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

不是機構,是家 ◎黃家家

2022-05-04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曾在台東一服務身心障礙者的社福機構服務,該機構將住宿區分為四個家,每一家都有各自的名稱│如天使家、愛彌兒家,裡面的房間也不是統一配備,依據入住者的需求與自理能力而有差異。我覺得,這不統一便是這機構最大的特色,在安全無虞的狀態下,院長讓每一家的孩子與教保老師自由布置自己的房間與公共空間。
前陣子看到老同事分享院內活動│我的房間我做主。會有這活動,起源於一教保老師提到自己從國中開始住校,當時都是自己佈置和整理房間,聽到可以將喜歡的照片貼在牆面或床頭,機構內的孩子非常欽羨,於是便安排了自己布置房間的活動。
孩子們認真地在壁報紙畫上喜歡的圖案、挑選喜歡的照片,照片認真地擺放、黏上去貼在床邊。一張張有個人特色的海報,張貼在牆面上,記錄了孩子的成長軌跡,也為房間增添繽紛的色彩,更重要的是,透過布置自己的房間,提升孩子自我決策的能力。
而自我決策便是今日特殊教育很強調的一環,讓身心障礙者可以在支持性環境(干擾最小的環境)、尊重個人權益和意願的狀態下做出決定;而自我決策能力的提升有助於肯定自我,也可促進他們參與社會的能力。
或許有人會覺得│布置自己的房間,跟提升決策能力、跟參與社會有什麼關係呢?
其實,我的房間我做主主要目的不僅是布置自己房間,更是身心障礙孩子「自己有權利為自己作決定」的具體實踐。仔細想想,布置房間除了自主選擇喜歡的照片,還要考量如何張貼才不會影響別人、怎麼放才不會妨礙清潔打掃,這樣的過程正是邁向自我負責的開端。
更重要的是,不給予統一、規格化的空間,在不影響安全的狀況下,讓孩子自主安排與選擇,機構就不僅是安置機構,而是可以放鬆生活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