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要聞

疫情+少子化 花蓮公幼缺額高達47.28%

2022-06-22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圖:疫情加上少子化衝擊!一百一十一年八十七所公幼缺額率高達百分之四十七點二八。(本報資料照片)
議員林宗昆要求教育處及早因應並兼顧教保員就業權益
記者何國豐/報導
  受到疫情加上少子化影響,花蓮縣前幾年公幼名額還供不應求,如今卻呈現供過於求,議員林宗昆廿一日表示,公幼招生人數一年比一年少,突然出現「懸崖式」下降問題應該特別重視,依據縣府教育處統計,一百一十學年度公立幼兒園招生名額兩千零九十九人,報到率一千五百六十人,報到率百分之七十四點三二,一百一十一學年度公立幼兒園,招生名額兩千一百五十一人,報到人數一千零一十七人,報到率僅百分之四十七點二八。
幾年前還要抽籤決定入學
  林宗昆說,幾年前公幼名額有限,供不應求,家長都要四處拜託,搶著讓小孩進公幼,還要抽籤來決定誰是幸運兒,甚至被戲稱是比熱門演唱會還難搶,而搶到名額的家長,好像比中了樂透還要興奮。依數據來看,復興附幼應收廿人,尚缺十五人,但職場互助式教保中心位於五百五十公尺處的榮民之家,開車不用兩分鐘路程;吉安鄉幼、宜昌附幼、化仁附幼兩歲專班也都缺額,在附近仁里郵局也將設置一處職場互助式教保中心,同性質的設立在近處,讓公幼招生不足雪上加霜,建議教育處應該主動關切,設法將公幼名額保持機動與彈性。
花蓮公幼教保員多5倍
  依幼兒教育及照顧法規定,每十五名幼兒,應配置教保服務人員一人,若依今年公幼一千零一十七名報到人數配置來說,應只需配置六十名教保員,現今花蓮公幼約計兩百七十八名的教保員,加上今年七月初的教保員甄選,預計錄取四人,後續會再增加兩人,與需配置人數多了近五倍,若招聘作業未即時踩剎車,無疑對花蓮縣教育經費一大負擔及資源的浪費,若到開學前仍招生不足,可能就需面臨裁員,或是剛錄取的教保員馬上就要失業等問題,公幼也可能會面臨像許多大專院像一樣縮編併校,甚至裁校,或是淪為蚊子館,這是教育處應該要認真評估的狀況,應觀察後做出適當的調整。
職場教保中心
不強制室外空間
  招生不足的狀況,除了少子化及準公共、非營利、私幼臨立外,教育部也預計將在花蓮設置五所職場互助教保中心,可收托二至六歲幼兒,並放寬許多企業運用彈性空間托育幼兒及師資的標準,計畫可以供給父母「帶孩子到辦公室上學」的願景。但,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實施辦法中,不限戶外間、放寬活動樓層、混齡照顧等規定也是讓許多父母退卻的原因之一,幼兒園需有室外的活動空間,互助式教保不強制要求設置室外空間,孩子相對會減少運動時間,也少了戶外探索,且放寬室內規定,不用變更建築執照,從一至三樓,開放到四樓以下,例如公司閒置的會議室,即可用來當作職場托育空間,無論是幼兒園或托嬰中心,都需申請F3類建築執照,該執照皆站在幼兒角度,採最嚴謹的安全標準,但若為商辦大樓,建築思考是站在成人的角度來設計而非幼兒,若真的發生事故,幼兒安全要如何保護?
混齡照顧 無法適齡適性發展
  依幼照法規定,二至三歲幼童不能混齡收托,而職場互助式教保,是採「混齡照顧」,即二到六歲的幼兒,均在同一空間一起活動學習,每個年齡階段,孩童需要的照顧與學習都不一樣,如何要求一個二歲小朋友要跟著六歲小朋友學習同樣的東西?幼兒需要適齡適性發展,如果混齡,如何照顧各個年齡層幼兒的需求?且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的教保員與幼兒的師生比為一比十,且每三位教保員,可以由一位保母替代,但保母與教保員的訓練有一定落差,能否勝任也是一個問題。
對於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雖是中央教育部的政策,不需經過地方政府,但地方政府也應替家長把關,要求要與幼兒園的標準統一,對於幼童的安全問題也應嚴格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