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渡河岸旁的浪漫偶像劇 ◎林君

2022-05-20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店長,你有看昨天那集嗎?劇情太誇張了吧!當了一百集的壞人隨便就大洗白!」工讀生妹妹背對著我,擦洗客人遞回的拖盤,一邊亢奮地跟我分享昨晚八點檔的劇情。
台灣俗諺說:「作戲空、看戲憨」,這句話用在我們身上特別貼切,每當主角遇到不好的事情,我們便在電視機前緊張萬分,要是出現一個壞人角色,也會跟著咬牙切齒,著急的扯起袖子想要一爭高下。
客人少的時候我們會閒聊一些電視劇,那是我到這份長時工作後少數保有的興趣,也因為工時長的關係,每次下班都跟不上首播,只好在凌晨夜深人靜時回放,為了不錯過任何一集劇情的進展,經常為此熬夜,隔天帶著兩團黑眼圈上班,老闆每次看到便會說:「再熬夜不睡覺就扣妳薪水」。
回想昨天劇情演到壞人真誠的懺悔,並輕易獲得仇敵的原諒,最後長輩出來勸誡告慰,場面團圓和氣,爭鬥數百集的恩怨情仇彷彿過眼雲煙,不共戴天的殺親血恨,也能在一瞬間化為烏有。「大概要完結了吧!編劇開始隨便收尾。有好幾個坑都還沒填,反正片頭的主角也都不知道消失到哪個天涯海角,估計最後就是大家一起吃個團圓飯隨便打發觀眾,十秒後就接下部片的預告。」比起好劇有時候我們更喜歡看爛片,可以從中得到吐槽的快感,發洩現實中的不愉快。
在我們討論正熱烈時,老闆悄然出現在我們背後。「那你們有看過這部電視劇嗎?」老闆滑開手機上的圖片,神神秘秘的挨近我們。
「老闆也有在追劇嗎?這部片很好看耶,如果你有追我要跟你討論劇情。不光這部,這個導演的其他部影片也很推薦。」工讀生妹妹難得對老闆開的話題這麼有興趣。
沒想到向來對流行文化毫無興趣的老闆,竟然也跟上近期最火熱的話題。
「我沒有看過。但這個導演是我的好朋友,他想要跟我借場地拍戲,既然他的作品這麼被推崇,我借他幾天也是可以。」我們聽到老闆要借導演拍戲,興奮的追問卡司陣容,還問著有沒有機會可以參與一角,說不定有機會被挖掘成為最佳綠葉。
「導演只說借場地,可沒說要借人。你們別在那邊瞎攪和了。」老闆倒是一眼看出我們癡人說夢話,立刻戳破我們的幻想泡沫。
戲劇開拍,進入一大群工作人員,在咖啡廳了四處準備的佈置作業。鏡頭裡面我們只看到男女主角談情說愛,鏡頭以外的空間站滿了工作人員,伺機準備嚴陣以待。
因為鏡頭不會拍到我們,除了攝影的那一區外,其他地方我們還是如常做著清潔工作,並且比付費高級會員更搶先的視角追著這部偶像劇的進度。
這幾天劇情正發展到女主角誤以為自己的閨蜜和男主角有非比尋常的關係,男主角對自己不被信任感到氣憤,也不打算多做解釋任由女主角傷心的離開。女主角在夜裡淋著雨,心痛像藤蔓攀爬全身。也許有過類似的劇情觸動我記憶的闇匣,曾被我上鎖又加密的回憶化成一股氳氣,在我眼膜上凝結成水霧,心中併發的酸楚順盤著血液流遍五臟六腑。在我誘發多愁善感之時站在我身邊向來伶牙俐齒的工讀生妹妹突然說:「為什麼偶像劇演到難過的時候總要淋雨呢?」
「因為這樣才能表現難過啊!」我覺得她問題感到莫名其妙,差點衝出眼眶的淚,在她一句話後又倒吸回去。
「為什麼難過就要痛徹心扉,就要不吃不喝而且日漸消瘦呢?」她皺起眉頭:「難道就不能吃好睡好長肉肉嗎?」
「吃好睡好看起來就不難過了啊!」我笑她時,也想起那個自己曾因為男友劈腿,傷痛欲絕食不下厭,瘦到兩頰凹陷,身型削弱。
「誰說的!吃多了就長胖,都被甩了還長胖就更難過了!簡直人間悲劇,這才夠讓人哭出聲吧!」她想想都不寒而慄。
我推了推她:「那你去跟導演建議一下,經費也可以節省不少,直接改成吃播好了,順便推銷我們店裡的產品。」興許是導演聽到了我們的討論聲音,回過頭對我們做出安靜的動作,我們趕忙噤言,用力點頭表示收到。
咖啡店場景,對於整部戲劇而言並沒有佔多大的份量,但驚人的是在電視劇中看到幾分鐘的片段,每個鏡頭都要拍上好一段時間,從正面拍攝、側影拍攝、後背拍攝,大到全景小到手指特寫,每一個鏡頭都要一再來過。
電視劇拍攝的片段預計在年初上映,老闆期待有影迷看了電視劇會前來朝聖,他還想著要不要買一些網紅宣傳做廣告效益,至於是否能達到他的業績目標,我們到時就可以得知了。※