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幼兒文學小論】 舊石器時代洞窟畫概說 ◎黃瑞田

2022-05-20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拉斯科洞畫 牛和馬群
兩百萬年前,直立人的雙手解放了,指掌的厚繭逐漸消失,手指的活動更加靈活細緻,因而打開了人類文明的鎖匙。
遠古人類是自然界的弱勢族群,跟其他動物一樣,棲息在叢林之中,四周潛藏許多飛禽猛獸、蛇鼠蜂蠅,處處危機,隨時準備為生存而打鬥。跟其他動物相比,人類的幼年期非常長,出生之後,必須經過將近一年才會學步,兩三年後,才會覓食,對於外力侵襲,毫無反抗能力,不像其他動物,生下來就會爬行、走路,短時間就能獨立。
古人為了族群的存續,求生能力很強,與禽獸對抗,雙手不夠長,學會拿枯枝當武器;獵物不足,學會用石頭敲擊果殼,取出果仁充飢;天氣驟變,懂得躲進洞穴遮風避雨。但是,洞穴常常成為生死戰場:可能早就有其他動物盤踞,也可能有他人居住,為了爭奪棲地,他們的生活充滿了戰鬥性,在求生、求飽的的奮戰中,人類手腦協調並用的時機增加了,雙手的運用也逐漸靈巧。
在演化的過程中,語言產生之前,古人已經會用手勢做簡易的溝通了;當語彙逐漸豐富之後,手勢成為語言的輔助。雙手除了幫腔作勢之外,還要製作工具,例如打碎獸骨做骨針,縫製曬乾的獸皮做禦寒的衣服;擊破石頭做石斧,以便切割食物或披荊斬棘;為了狩獵和打鬥,磨尖樹枝當武器……。製作的工具越來越多,大腦的運思能力也越來越靈光。
跟現代的幼兒類似,古人的幼兒也會在地上塗塗畫畫;及長,還會以畫圖輔助語言的表達;甚至有喜愛畫圖的古代「藝術家」,休憩時在洞穴石壁上留下以動物為主的圖像,成為藝術史的濫觴。
根據考古學家的研究,舊石器時代末期(紀元前九萬至一萬年),古人就能以木炭或褚石在洞穴岩壁、穹頂畫動物,種類包括鹿、山羊、野牛、野馬、野豬和猛象、熊……,甚至還有如同抽象畫的線條。
目前考古界所認為最早古畫是在南非布隆伯斯洞穴發現的一塊大約六厘米長的石塊上面的九條交錯紅線抽象畫,經過放射性炭測量,是七萬三千年前的作品,它可能是一幅大畫脫落的小部分。不過,也有人認為這些褚紅線條是計數符號。由於畫面並不完整,藝術界並不認為它是最早的古畫。
一八七九年考古學者在西班牙發現的阿爾塔米拉動物洞窟畫,是現代人最早發現的史前圖畫,所畫的各種動物的顏色以褚紅、黑、紫色為主,鮮艷的畫風十分現代化,當時沒有準確的鑑定工具,一度被認為是偽造的;後來洞窟畫不斷的在世界各地被發現,才被認定是一萬五千年前的古人作品。
一九四○年九月十二日,在法國南部的多爾多涅省拉斯科,有四個兒童帶著一隻狗追逐野兔,野兔躲進一個小洞穴,那隻狗也跟著鑽了進去,卻出不來了,他們挖開小洞穴,發現底下是一個暗黑的洞窟,他們找來大人協助,利用繩索垂吊進入,用火炬照射,洞內數量眾多的壁畫出現在眼前。這個洞穴有一百八十公尺長,牆壁上畫了許多紅色、黃色、黑色、白色的羊、鹿、牛、熊和奔跑的野馬,以及人的圖案,其中有一幅長達五公尺多的野牛圖像,栩栩如生;另外有一幅鳥人被公牛鬥倒在地的圖像,非常引人注目:受傷的公牛瞪大圓眼怒視鳥首人身的人,以及地上斷了握把的矛及標槍。這一幅畫,頗富故事性。彷彿古人在敘說鳥首人身的戰士,與野牛搏鬥,最後不敵暴怒的野牛。經考古學家鑑定及調查,這個洞穴有一萬八千年歷史,這幅畫同告訴後世,在一萬八千年前,古人已經會製作長矛、標槍這類尖突型武器及用具。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位洞穴探險家在法國阿爾代什山谷發現長約四百公尺的肖維特洞窟,地面有洞熊的全副骨骼,以及一隻高地山羊和兩隻狼的頭骨。
洞窟被古代畫家區分為兩個區塊,第一區塊的圖像大部分是紅色的,黑色的佔少數;第二區塊的圖像大部分是黑色的紅色的較少。整個洞窟主要的圖像可以辨識的壁畫有十四種動物:獅子、猛象、犀牛、洞熊、馬、野牛、高地山羊、馴鹿、紅鹿、野牛、巨角鹿、麝牛、黑豹和貓頭鷹等等,約有一千多幅壁畫,其中四百多幅用放射性炭測定,有二萬八千至三萬七千年的歷史,是不同時期的智人的作品,已經懂得運用透視以及陰影製造立體感的技巧。這個洞窟並不對外開放參觀,只允許研究學者及專業保護人員每年進入兩次,每次兩小時。為了滿足民眾好奇心,法國政府利用數位科技,將洞窟整體掃描,複製一個一模一樣的洞穴,給觀光客參觀,這個人工複製的洞窟被稱為「阿爾克橋洞窟」,裡面有一千多幅複製的肖維特洞窟壁畫。
舊石器時代的洞穴壁畫,在世界各地陸續被發現,諸如:巴西的塞拉達卡皮瓦拉洞穴壁畫,有二萬五千年歷史;澳大利亞卡卡杜岩畫,可追溯到四萬年前;LAAS迦勒的洞穴壁畫,位於索馬利亞西北部,有八千至一萬年歷史;位於印度高原的比莫貝卡特石窟壁畫,有五千至一萬年歷史;二○一八年澳洲格里菲斯大學的考古團隊,在印尼蘇拉威西島一個偏遠山谷中的洞穴,發現使用深紅色赭石顏料繪製的一頭疣豬畫,利用同位素測年法確定這幅畫已經有四萬五千五百年的歷史。
由於舊石器時代的岩洞圖畫不斷的被發現,歷史也越來越久遠,世界圖畫史的起源也不斷的被更新往前推移;所以,究竟人類圖畫創作的原始起點是何時?
仍然是一個有待考古學家去探索的一個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