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也是自主應變:台東釋迦農能自尋生路嗎?

2022-05-20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大陸海關以檢疫為由,禁止台灣蓮霧、鳳梨與釋迦輸入,台東縣是台灣外銷釋迦產地,農民收益大受衝擊多時,縣長饒慶鈴為農民當面向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請命,提議讓台東縣政府和農民組成類NGO?自己談談看,幫農民賣釋迦,卻未獲正面回應。
基於地方父母官,眼見釋迦農心血澆灌的優質產品,外銷中國大陸卡關,中央政府不願出力,饒縣長有此提議,乃是職責所在。但陳吉仲身為全國農政最高決策者,未能站在農民的立場,指稱如果透過NGO可進口,就達到中國當初禁止鳳梨釋迦進口目的。他滿腦子政治,雖然政治正確,可以鞏固官位,卻無視農民的辛酸與痛苦。
客觀來說,所謂類NGO的方式,是否真能打開一條活路?還在未定之天。但提議的初心,要為台東的釋迦農找出路,則無疑義。一言以蔽之,農產品出口檢疫的大權,握在中央政府手中,如果農委會能真心為農民解決問題,地方政府又何須管到外貿的事。正因為中央政府擺爛,地方政府與農民組織只能死馬當活馬醫,尋求開啟其他路徑的可能性。
老實說,以中央政府的心態,就算台東類NGO的管道與對岸談成了,中央會不會接受?並未可樂觀,陳吉仲的回應與搬出「反統戰」的官話,已不言可喻。
話說回來,如果農委會以釋迦農的收益為念,在乎台東鳳梨釋迦銷售大陸市場,實事求的作法應該是,把焦點鎖定在檢疫問題,針對大陸海關所提的介殼蟲等檢疫問題,投入必要經費,設置必要設備,設定更高檢疫標準,協助農民除蟲。其作法一如外銷日本的標準,讓對岸無法再以檢疫為由說事,釋迦輸陸的卡關問題當可以迎刃而解。
在中國大陸以檢疫理由卡關後,本報已在社論中,多次提醒農委會,應該實事求是,既是檢疫的問題,就用更嚴格的檢疫來解決。但遺憾的是,農委會只在兩岸專業平台上,做形式上的文件遊戲,故作有做事狀。其實,根本就把問題擺著,以致並無寸進。
進一步來說,兩岸關係雖仍趨於敵對,但兩岸經貿數量與金額仍在成長,並未因為兩岸官方與白手套管道已讀不回,通通就卡關。以科技產品輸陸為例,如果對岸指台灣某項產品的良率低而退貨,或是產品有瑕疵,解決之道,不就是提高良率與減少瑕疵?難道會像釋迦、蓮霧與鳳梨,就此關閉外銷管道?
科技產品的產值高,經營者的政商影響力大,似乎受到中央政府的特別關愛。農民本來就是弱勢族群,農產品的產值也較低,顯然很難得到中央政府的溫暖。此所以農委會主委陳吉仲連台東釋迦農要自力救濟,尋求自主應變的路徑,都不以為然。面對這一波疫情,民眾要快篩沒快篩,中央疫情指揮官陳時中還會要民眾自主應變,陳吉仲連農民要自主應變的路都封了,令人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