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賣素食也能闖出一片天 ◎盛宜俊

2022-05-21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曾有一天,受同事小劉邀約去他家坐坐,我欣然應允,順便帶了點伴手禮前往拜訪。
午後的閒聊讓我們兩個男人頗感饑渴,他遂提議到離居家不遠處的某飲食店吃臭豆腐和剉冰。只因依然酷熱的九月,疫情已有所減緩,地方政府也對飲食業者營業規定有所鬆綁,民眾可入店內消費,於是我接受了提議。
出了他家社區,橫跨了兩條街,就來到了精華地段的大馬路上。路的兩旁商店林立,特別是飲食店,幾乎佔去了大半,我也跟隨他來到了間餐飲店。餐飲店的門上掛了塊醒目大招牌,招牌上還標榜著純素食字樣。
他熟門熟路的和老闆娘打了聲招呼後,就兀自的進了廚房,不久後端了兩盤炸得酥黃的臭豆腐出來。怎知才剛放下臭豆腐,就又轉了個身,往店內的另一邊走去,也是和老闆寒暄幾句,就旁若無人的拿起湯勺,在冰品檯上摳挖了幾樣配料,然後移到刨冰機下,讓刨下的雪花冰整整鋪滿了兩大盤,接著淋上了特製醬汁,才擺放到了我的面前。
面對我詫異的眼神,他笑著說:「這是我小阿姨開的店,屬複合式,除素臭豆腐外還兼賣剉冰,我偶爾會過來幫忙。因為平日生意太好了,我怕待會等剉冰等的急,我想就先做好端了過來。」
「素臭豆腐?為什麼不賣葷的?葷食人口不是比較多,東西也比較好賣?」
「哈!一般人也這麼認為,但我小阿姨長年吃素,所以堅持發願只賣素食,沒想到真給她開拓出商機,現在生意好得不得了,還在台北開了好幾家分店,給幾個孩子分別管理。這間是起家店,所以味道特別道地,很多老主顧還是習慣來這裡。」
「那麼店裡的生意一開始就那麼好嗎?難道不會很競爭?」
「可不是這樣。她剛開始是賣素麵,是我媽偷偷幫她勉強撐了快兩年,最後還差點收店關門,更是我讓這家店轉型後起死回生的,才有如今的榮景。」他沾沾自喜的說道。
話說幾年前,同事的小阿姨遠從宜蘭來桃園投靠同事的媽媽,想請老人家幫她找個地方開間素麵店。身為大姐的同事媽媽雖找著了間正等著出租的店面,但也勸過她,說該地區素食人口不多,又早已有家遠近馳名的素食麵店,想向對方討杯羹是不容易的。
但她就是聽不進大姐的勸,認為只要店裡內部裝潢典雅,走高檔路線,不怕客人不上門。
下決定的一個月後,麵店開幕了。走歐式風格的多套嶄新桌椅,不時流淌的曼妙輕音樂,其所烘托出不凡的格調,確實吸引了一票來嚐鮮的顧客,當日可把店裡給擠滿了。忙進忙出的小阿姨,欣慰的全看在了眼裡,也對未來抱持著更多的希望。
誰能預料,在開幕過後,經歷了一段促銷期所帶來的不錯業績後,接下來的日子,來店光顧的客人逐漸減少,而更多時候,是夫妻倆的落寞相視。
這也難怪,據同事說,小阿姨做出來的湯麵口味平淡,毫無特色可言。既沒有令人驚艷的配料,也沒有獨門配方所熬煮出的可口湯底,一碗的青菜蘿蔔配上一大坨市場買來的不知名品牌麵條,還不如沖上一碗泡麵來的誘人。
同事媽媽知道了小阿姨的窘境,為了幫上一把,每個禮拜帶著全家老小光顧多次。另外,還要同事以團購、朋友代購名義,屢次花費鉅資,訂了數十碗的份量。為了消化掉這些麵,同事只能挨家挨戶的分贈給左鄰右舍,又或者轉送到各賣場前設立的愛心攤位,招待給貧苦民眾免費取用。
在如此費心勞力的暗助下,麵店才勉強撐了過來。但眼見生意毫無進展,兩年一期的房租契約又將到期,不只小阿姨夫妻倆發愁,老大姊也深知這無底洞的金錢支助終究不是辦法,不免憂心不已。
一日深夜,為小阿姨擔憂的同事在床上輾轉難眠,思索著該如何才能幫上忙。突然靈光乍現,他腦中有了個想法,心想小阿姨既然賣麵賣不贏別人,且又堅持要賣素食,那麼就改賣很少人會賣的素臭豆腐,或者兼賣熱門冰品之類的。這兩樣都不怕競爭,應該比較容易抓住消費者的口味。
隔日,他將想法分別告訴了老媽和小阿姨,兩老都覺得可行,於是和房東展延了租房契約,又將店內劃分成兩區,一區賣素臭豆腐,一區賣剉冰,也重新裝潢和改造。
自重新開幕以後,店裡生意興隆,無論是葷食或素食的顧客,都蜂擁而至店裡消費。一段時日後,小阿姨賺進了不少錢,為了提升食材品質,夫妻倆還成立了食材中心,自產自銷,以避免被供應商在原物料價格上做剝削。
如今,兩老不忘本的留駐在總店繼續經營,孩子們也都被派駐到各分店管理,這些年下來,該店建立起了良好的口碑,十幾年過去了,慕名而來的觀光客依然絡繹不絕。
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只要能勇敢做出創新,為自己的信念而努力,賣素食也能闖出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