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沒有民主素養,何來言論自由?

2022-05-18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這一陣子,每天的媒體版面,充斥的不是俄烏戰爭,就是新冠疫情,遮掩了一則具有重大意義的新聞,那就是美國國務院在紐約時間4月12日,公布了「各國人權報告」,其中台灣的部分雖然不錯,但把「誹謗」納為「刑事犯罪」,則是一項重大的人權問題。
美國是全球民主陣營中的龍頭,其國務院以對於「言論自由」的干涉程度來評斷人權是否受到充分尊重,當然有一定道理。我國對於毀損他人名譽所構成的毀謗罪,訂定在刑法第310條,處罰包括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三萬元以下。在實務上,依據官方統計,因「妨礙名譽」而結果被「不起訴」者超過八成,但每年案子多達1 萬5千件,委實讓檢警單位疲於奔命。
而「誹謗」若被定讞有罪,雖然也有超過六成最後是以罰金收場,不會妨礙人身自由,但涉案者此後就成為「有前科」,喪失「良民」身分,職務或工作上會受到一些限制,對「人權」也著實有所傷害,所以「誹謗」是否能改以民事方式處理,一直以來也是一些法律學者與人權組織關心的議題。
不過,美國國務院所在意的言論自由,事實上指的是「媒體報導」。一個國家的公共媒體,乃是人民獲得攸關切身權益之種種資訊的最主要來源,這些資訊是否確實,是否因受到監控或箝制而造假或被扭曲,成了界定國家體制 為「民主」或「專制」的重要指標之一。
從前絕大多數人仰賴公共媒體供應訊息,公共媒體的工作者們,也會針對訊息予以批判、進行價值判斷或提出建議,讓人們取捨或決行。然而,科技進步,時代變了,從部落格,網站到各種社群平台,都是可以任意發表意見的地方。雖然「公共媒體」還是有一定的地位,但其重要性,早就已被各式各樣的「自媒體」所沖淡,所謂「言論自由」,也必須賦予不同的定義,絕非僅限於新聞自由而已。
事實上,所謂「自由」的正確定義,應該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任何人都可以憑藉自己的能力去進行一切對自身有益的活動,但須以「以不妨礙他人的自由」為限度,這換句話可以說就是「民主素養」。那麼,台灣社會的人民,已普遍都具備了「民主素養」,所以可以無條件擁有「言論自由」的權力嗎?
從前媒體的數量極少,但從為數也不多「新聞人」的言論中,可以感知他們都有一定的品格與風骨。然而,或許是媒體數量變多了起來,如今的媒體人與一些「類媒體人」─包括原就任職於狹義媒體中的記者、名嘴與編輯,以及在社群平台上具名或匿名的網軍們,他們或許為了拚收視率,或許為了博知名度,也或許為了可觀利益或政治目的,在公開場合針對特定個人進行了「人身攻擊」的事件,幾乎無日無之。
人人都知道,「名譽」是人的第二生命,名譽受損,輕者個人發展受挫,重者身亡家破甚至國傷,豈是等閒之事?有些人的確是造孽而遭揭發,但有些人則是無辜的,卻被有心人刻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予以汙衊抹黑,使其在社會大眾中留下負面、惡劣的形象,想要洗白平反冤屈,往往曠日廢時,結果出來都是遲來的正義了。
媒體人基於公益責任,發姦擿伏,保護其言論自由當然有必要,但媒體有些人深具「道德勇氣」,也有不少「寡廉鮮恥」者。後者們往往以「見縫插針」、「誇大其辭」、「捕風捉影」或甚「空穴來風」的方式損人品格,毀人名節,然後他們得到什麼懲處?一些「胡扯」的事遭到質疑,他們有時反而會用「保護消息來源」來凸顯自己是堅守「職業尊嚴」的「聖潔天使」,使得狀況掉入「證據不足」的困境,所以「不起訴」,絕不代表他們說的都是真話,而被起訴最後判刑者又如何?絕大多數最多就是罰點錢而已,根本不痛不癢,「言論」工作並未受到妨礙,事件從開始到終了,照樣大放厥詞,誰也奈何他們不了。
人權組織與法律學者們希望保護「言論自由」者的人權,但被言論自由所「傷害」的人的人權,誰來照顧呢?台灣有許多人還缺乏基本的民主素養,濫用自由,有什麼資格談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