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半個詩人 ◎紀小樣

2022-07-03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一)
 
 我對西方敏感
 但不討厭西敏寺裡的詩人
 喬叟、莎士比亞、布朗寧
 丁尼生、拜倫、約翰.彌爾頓……
 尤其泰晤士河畔適合裸泳
 更喜歡正殿燭光
 無法完全照亮的
 背陽的墓誌銘
 
 多少遊蕩的詩魂
 長期神交同一個誘人的謬思
 不少沾黏相似的血緣
 
 亦不免步履踩踏
 路途的坎坷
 
 有幸我忝為半個詩人
 已然無力抗拒馬蹄踢落的意象
 復又遭駱駝的口水洗臉……
 
 (二)
 墓園生鏽的鍛鐵玄門沒有關緊
 冷風又不時過來翻動我
 沒有黏貼好在大理石上的相片
 
 我背對信徒 雙手呵熱
 戳揉著自己顫抖的墓碑
 不好意思──告知天地
 這裡的詩草已經乾黃枯澀
 無心再招搖另一個春天
 
 而那在遠方等我的? 死
 也無法拒絕我就近解釋
 
 (三)
 
 野蕨縮腳長回了陰影
 青苔也死命向陽光吐舌
 
 我被馬掌搧過
 耳膜轟轟迴響著
 韃韃的蹄鳴
 
 為了完整的阿基里斯
 我不後悔 拋棄過
 一個更美的海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