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探訪鎮西堡神木群 ◎黃瑞田

2020-08-26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哈卡吾神木
新竹縣尖石鄉內山的「鎮西堡」(Cinsbu),不是軍事堡壘,也不是古堡,在泰雅語它是「清晨第一道曙光照射的地方」。
鎮西堡擁有五十多平方公里原始森林,分布了許多巨大的檜木、扁柏、香杉、吉野杉等巨木,其中的檜木林是冰河時期遺留下的孑遺植物,有許多樹齡二千五百年以上,樹高超過三十五公尺,日治時期,日本林政單位曾經要來開採,泰雅部落居民強力反對,頭目哈卡吾就進入森林搭獵寮長期守護,餐風宿雨,一晃十年過去了,有一天,他被發現不明原因死亡,族人為了紀念他,就把他紮營旁邊的神木命名為「哈卡吾神木」。
二次大戰之後,國民黨政府接收了日本政府的伐木設備,繼續在各地入山開採珍貴的檜木。一九八六年,林務局計畫進入鎮西堡砍伐老樹,新光及鎮西堡部落族人聚集,攜械前往林務局秀巒工作站強力抗議,嗆聲「砍一棵樹、償一條命」,林務局怕事情鬧大,才撤回伐木計畫,鎮西堡神木群因此得以保存至今。
神木群有編號或命名的神木有二十三株,其中的亞當、夏娃、國王等樹型特殊的巨樹,是登山客探訪的指標。由於路途遙遠,單趟長達四點五公里,步道狹小崎嶇難行,必須先爬上半山腰,後下溪谷,再爬上山腰,再下溪谷,如此五上五下,才能到達國王神木。有人說,鎮西堡的神木群吸引許多不曾來過的登山客,但大部分來過的登山客卻說這輩子不會再來鎮西堡。
原住民導遊大熊在早餐時做行前景點介紹及說明注意事項,然後問大家:「不想走的舉手。」有將近一半的人舉了手,他又說:「不想走的人也要一起搭車出門,留在停車場幫忙看守車輛,五個小時後再見!」
正式上路後,停車場只剩司機。
幾天前下過雨,步道還很濕滑,有些路段的山壁冒出的涓涓泉水,順著步道往下流淌,步道很少有乾硬的地方可以踩踏,在一處寬度不到三十公分的路段,左側加鋪了一塊長木板,我走到這兒滑了一跤,左腳從木板和步道之間的空隙踩空跌倒,若沒有加鋪木板,我就掉進懸崖了。
樹木蓊鬱茂密,步道十分蔭涼,我的視力不好,要十分專注才能看清崎嶇的路面,無暇顧盼兩旁的景色,必須直到可以錯身而過的路段,才能停下腳步拍照、欣賞周圍的景色。
同行的團員腳步有快有慢,本來在我後面的人不斷的超越,我擔心會落到最後,只好加緊腳步跟了上去。步道上坡下坡,來到泰岡溪支流的溪谷,團員們都停下來休息,有人還脫下鞋子泡腳,頻頻叫喊:「好冰哦」。
涉溪之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座陡斜六十度三十公尺長的中空木梯,幾位膽小的夥伴,顫巍巍的手腳並用往上爬,到了上面開始煩惱回程要怎麼下去?
步道依然是狹窄、潮濕、崎嶇,但仍不減大家的興趣。走了大約一個小時,來到了一點六公里處,這兒是A、B兩區神木步道的分岔點;A區海拔較高,步道較陡,狹小難走,路跡不夠明顯,指標性的神木較分散,有皇后、夏娃、攀岩、孕母、阿扁、福祿壽三兄弟等神木,還有一個面積不大的毒龍潭。B區範圍較小,海拔較低,探訪的人較多,步道明顯可辨,最著名的神木有四棵:哈卡吾、亞當、老夏娃和國王,它們分布在步道的旁邊。
山路上下起伏,左旋右轉,很難測出正確的距離,尤其在茂密的森林裡。大多數的團員走在前面,只要一個轉彎,就看不見他們的背影,我盡量向前邁進,以免落後太遠。
鎮西堡有一百五十多棵千年大樹,大部份分布在遊客無法到達的坡坎,不僅沒有命名,也沒有編號,我們路過時,只能停下腳步遠遠觀賞,許多巨木樹幹長滿蕨類、青苔或是爬藤植物,更顯出植物生命的旺盛,這大概與鎮西堡終年潮濕、水氣豐沛有關吧?
第一棵出現在步道旁邊的神木,編號1號的哈卡吾,它是原住民為了紀念護樹十多年的頭目哈卡吾而命名的,沒有哈卡吾忍受風吹雨打,蚊叮蚋咬,這些神木早就被日本政府砍伐殆盡。哈卡吾神木仿如哈卡吾頭目的化身,屹立在那兒歡迎登山客。在樹幹離地五公尺高處,分岔成兩株主幹,以V字形仲向天空,仿如哈卡吾在告訴後人,他的十年抵抗終於勝利。
在哈卡吾神木下方拍照留念之後,繼續前行,路況稍微好一些,但是樹木依然茂密,不見天日。走了約十五分鐘,聽到陣陣的笑聲由前方傳來,原來出現在眼前的是矗立在陡坡上的亞當神木,距離樹頭一公尺高的地方,橫生兩段已經被截斷的枝幹,上面長滿了綠色的苔蘚。長約兩公尺,狀似陽具,讓人看了尷尬不已。
在亞當神木前面不遠,又傳來團員們的笑鬧聲,原來老夏娃神木就在轉彎處,樹幹底端開了口,像女性的生殖器,有團員好奇的走入開口處,抬頭向上張望,出來之後說:「裡面是中空的,像被火燒過,炭化了。」我想,可能是遭受雷劈著火,燒出那個洞口。許多遊客以為老夏娃神木就是夏娃神木,其實,在A區,還有一株夏娃神木,同樣有一個令人連想臉紅的開口。
拍完照,小心翼翼的走下斜坡,繼續往前彳亍,步道雖然沒有前段泥濘難行,但雙腳小腿有點僵硬,開始不聽使喚,心裡盤算著,已經走了將近兩小時,應該超過單程的一半了。
離開老夏娃神木,繼續走向國王神木。沿途高聳的林木樹冠蓋頂,篩不下陽光,微風吹來,臉部感到清涼,背部卻覺得濕熱,只因汗水已濕透了衣服。我已年近七十,體力雖然還可以勉強支撐,卻已大不如前;再走了五分鐘,前方出現一株狀似獨木橋的倒伏巨木,樹頂就在步道旁邊,樹根仿如章魚腳,仔細觀察,這株紅檜的根太淺了,無法撐住壯碩的主幹,據說它是五號神木,五年前在一次大颱風中被吹倒,幸好這地方太遙遠,交通接駁不方便,否則早就被山老鼠肢解下山了。
步道又一個大轉彎,往溪谷急下坡,潺潺流水聲灌人耳朵,以為又要涉水過溪,沒想到有一座木橋橫越。這時橋那端迎面來了五個女人,是同團的團員,問她們離國王神木還多遠?有人回答說她們沒有走到國王神木,因為不敢過另一條水量比較大的小溪,她們就回頭了。
我為她們沒有堅持到底感覺遺憾,告訴自己一定要撐下去。過橋之後又急上坡,這樣下坡又上坡,每一次都在考驗老人家的體力,走到這地步,絕不能回頭,否則會後悔一輩子。
上坡後又下坡,這一次,下到溪谷,雖然溪床擺了五六塊大跳石,溪水淹過其中兩塊石頭,我想就是這兩塊淹水的石頭使那五位團員打退堂鼓,幸好我的登山鞋是防水的,踩過去沒浸濕,過溪之後,步道又往上升,走了五分鐘,就聽到人聲鼎沸喧嘩,在前面約一百公尺處,團員們興奮的圍著一株巨木品頭論足,原來這株巨木就是國王神木,看那樣子,是樹幹中間折斷,長出許多枝幹,上面長出枝葉,就像國王戴著一頂王冠。
團員們都十分興奮,擠在木梯上擺姿勢拍照,在遙遠的森林中留下快樂的身影。
我擠不上去,只在外圍停留大約三分鐘就往回走,因為回程有四點五公里要跋山涉水,至少要走兩小時三十分,我很懷疑自己還有體力走回遙遠登山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