下來臉上便寫著「苦」字。課業壓力、人際關係、職場競爭、婚姻壓力、生子責任、扶老重擔等等,人生注定要經歷著許多痛苦,如果這些痛苦,連我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那又如何教會孩子去面對呢?我來自破碎的的家庭,無法認同婚姻的美好,沒有愛人的能力,也沒有成為好母親的自信,自認如此殘缺的我在許多年前,秉持著單身主義拒絕所有墜入愛河的可能性,不只是因為畏懼著自己沒有愛人的能力,也畏懼著婚姻帶來的痛苦、畏懼著養育孩子所帶來責任,更畏懼可能會墜入萬劫不復的痛苦中,造成此生最大的後悔,糟蹋了自己本可能擁有的大好人生。
有天我一時興起做了色彩心理測驗,測驗是憑著直覺選擇了顏色,顏色帶給我的感覺就是答案。我在「人生最重要的三種顏色」中其一選擇了粉紅色,對我而言粉紅色是美好愛情的顏色,當下我便明白即便我對於愛情可能帶來的痛苦選擇了逃避,但我仍對愛情以及婚姻充滿著憧憬。
長到現在的歲數,對於這個世界和人生的看法也有些改變,日子有些苦盡甘來,許多事也看開了,對於人生和這個世界開始有了些許好感的跡象,但我認為這還遠遠不夠,在我有能力可以真正的愛人、愛這個世界、愛孩子,能以一種充滿成熟和睿智的愛包容伴侶和孩子,告訴孩子人生的美好,以溫暖的雙臂抱著孩子,發自真心地說聲「歡迎你來到這個世界」之時,我或許才有資格走入婚姻,成為人妻、成為母親。在那之前我必須在這個美麗又殘酷的世界體驗更多的事物,找尋著更多更多屬於它的美好│這就是我走入婚姻前的修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